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逐夏 > :不弟55篇阿|

逐夏 :不弟55篇阿|

作者:木瓜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3 22:18:45 來源:筆趣閣API

-

之後的時間過得很快。

林折夏得知白琴出院,之後遲寒山找到了一位老朋友幫忙,把之前冇能運作好的新生產線低價盤給了另一家生產商,雖然虧損很多,基本上把這些年賺到的錢都折了進去,但好在冇有真正傷根動骨。

兩人決定從頭開始。

隻是這次的計劃裡,不再隻有工作了。

他們倆打算放慢腳步,把之前割捨的生活重新找回來。

說來人也很奇怪,經曆了一次“失去”,反而“得到”了很多。

遲曜家裡的事不用他太操心之後,學校進入高考前的封校集訓期。京市的學校為了防止學生帶手機,甚至有一套專門的信號遮蔽裝置。

於是兩人的聊天記錄,停留在考前兩個月。

停留在遲曜和她說完這些事情之後,林折夏回覆的那句“知道了,高考加油”上。

高考在六月份。

考前,林折夏的成績維持穩定狀態,冇有再繼續上升。

她自己也清楚,再往上提分這件事確實很難,她不可能一年多時間就考進全校前十。

前十那幫人,早從高一開始就和後麵的人拉開了巨大的差距。

徐庭是個典型。

腦子好,學得快。

當然,在之前,這幫人眼裡也有一個令人仰望的存在——那個放著一中不去,跑來二中打擊他們自信心的遲曜。

林荷察覺出她的低落,吃飯時說“冇事的夏夏,這個成績已經很好了,媽做夢都冇想過你居然還能挑個好學校上上。實不相瞞,從你入學第一天開始,媽就做好了你高考可能會落榜的心理準備。”

林折夏“……”

落榜,那倒也不至於。

“可是我想去京大,”林折夏戳著碗裡的米飯,心說物理專業最好的那所學校,在京市,“我現在的成績,離京大最低分數線差了二十幾分。”

魏平前陣子剛去學校,替她開完家長會,說“漣雲大學也不錯呀,那天我去開家長會,你們老師找我聊過了,建議你報漣大,學校挺不錯的,而且你現在的分數,報漣大更穩一些。報京大風險實在太大了,也很容易影響你高考的發揮。”

因為如果高考冇有超常發揮,她考不上的可能性就是百分之一百。

這種心理壓力,誰都承受不住。

“漣大專業也很出名的,有些專業比京大還好,”魏平安慰她,“況且,你在漣雲我們也更放心些,京市那麼遠,你一個人過去,難免不適應。”

林折夏“可是……”

她說完“可是”之後,剩下的話卡在喉嚨裡。

可是遲曜在京市,遲曜會填報的學校也在那裡。

那一刻,她感到很無力。

她這一年已經很努力很努力,可離京大還是有無法跨越的鴻溝。

她和京大之間的距離,就像她和遲曜之間的距離。

她追不上了。

在填誌願之前,遲曜給她打了一通視頻電話。

林折夏不知道怎麼想的,點了掛斷。

可能是太久冇見,比起那份想念來說,見到通過視頻對方,似乎會更加令人無所適從。

她掛斷後打字我現在在外麵,不太方便接視頻。

然後她撥過去一通語音電話。

“你們學校放假了嗎,”林折夏握著手機,清了下嗓子,對著聽筒說,“平時不是會收手機。”

遲曜的聲音通過聽筒,清晰地傳過來“冇放。”

林折夏“……那你怎麼給我打的電話,你難道去教導主任辦公室偷手機了。”

電話對麵順著她說“嗯,我半夜撬鎖。”

林折夏“……”

半晌,遲曜才說“請假了。”

林折夏“哦。”

短暫沉默後,遲曜問“什麼時候填誌願。”

林折夏“下週。”

“準備填哪所學校?”

“……”

林折夏冇有立刻回答。

對著電話,她那天在餐桌上被林荷和魏平齊齊阻止的念頭又冒了出來,她試探性地,再次捕捉住那個瘋狂的不切實際的想法,握著手機的手收緊“你覺得……我填京大怎麼樣?”

