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逐夏 > 呀滴54篇咧5

逐夏 呀滴54篇咧5

作者:木瓜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2 21:27:31 來源:筆趣閣API

-

林折夏成績上升得很快。

高三上學期期末考試,她考了全班第一。

而且在七班這個幾乎全員吊車尾的情況下,年級排名進了前50。

他們七班是文科班。

高二選科分班那會兒,出現了一個很神奇的現象——在其他班級瘋狂各自選科的時候,隻有一班和七班好像置身事外一樣。

一班那群學霸默認選理,七班這群“學渣”統一從文。

當時唐書萱和陳琳偷偷議論過這事“這就是差距吧,畢竟選文科,知識再弄不懂,還可以背書……理科要是不懂,那就真的冇辦法了。你就是把我摁在試捲上,打死我也想不出。”

至於一班。

好像都是認為理科更好選專業,並且從他們班均分上看,理科優勢更大。

她開始埋頭學習隻有一個原因,她想跟他再見麵。

如果大學……她能和他考同一所大學的話。

但是兩個人分數上的差距,實在很難彌補。

林折夏對著這張被班主任誇了一通的成績單,並不感到開心。

……

比起遲曜,這份成績還是差得太遠了。

她去查過物理專業比較出名的幾所學校,每一所都不是她現在能考上的。

最後她歎口氣,心說再努力一點吧。

遲曜走後,林折夏放心不下他家裡的情況。

明知道他不會收錢,但她忍不住。

她把自己的壓歲錢全部存到手機銀行裡,攢了兩千多“钜款”,特意換了個陌生手機號給遲曜轉賬。

隻是第二天,遲曜把錢轉了回來。

林折夏默不作聲,再轉過去。

遲曜終於通過轉賬備註回覆訊息轉錯人了。

林折夏我冇轉錯人,實不相瞞我其實是一個富豪,我這個人,就是錢多,喜歡在互聯網上每天隨機抽選幾位幸運兒,然後給他們送錢。

不出十分鐘。

她的微信響了一聲。

是遲曜發來的訊息,訊息上什麼都冇說,隻有三個字。

遲某林折夏。

林折夏……

林折夏知道他這是發現了。

她意料之中,但也感到納悶。

你怎麼知道是我

遲曜回覆她四個字還用想麼

林折夏怕他會不開心,於是打字,給自己找補對不起。

其實,我隻是單純地因為有一個富豪夢。

我想在網上跟人說這種囂張的話很久了。

……

大概過了半年之後,她開始習慣冇有遲曜的生活。

在網上看到什麼想去打卡的地方,或者是學校小賣部最近推出什麼新品套餐,不會再第一時間想到我要和遲曜一起去。

隻是偶爾,很偶爾會想起一些隻屬於對方的小細節。

“小賣部最近開始賣爆米花了!”

唐書萱興沖沖地過來通知她們,“十塊錢一桶,體育課的時候可以去買。”

林折夏第一反應想到的是,遲曜不喜歡爆米花。

但遲曜吃過電影院裡,她抱著的那桶。

高三,林折夏還是埋頭學習著。

遲曜不在身邊後,她身邊不知不覺間,也出現了想靠近她的異性。

她開始有了“追求者”。

其中一位是高一那會兒就開始坐在她後排的男生。

那個男生要過她聯絡方式,但和其他同學一樣,加上之後冇怎麼說過話,隻是逢年過節發過節日祝福。

有次課間,她發現自己桌上多了一盒餅乾。

手機上靜靜躺著一條留言我看你中午吃的很少……所以給你買的。

林折夏愣了下,回覆謝謝,但是我不能收你的東西,餅乾多少錢,我轉給你吧。

但那個男生意外地堅持。

甚至在她屢次拒絕之後,忍不住說“林折夏同學,我其實喜歡你很久了。”

林折夏有點懵“啊?”

後座男生“其實從高一……剛入學的時候,我就在關注你。”

“我覺得你很可愛,”那男生對她說話時,也是小心翼翼的,“隻是之前你身邊的人太多,我不好意思跟你搭話。”

林折夏冇想到她還能收到表白。

她覺得尷尬,但還是認認真真地說“謝謝,但是我和人約好了,高三會好好學習。希望你也能好好學習。”

等她放學,把被表白的事情隱去關鍵資訊告訴何陽。

何陽表情有點複雜。

林折夏“你怎麼這個反應,有人跟我表白很奇怪嗎?”

何陽說“不奇怪不奇怪。”

林折夏“大壯,你有點不對勁。”

何陽總不能說,他是想到了遠在他鄉的另一個喜歡他夏哥的人“我對勁得很。”

何陽一個人藏著這個秘密,藏得多少有點難受。

半晌,他忍不住說“你之前是不是問過我,遲曜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

林折夏冷不丁跟著回想起當初手滑導致的“黑曆史”“……怎麼?”

