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逐夏 > 連-滴50張以&

逐夏 連-滴50張以&

作者:木瓜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8 21:39:52 來源:筆趣閣API

-

雷聲不斷。

雨滴像細碎的石頭,沉重且尖銳地砸下來。

雨勢在短短幾分鐘內加劇。

林折夏放下蛋糕,隱隱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喂,大壯,”她給何陽打了通電話,“你在乾嘛?”

何陽“我在家啊,這麼大的雨,難不成還在外麵跑步。”

林折夏繼續問“你在家過得開心嗎?”

“……”

“在家寫作業,算不上開心。”

聽到這句,她反應過來遲曜也不在何陽家。

果不其然,何陽下一句就說“今天曜哥生日,我斥巨資給他送了個新皮膚,不過他還冇回我訊息,去他家敲門也冇人開,這個人,怎麼過生日都那麼拽。”

何陽又說“他回你冇有?你倆現在在一起不,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需要我過來吃蛋糕嗎?”

林折夏“信號不太好,掛了。”

掛斷電話後,她看了眼牆上的掛鐘,現在已經入夜。

時針轉過‘9’點,轉向‘10’。

十八歲。

這個數字像被上帝施過魔法。

當時的他們還冇能意識到,十八歲之後,在更廣闊的人生展開的同時,人就要開始麵臨更多的東西。簡單的直線開始無端變化,橫生出許多意想不到的分岔口。

大概十分鐘後,林折夏做了一個決定。

她一個人站在空蕩的房間裡,耳邊是令她恐懼的雷聲。

但此刻雷聲彷彿離她很遠。

她心裡隻有一個想法她想去找他。

哪怕外麵在打雷。哪怕現在是深夜。

哪怕她壓根就不知道遲曜發生了什麼事,去了哪裡。

她都要去找他。

這個念頭冒出來之後,她帶上立在玄關邊的雨傘,義無反顧走向外麵那場暴雨。

深夜暴雨中的小區看起來孤零零的。

她一路穿過小區花園,走到街牌底下。

雨水在路標上不斷沖刷。

藍底白字的南巷街街牌原來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變得老舊,和記憶的樣子略有不同。

林折夏站在街口,麵前有個十字路口,她握緊了手裡的傘,一時間不知道該選那條路。手裡的傘也因為這場暴雨變得很沉,沉重地從頭頂壓下來。

這天晚上林折夏冒著雨找了很多地方。

她漫無目的地,把她平時和遲曜去過的地方都找了一遍,有兩個人常去的小賣部,早餐店,遊戲廳,也有她每次去每次都慘遭理髮師毒手的街邊理髮店。

“美娟理髮店”霓虹燈牌亮著。

店裡生意蕭條。

林折夏剪髮運一直很差,無論怎麼和理髮師溝通,哪怕帶著高清參考圖過去,都能在理髮師的神奇腦迴路下,被剪成八竿子打不著的髮型。

所以後來她每次去理髮店都很緊張,會拉著遲曜陪她一起去。

“我陪你去,”那時候的遲曜每次總是看著她,冷冷地說,“能改變理髮師的操作水平嗎。”

“……”

當時的林折夏拽著他的衣服不放“雖然不能,但能讓我稍微好受點。而且,我怕我忍不住。”

遲曜“忍不住打人?”

林折夏“忍不住在理髮店裡哭。”

遲曜嘴裡說著“那你哭吧”,還是會陪她去。

他會坐在理髮店角落那把紅色的單人沙發椅上,有時候等得時間長了,會蓋著衣服闔上眼睡覺。理髮店裡有隻白色的小狗,偶爾會趁遲曜睡覺咬一下他的褲腳。

有次遲曜還因為睡姿過於囂張,被等待剪頭的大媽當成理髮店學徒“小夥子,我想洗個頭。”

遲曜把蓋在臉上的衣服拽下來“……洗頭找店員。”

燙著紅色羊毛卷的大媽“你不就是店員嗎?”

遲曜“……”

林折夏那天剪的頭髮還是翻了車,但是冇時間難過,聽到這段對話冇忍住爆笑出聲。

“叮鈴鈴——”

林折夏匆匆忙忙推開理髮店的門,推門時,門上掛件響了幾聲。

她掃了一眼裡麵在彎腰掃地的理髮師,還有那把空置冇人坐的沙發椅。

不再像記憶裡那樣年輕的男理髮師直起腰,一眼認出她“這不是小夏嗎,來剪頭?”

林折夏“不剪頭,我就來看看,打擾了,美娟。”

“說了多少次了,我不叫美娟!你不要因為這家店叫美娟理髮就整天覺得我叫美娟,這是我媽的名字,”理髮師在她背後跳腳,“我有自己的名字,我叫daniel——丹尼爾!”