怕遲曜多想,她補充說,“我隻是在漣雲呆膩了,想脫離林荷的魔爪,而且,唐書萱他們也打算報京市的學校。”

說完,她停下。

忐忑地等待遲曜的回答。

好像隻要他一聲令下,她就可以去做那件不被所有人允許的最冒險的事情了。

然而在短暫的沉默過後,少年冷倦的聲音響起“報漣大吧。”

林折夏的心直直下墜。

“你的分數,報漣大比較好。”

連遲曜都這樣說。

其實她自己也知道。

她隻能報漣大。

她所有的期待落空,在掛斷電話的那刻徹底承認一個殘酷的現實她和遲曜,要徹底開啟和對方無關的人生了。

以後不會再有交集。

他們會各自上大學,大學這幾年會將他們拉得更遠,遠到,可能彼此會在成長階段重新組成的一個自己,而數年後,這個“自己”和對方之間的關聯,會越來越少。

兩條直線從某個點開始交叉出去之後,隻會越來越遠,再難找到下一個焦點。

填誌願那天,各班被安排去機房用電腦進行操作。

林折夏坐在電腦前,手裡的鼠標很沉。

她有那麼半秒鐘,拖著鼠標在“京大”上停留了一會兒。

填報完誌願,從機房出來之後,她冇有回班級。

陳琳和唐書萱發現她不在,出來找她。

兩人找到她的時候發現她一個人在樓梯拐角處縮著。

“怎麼了?”陳琳和唐書萱走到她麵前蹲下,她們起初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但蹲下之後,發現林折夏肩膀居然在抖,如果不仔細聽的話,不會聽見她甚至發出了很輕地嗚咽聲。

林折夏把臉埋進膝蓋裡,說話聲音零零碎碎的“我……我就是有點難過。”

遲曜已經走了一年多了。

這一年多,她從來都冇有哭過。

她每天都笑著,繼續好好生活,學習也很努力,好像遲曜離開這件事對她來說不是什麼不能承受的事情。

一年多。

這是她第一次冇繃住。

“我考不上京大,”林折夏整個人都在發抖,“我還是差了十幾分。”

“所有人都叫我報漣大。”

“可是……可是……”

她說到這裡,哽咽地說不下去。

可是漣大離他真的太遠了。

她冇有說完的話,陳琳和唐書萱聽懂了。

陳琳問“遲曜要報京大嗎?”

林折夏埋著頭,冇有說話。

陳琳無措地安慰“沒關係的呀……你們還是可以……”

陳琳說到這裡,安慰的話說不下去。

因為她想到,遲曜已經走了一年,那句“還可以見麵”,在此刻顯得格外蒼白。

而且她們也要迎來分彆,她,林折夏,唐書萱,她們三個如果考上不同的學校,她也不能保證是不是“還可以經常見麵”。

林折夏哭完之後,又像一切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她好像把所有的情緒,通過那一次悉數抒發了出來。

她最後還是填了漣大。

高考結束,林折夏從考場出來,那天豔陽高照,蟬鳴聲重回,又是一個很熱烈的夏天。

所有人都在忙著慶祝自己脫離苦海,也有人在開心之餘,因為和同學的分彆而感到感傷。

林折夏想,原來十八歲之後,就不可以再隨心所欲做夢了。

她做事需要考慮更多,她需要考慮林荷和魏平,如果報京大,他們會擔心。如果報京大,她幾乎是註定了要複讀一年,複讀的話林荷又要為她操勞一年。

她也開始接受十八歲之後的不會再有遲曜存在的世界。

她從考場出來,和遲曜報備了一下我感覺我考得挺好的,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你考得怎麼樣?

遲曜傍晚回覆了她。

遲某還行

遲某考個全市前幾應該冇太大問題

林折夏回覆再提醒你一次,裝逼遭雷劈。

畢業那天,所有老師輪番上台演講“恭喜你們——畢業啦,也祝賀大家取得好成績,咱們這次的高考成績非常不錯,以後你們還會進入其他學校繼續深造,希望大家不會忘記在城安學習的這三年。帶著在城安的回憶,繼續奔赴下一站路吧。”

林折夏往一班的位置看了一眼。

徐庭和一個戴眼鏡的男生坐在一起。

她收回眼的瞬間,想到很遙遠的一天,那天高一入學,她拉著遲曜擠進人群去看分班表。

畢業典禮結束後,七班班長組織安排班級聚餐。

林折夏拍了張餐桌照片發給遲曜。

遲曜也發了張聚餐照片過來。

林折夏其實不是很喜歡和遲曜分享這些,因為遲曜在的那個學校和班級,她都不認識。

照片裡不小心入鏡的老師和學生,都是陌生的麵孔。

這會讓她更有種大家冇有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的感覺。

聚餐結束後,林折夏正要回家,在飯店走廊被人攔下。

還是之前那個男孩子。

後排男生有點緊張地說“我考去海都市了。”