——你就冇有想過遲曜喜歡的會是你嗎。

可這件事,遲曜藏得那麼深,他冇有資格替他說出口。

最後何陽理智回籠,把湧出口的話嚥下去“冇怎麼,我就是剛好想到這事兒。”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

隻是她每次從做不完的試卷裡抬起頭,常常會驚覺,她和遲曜之間的距離,好像比前段時間又更遠了一些。

她滑開手機。

翻看和“遲某”的聊天記錄,發現兩人之間的話題變得越來越少。

剛看到

我剛寫完作業

我剛到家

我在寫試卷

今天數學居然有五套題,可能要寫不完了

……

這些話無意義地重複著。

而遲曜那邊的訊息也是在醫院。

剛動完手術

剛從學校出來

這周手機被老師收了

……

兩人聊得更多的反而是學習。

遲曜會定期給她總結歸納知識點,拍照發給她。

林折夏本來以為,京市雖然遠了一點,但兩個人還是可以見麵的。

她知道遲曜在醫院走不開,她本來計劃寒假去京市看他一眼,但生活總有很多這樣那樣的意外。

城安二中高三寒假隻放五天。

而這五天……

“夏夏,今年過年我們去魏叔叔老家過,”放假前,林荷對她說,“來回就要兩天,在那呆上三天,剛剛好。”

林折夏算盤落空,失落地“哦”了一聲。

魏平老家在鄉下,她還是第一次去。

魏爺爺魏奶奶人很好,知道她要高考,讓她彆緊張,給她包了大紅包。

這裡孩子多,林折夏一去就被一群小孩團團圍住。

除夕夜,她在這群孩子的打鬨聲和炮竹聲裡接到了遲曜打來的一通視頻電話。

視頻裡的遲曜看背景應該還在醫院,過年期間,醫院走廊空空蕩蕩的,偶爾有穿白大褂巡邏的醫生經過。他穿了件灰色衛衣,五官抗住了鏡頭,眉眼依舊是熟悉的樣子,或許是走廊裡燈光太暗,導致他看鏡頭的時候,眼神很深。

林折夏接起後說“你怎麼想起來給我打視頻。”

“看看你。”

林折夏的心跳因為這三個字停了一下。

遲曜話音也頓了下,把話補全“……看看你最近過得怎麼樣。”

林折夏心說原來剛纔話冇說完“哦,我最近過得挺好的。”

“你在哪裡。”他問。

“魏叔叔老家這,”太久冇看到這張臉,林折夏有些不敢和他對視,她目光下移,“我第一次來,不過他們對我很好。”

林折夏又說“你在醫院嗎?怎麼過年還在醫院。”

遲曜“我媽身體狀況不太好,動手術之後養了一陣出院之後,又有點其他症狀。”

他們實在是太久冇見了。

哪怕隔著網絡,也感到有些莫名的拘束。

林折夏“那你家……家裡的事情怎麼樣了。”

遲曜“還在處理,新生產線的問題如果解決不了,工廠和當初買的這片地本身也還有一定估值,應該能填上。”

隻不過這個“填上”,付出的代價是多年心血付諸東流。

寒暄過後,兩個人陷入短暫沉默。

林折夏發現那種猛然間發現對方,比上一次,離自己又遠了一點的感受在瞬間捲土重來。

……

原來兩個再熟的人脫離了相同的環境和社交圈之後,也會變得無話可說。

“遲曜。”

她最後舉著手機,對準夜空裡的煙火說,“新年快樂。”

煙火升空,在黑夜裡綻開。

“新年快樂。”

京市第一人民醫院裡。

少年對著手機,放低聲音說了一句。

手機螢幕上,煙火絢爛,鏡頭晃了下,應該是有小孩從她身邊跑過去,吵吵鬨鬨的,在喊她“姐姐”。

過了會兒,視頻裡的女孩匆忙說了句“我媽叫我,我先掛了”。

視頻通話中斷。

遲曜在長椅上坐了幾分鐘,他把手機收進口袋裡,雙手插兜,垂著眼不知道在想什麼。

緊接著,身後的病房裡傳來白琴的聲音“——遲曜。”

遲曜應了一聲,推門進去。

由於生病,加上遲曜一直在她身邊照顧她,白琴這個從來冇有服過軟的女強人,開始依賴自己這個兒子,她人生中難得有這麼柔軟的時刻“你在外麵乾什麼呢?”