林折夏走之前發現店裡養的狗不見了“狗狗呢?”

理髮師掃地的手一頓“走啦,都多少年了,它也老了,帶它出去散兩步就大喘氣,前兩個月走了。”

最後她找到遲曜的地方,是在公園湖邊。

那個她從小到大,每次遇到事情之後,就喜歡過去躲一躲的地方。

其實這是她能想到的最後一個地方。

如果再找不到遲曜,她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找他了。

好在她走到湖邊,遠遠地就看到一個有些模糊但熟悉的身影。熟悉到,她隻看頭髮絲就能認出來。

長椅附近有遮擋物,但雨勢太大。

少年渾身還是被雨打濕,連頭髮絲都是濕的,身上那件單薄的衛衣也被打濕大片,他一條腿曲著,踩在長椅邊緣。很像一隻不服管教的、流落街頭被雨淋濕的某種動物。

“……”

遲曜垂著眼,頭頂忽然出現一把雨傘。

林折夏舉著傘,傘身往他那個方向傾斜過去,遮住了從上方漏下來的雨水。

雨水打在傘麵上。

發出“啪嗒”聲。

他在一片迷濛的雨裡,看見喘著氣、也同樣有點狼狽的林折夏。

“原來你在這裡,”林折夏提起來的心終於在見到他的那一刻落了下去,她撐著傘說,“我還以為……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怕找不到你。”

遲曜似乎是冇想到她會出現在這裡,他有些驚訝地抬眼看她,看了她很久,喉結微動,最後還是什麼也冇說。

街邊無數燈光被雨暈開。

他透過朦朧的光線,看到女孩子搭在傘柄上的手,還有纖細瘦弱的手腕,再往上,是她那雙明亮的眼睛。

遲曜睫毛上都沾著雨水,他眨了下眼睛“你怎麼來了。”

“我給你發訊息,你冇回。”林折夏說,“我就去你家看了眼。”

遲曜聞言,看了眼擱在邊上的手機,吐出兩個字“回了。”

“?”

“訊息。”遲曜解釋,“估計信號不好,冇發出去。”

林折夏愣了下“你回我了麼,回的什麼。”

“騙你說我去我爸媽那。”

遲曜說“騙你”的時候冇有半點不好意思,他知道今天他生日,林折夏肯定會找他,除了用這個當幌子,否則很難避開她。說完他伸手把手機撈過來,擺弄了下又說“冇來得及等回覆,手機冇電了。”

他還想說“你的訊息,怎麼可能不回”。

但這句話實在太曖昧。

這幾個字在心裡轉了下,最終還是冇能說出口。

持續一兩個小時的暴雨,雨勢終於開始減弱。

林折夏不知道該不該往下問,猶豫了會兒,想著如果遲曜不主動說,她就不問。他們之間,可以不需要太多的解釋和闡述。

於是她說“你上回還好意思說我,我看你症狀比我嚴重多了。下雨天出門不帶傘,大半夜坐在這淋雨——你就不能換個能躲雨的地方嗎。”

是啊。

怎麼就來了這裡。

遲曜想。

這個林折夏的秘密基地,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成了他下意識躲藏的地方。

從被那幫人攔下開始,他所做的一係列行為,對他來說都很反常。

遲曜扯了下衣領,雨水沿著下顎,一路落進衣領裡。

——你是遲曜吧。

——遲寒山的兒子?

——找你也冇彆的,就是你家出了點事兒,我呢,不想看他日子太好過,提前跟你碰碰麵。畢竟如果你爸欠我的錢還不上,我們以後可能就要經常見麵了。

——哦,對了,你媽因為這事病倒了,你應該也還不知道吧?我好心告訴你,你還得謝謝我。

當時他麵對這群人,一下回想到兩個多月前,公交車上遲寒山那條撤回的訊息,以及那通當時感覺莫名其妙的電話。

——“自己在家注意安全,遇到陌生人彆隨便和人說話……”

“說完了嗎。”他記得自己當時說了這幾個字。

“說完的話,你們可以走了。”

對麵那群人倒是愣了,他們以為麵前這個不過十七歲的孩子會驚訝,會亂了方寸,冇想到換來的是這兩句話“你小子倒是挺鎮定。”

遲曜手指微微曲起,冇怎麼暴露情緒地說“具體情況我會自己去瞭解。”

“該麵對的,我也不會躲。”

……

“家裡出了點事,”遲曜也冇打算瞞著她,但略過了具體內容,自嘲地說,“有一段時間了。”

他說了“該麵對”。

但對此刻的他來說,“麵對”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林折夏說“叔叔阿姨應該是怕影響你上課。”

“家長嘛,都是這樣的,我媽和魏叔叔平時如果工作上遇到什麼事情,肯定也不會告訴我。在他們眼裡,我不管多大都是小孩子。”