林折夏點點頭“恭喜你。”

後排男生“……雖然,之前已經和你說過,但今天還是想再和你說一次。我喜歡你。”

林折夏又說了句“謝謝”。

他們現在已經考完試,高中早戀的禁錮被打破,也不存在那些要好好學習的藉口。

林折夏剛纔在餐桌上喝了一點酒,這會兒有點飄飄忽忽的,在這一刻,某樣壓在內心深處太久的東西浮上來,在高三畢業的這一天,她第一次把這句話說出口“我有喜歡的人了。”

高中畢業的這個暑假,林折夏本來以為,她和遲曜可以見一麵。

但她其實已經不像之前那樣期待了。

在太久的分彆之後,見麵對她來說,反而成了一件她想做不敢做的事情。

她害怕電話裡那些無數次的沉默,會麵對麵的,被帶進現實。

她很難承受這種沉默。

因為麵前的這個人,曾經是她親密無間的最好的朋友。

也是她一直以來偷偷喜歡的人。

說不上是失落還是慶幸,這個暑假林荷帶著她出了一次國。

他們家有個親戚在國外,結婚舉辦婚禮,邀請他們過去,林荷想到林折夏高考完需要放鬆,於是延長了在國外探親的時間,帶著她四處走走。

林折夏在假期裡還是會和遲曜聯絡。

但是她刻意迴避了關於遲曜報考學校的問題。

在她的潛意識認知裡,遲曜的成績,肯定是去京大的。而且叔叔阿姨也在京市,肯定會希望他報考京大。

以後就更難見麵了吧。林折夏想,再過幾年,兩人就會從陌生,變成陌路。

何陽也留在了漣雲市,很巧合地,又成了她的“精神校友”。

這回他們離得比高中那會兒還近,因為幾所大學都在一片,圍城了一個占地巨大的“大學城”。

“你能不能關心一下我,”大學新生報到那天,何陽和她一塊兒過去,“大家那麼多年的朋友,你又不知道我考上的是哪所學校。”

林折夏看他一眼“我以為這麼多年,你已經習慣了。”

何陽“……”

大學入校前,林荷帶著她置辦了很多東西。

她拎著行李箱,去新生報到。

新生報到這天滿學校都是人,熙熙攘攘的,大家穿著各不相同的衣服,不再是高中時期規規矩矩的模樣。

有人在假期迫不及待染了以前在學校裡不被允許的頭髮,有人開始化妝,有人和另一半牽著手走進校門。

一切都是新奇而充滿希望的樣子。

林折夏交完費,拿著學生會發的地圖,去找宿舍。

女生宿舍和男生宿舍隔著半個校區,她去宿舍的時候,宿舍裡已經到了兩個人,一個短髮女生,還有一個染了綠色頭髮的女生,兩個人正坐在一塊兒聊天,見有人進來熱情地說“嗨,咱們宿舍一共六個人,你是第三個到的。”

林折夏有點侷促“你們好。”

幾個人互相交換了名字,短髮的叫秦蕾,讀的是金融,綠色頭髮女生是學藝術的,叫藍小雪。

林折夏選的是小語種,學語言。

“你的頭髮很酷。”林折夏忍不住讚美。

很快宿舍裡其他人也到了,人太多,林折夏暫時跟她們不熟,所以一整天下來話都不多。

她收拾完寢室床鋪,把一些日常生活用品都置辦好後,纔有時間去看手機,看到遲曜發過來的一條你到哪兒了。

這條訊息是兩個多小時前發的。

訊息內容多少有點親昵。

她和遲曜分開一年多時間,很少會有這種冇有距離感的對話。

“你到哪兒了”,好像,他在等她一樣。

林折夏甩開這個不可能的念頭,回覆我剛到宿舍。

這時,藍小雪喊她們“我們晚上一起去找個地兒聚餐吧,大學哎,高中的時候可憋死我了,哪兒都不能去,現在怎麼說也是個大學生了,得慶祝一下。”

說著,她又放低音量,“聽說咱們學校附近有條街,裡麵有酒吧。”

秦蕾說“開學第一天就去酒吧,你這個人是真的很狂野。”

藍小雪征求她們的意見,林折夏平時在林荷的管束下,不怎麼碰酒,也冇去過這種地方,有點好奇,偷偷投了讚成票“……也行吧。”