遲曜說“打了通電話。”

說完,他又走到床邊,扶白琴起身後問“要不要吃個蘋果。”

遲曜照顧她已經成了習慣,很快把蘋果削好遞過去,白琴接過蘋果的時候正想感慨,意外窺見遲曜放在她床邊的手機亮了下。

他的手機屏保是一張照片。

白琴仔細去看,看見一片藍紫色的繡球花團,和一個女孩子蹲在花邊的側影。

她覺得眼熟。

想了很久纔想起來她對這個女生的印象源自哪裡。

印象來源於多年以前,她和寒山回去取東西,忽然跑出來攔住他們去路質問他們為什麼不陪遲曜的那個小女孩。

兩張臉很相似,隻不過記憶裡那個小女孩年紀還很小,臉上還有嬰兒肥。

而照片裡的女孩子,五官清秀,個子比起小時候高了不少,帶著少女時期特有的纖細。

白琴咬了一口蘋果,問“你和……以前的朋友,還有聯絡嗎?”

遲曜說“有。”

醫院外麵也在放煙花。

兩個人難得一起過年,居然是現在這樣的景象。

白琴難免感傷,她忽然說“媽以前,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你的成長過程,我錯過了很多。”

遲曜在收拾果皮,聞言,手上動作頓了下。

“以前我像個揹著重殼不得不往前走的人,一路上,我覺得揹著的這個“殼”很重要,事業很重要,錢很重要,社會聲望很重要,彆人眼裡的“白老闆”三個字很重要。”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媽媽’這個詞在我的生命裡,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她那麼多年,一直錯過了最重要的東西。

白琴坐在病床上想,那個女孩子當初說的話是對的。

但當時,她和遲寒山急著回京市,隻覺得這孩子年紀小不懂事。

“這段時間,一直是你照顧我,”白琴看著遲曜,“你高三,還要學校醫院兩頭跑。我從來冇想過,現在居然會是我倚靠你,你在我冇有看到的地方……獨自成長成了一個很出色,很了不起的‘大人’。”

出乎她意料的。

遲曜收拾好水果刀,看向她,一字一句說“我不是。”

白琴愣了下。

他又說“我不是一個人獨自長大的。”

在林折夏以為她和遲曜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越來越遠之後的某一天,她忽然間有了一種新的感受。

高考前一次的很重要的模擬考。

她超常發揮,連一向容易失分的數學都考得很好,年級排名進了年級前二十。

這個成績,幾乎是“一班”優等生的成績。

老劉和老徐兩個人都欣喜若狂,老劉更是特意把她叫進辦公室,連連誇她是“黑馬”。

“小林啊,我是萬萬冇有想到啊,”老劉拍拍她的肩,遞給她一張由他親自列印的劣質獎狀,“冇想到你在學習上有這樣的天賦。”

“作為入學成績被劃進七班的學生,通過自己的不斷努力,以一己之力挑戰一班。”

“學校需要你這樣的人,需要你這樣的優秀代表。”

“……”

林折夏低頭看了眼,劣質獎狀上劉主任的大筆寫著學習奇才林折夏!

她深吸一口氣“謝謝劉主任。”

老劉擺擺手“不客氣,你要是想謝謝我,那下週一的升旗儀式,你上去演個講吧?發表一下學習心得,給大家做做考前動員。”

“……?”

林折夏忍不住說“劉主任你,挺會做生意的。”

老劉一錘定音“那就這麼說定了啊。”

“……”

在升旗儀式上發表學習心得。

這種事情在入學的時候,她根本想象不到。

以她的性格,她是那種站在在台下給彆人鼓掌的人。

林折夏拿著獎狀從辦公室出去,歎了口氣,雖然不至於抗拒,但想到多少還是有點緊張。

她回到家,寫完兩套題之後,開始寫學習心得。

她的學習方法其實很笨拙。

冇有什麼很特彆的招數,寫完後,自己也覺得這篇心得念起來會很無聊。

在上台的前一天,她恰好收拾書櫃。

打開櫃門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擺在書櫃裡的那隻小兔子。

因為保護得好,平時收納在櫃子裡,所以小兔子鑰匙扣看起來還是很新。

她拿起它,某一瞬間,好像回到她和遲曜一起蹲在娃娃機麵前的時候,她彷彿能看到少年勾著鑰匙環,把它送到她麵前的樣子。

還有那天,他曾對她說過的話。

“膽小鬼。”

“你明天應該不會太倒黴。”

在這天之前,林折夏覺得她和遲曜之間的距離變得越來越遠,遠得就快要抓不住了。

但也是在這天,她恍然發現,原來過去那段漫長歲月裡的無聲陪伴,早就在不知不覺間浸入了彼此的骨骼裡。正因為他的存在,所以她身上的某個部分才組成了現在的她。

這纔是她和遲曜之間真正的距離。

儘管,他其實已經不在她身邊很久很久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