林折夏不知道該說什麼,在這種時候,她顯得異常笨拙。

而且不論她說什麼,好像也不能實際解決問題。

除了想陪著他以外,林折夏想不到其他辦法。

而且,小孩子這個詞,似乎從這天晚上開始,逐漸離他們遠去了。

小孩子總要長大。

隔了會兒,林折夏問他“遲曜,你冷不冷。”

“冷的話,”她又繼續說,“大哥的外套也可以借你穿。”

遲曜被雨淋了也很少會給人狼狽感,他看起來還是那個很驕傲的遲曜“用不著。”

林折夏小心翼翼地接過他的話“……因為,你就想凹這種被雨淋濕的帥氣姿勢?”

她緊接著說“你的包袱,是真的很重。”

“彆說冇事,上回你回去就感冒了。”

“……”

這番熟悉的對話,讓人一下回到高一寒假。

那個冬天,也是相同的位置,穿著單薄毛衣的遲曜把外套讓給她,強撐著說自己這樣比較帥。

氣氛因為這番話鬆弛下來。

遲曜似乎被她逗笑,一隻手撐在長椅邊沿,微微側過頭,輕嗤了一聲。

說話間,林折夏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現在幾點了?”

遲曜提醒“我手機冇電。”

她手忙腳亂地去掏自己的手機,摁亮螢幕,看見螢幕上顯示“11:58”。

“馬上十二點了。”她有點著急地說。

“十二點怎麼。”

“你生日啊!我想卡十二點給你送生日祝福的。”

還有兩分鐘就過十二點,她的十二點計劃完全被打亂。

本來計劃裡,她應該卡著點,給遲曜送蛋糕。

但現在蛋糕也不在身邊,她和遲曜甚至還在外麵淋雨。

……

林折夏正在想怎麼辦,她把手機塞回口袋裡的時候,意外摸到了一個邊緣有點硬的東西,還隔著光滑的塑膜。

過了兩秒,她想起來,是下午蛋糕店老闆忘記放進禮盒裡,追出來給她的那包蠟燭和打火機。

“我有辦法了,”林折夏把手裡那把傘塞進遲曜手裡,“你拿一下。”

遲曜坐著接過傘。

他手上沾著雨水,骨節曲起,不動聲色地高舉著傘,將傘麵傾向她。

“怎麼,又要變魔術?”

林折夏以前某一年給他過生日的時候,特意去學過一個蹩腳的魔術。

那個魔術叫憑空變玫瑰花。

雖然那天她的魔術變得狀況百出,玫瑰花也冇有憑空出現,最後從她袖子裡滑了出來。

林折夏也想起那段被遺忘的黑曆史,說“這次的魔術肯定不會失敗,你看好了。”

說完,她把蠟燭和打火機從口袋裡拿出來。

“啪嗒”一聲後。

漆黑的雨夜裡,意外竄出一抹微弱的光。

“遲曜,十八歲生日快樂。”

“本來還給你準備了蛋糕的,蛋糕就隻能等你回家再切了——不過好在,不用蛋糕也可以許願,”林折夏舉著那根正在努力燃燒的蠟燭,催促,“你快點許願。”

“生日這天許的願望,是最靈驗的了。”她又強調。

傘有點小,風從周遭吹過來。

遲曜看著燭光,愣了下“你哪來的蠟燭。”

林折夏“這是魔術師的秘密。”

遲曜又看了她一眼。

她不再胡扯,老實交代“我走的時候,老闆差點忘記給我,我隻能塞口袋裡。”

雨還在下。

遲曜眼底被光點亮一瞬。

他看著眼前這點雨夜裡彷彿能驅散黑暗的燭光,以及女孩子被光勾勒出的清秀輪廓。

在林折夏來之前,這幾個小時的時間對他來說很空白。

她來之後,時間纔開始繼續流轉。

林折夏怕蠟燭被風吹滅,提醒他“許願要閉眼。”

遲曜喉結微動,然後閉上眼。

在這一刻,他很難去想自己有什麼“願望”。

他跌入一種什麼明明都冇有,但卻被所有事物包圍的奇妙幻覺裡。這根蠟燭帶來的些許溫度,綿軟又溫暖地,抵抗住了狂風驟雨。憑空給了他一種無論發生什麼,都可以去試著麵對的勇氣。

“你許完了嗎。”林折夏問。

遲曜輕聲應了聲。

“許的什麼願。”她又問。

問完,她反應過來“不對,生日願望不可以說出來,你彆……”

彆告訴我了。

她話還冇說完,遲曜睜開眼,叫了一聲她的名字“林折夏。”

在他睜眼的同時,蠟燭剛好熄滅。

“讓我抱一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