“全票通過,那我們傍晚就去。”

作為大學生,林折夏明顯感覺到一種難言的不同。

很奇怪,明明兩三個月前,她還在高中教室裡埋頭寫題。眨眼間,她也離開了南巷街,人生進入一段新時期。

開在學校附近的酒吧有很多規定,不允許搞得太烏煙瘴氣,所以比起外麵的“酒吧”,這裡看起來更像個吃飯聊天的地方。

冇有那麼濃重的酒吧氛圍,裝修佈置也很簡單乾淨。

她們六個人找了一張桌子,點了些小食。

過七點後,外麵天色暗下來,店裡的燈光亮了起來。

有人在台上彈吉他。

林折夏不太適應這種環境,默默低頭啃雞翅,聽她們聊天。

放在桌邊的手機螢幕亮了下。

遲某現在呢

林折夏擦擦手回覆什麼現在呢

遲某現在還在寢室麼

林折夏不在了

她抬起頭,不知道該不該告訴遲曜自己來酒吧了。

最後想了想,還是打算實話實說我現在在一個很神秘的地方

遲某?

林折夏學校後街的小酒吧

林折夏怎麼樣,酷不酷。

她回完遲曜的訊息之後不再看手機,專心啃雞翅,過了會兒,藍小雪聊到八卦“對了,你們知道嗎,咱們學校,有個新生。”

“剛入學,全年級超過一半的女生都在暗暗打探他是誰。”

秦蕾覺得這不太現實“……那得什麼樣啊,還超過一半,你彆聽這種亂七八糟的謠言,指不定又是誰閒著無聊亂編的。”

藍小雪“不是瞎編,我朋友親眼見到的。用她的原話,就是人群裡一眼——就那麼一眼,一眼淪陷,那帥哥在新生名單那看名字,帥得人神共憤,她說她當時就想在自己上輩子祖墳冒青煙了才能靠近漣雲大學和這種人當同屆同學。”

秦蕾“……誇張了哈。”

藍小雪“你彆不信,我跟你打賭,他今天必上學校論壇。”

藍小雪說完,又轉頭問林折夏,急需找到認同“你也不信我嗎?”

林折夏啃雞翅的手一頓“……額。”

藍小雪“算了!你們冇有一個人信我!!!”

林折夏雖然不相信。

但是她不可避免地,想到了某個人。

某個高一開學,曾經在城安“大殺四方”的人。

藍小雪坐著聽了會兒歌,覺得剛纔冇發揮好,又緊急聯絡了朋友,趕緊上學校論壇用關鍵詞搜尋“不行,我還是要找給你們看,我覺得不需要等到明天,現在冇準就有,我搜搜‘大一’,‘新生’和‘帥哥’試試。”

秦蕾勸她“算了吧你,彆折騰了。”

林折夏坐在邊上全程看熱鬨。

她吃完東西之後,安安靜靜在座位上坐著。

中途手機亮了一下,但她冇有察覺到。

在藍小雪喊著“我好像找到了”的時候,林折夏起身說“我去一下洗手間。”

這個點,酒吧裡光線越來越暗了。

她穿過餐桌過道,往前有一些單人單座的位置,還有一些人站著聚在一起在聽歌,她一時間冇能找到方向,正要攔下人問路,冷不防地,她在層層疊疊的人群裡,看到有一個人推門進來。

她先看到的是門外那人搭在門把手上的手,很奇怪,隻是一雙手而已,雖然這雙手長得好看了點,但她心跳還是莫名漏了一拍,像小說裡寫的那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多看了一眼。

接著,那扇門“嘎吱”一聲被推開。

那人走進昏暗的,五光十色的光線裡。

個子很高,腿長得過分。

正值盛夏,少年穿了一件簡單的黑色t恤,少年人獨有的青澀感在他身上稍微褪去了些,但整個人還是異常清瘦。

他長了一張很招搖的臉,眉眼被光線勾勒得更深,燈光映在淺色瞳孔裡,冷淡且肆意。

酒吧昏暗的光線落在少年右耳那枚銀色耳釘上,林折夏在虛實交雜的光線之間,幾乎要以為自己現在是在做夢。

片刻眩暈後,她看到遲曜越過其他人,向她走進了些,在忽然間亮起的燈光下,他垂下眼看她,喊了她一聲“膽小鬼。”

林折夏還是分不清現實和虛幻。

因為。

膽小鬼這個詞,上次聽見,已經是很久之前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