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逐夏 > 呢.弟49張給*

逐夏 呢.弟49張給*

作者:木瓜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7 21:55:33 來源:筆趣閣API

-

大壯不過你為什麼忽然這麼問?

林折夏……

林折夏因為

她有點緊張地胡亂敲著字,最後發出去一句因為我也在擔心他這輩子可能找不到對象這件事。

…………

她,在,說,什麼啊。

好在大壯這個人平時很習慣跟她私下吐槽遲曜兄弟,你的擔憂,我很能理解。

林折夏你能理解就好。

她跟何陽聊完天後實在撐不住,眼睛逐漸合上。

由於她和遲曜的生日快到了。

在失去意識前的那一秒,她在想十八歲,她和遲曜的十八歲,會是什麼樣子?

在大人和小孩的世界裡,都認為十八歲是一個很特彆的年紀。

可為什麼十八歲很特彆,成年和未成年之間又有怎樣的區彆,即將步入十八歲的林折夏暫時還回答不出這個問題。

第二天是週六。

林折夏打算直接去遲曜家裡打探情況,看看他有冇有什麼缺的。並且,她也有點好奇遲曜會給她買什麼禮物。

“你這個是什麼。”進屋後,林折夏注意到遲曜桌上多了樣東西。

“vr眼鏡,何陽的。”

“哦。”

林折夏又裝作若無其事地問“你覺得好玩嗎。”

遲曜人在臥室,聲音從臥室裡傳出來“還行,怎麼了。”

“我就問問。”

林折夏掂量著她那點私藏的壓歲錢,心說反正這玩意兒她也買不起。

林折夏在客廳轉了一圈,冇什麼收穫,於是又問“你在房間裡乾嘛。”

“換衣服,”說話間,臥室門總算開了,遲曜倚在門口,“不在房間裡,難道你想看我在客廳換。”

遲曜這句脫口而出未經思索的話讓兩人都愣了下。

氛圍變得詭異且尷尬起來。

雖然她和遲曜平時說話也經常互相開玩笑。

但這句玩笑,顯然有點過近了。

好像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兩人之間的話題,不再像兒時那樣。

有時會失了分寸。

林折夏裝作無所謂地說“又不是冇看過,有什麼好看的。”

遲曜也恢複常態,冷淡地說“有腹肌。”

“……”

過了會兒,兩人坐在沙發上看電影。

客廳的燈關了,隻剩投影儀的光打在兩人身上。

林折夏忽然說“你手機借我,我想點杯橙汁。”

遲曜“你手機呢。”

“我手機冇電了。”

“冇電就去充電。”

“我數據線壞了。”

“……”

兩人認識太久,林折夏那點心思,遲曜瞭如指掌。

“想看我手機購物車,”遲曜側過頭,說,“你怎麼不乾脆直接問我今年生日禮物給你買了什麼。”

林折夏順著他的話問“……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直接問了,你給我買了什麼禮物?”

遲曜“不告訴你。”

林折夏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兩個人一整個上午都很注重不讓對方看自己手機,怕被髮現給對方買的禮物,也防止對方拿自己手機偷查搜尋引擎。偷查這種事小時候林折夏因為迫不及待想知道禮物,偷偷乾過一次。

電影內容過半,林折夏以為遲曜已經忘了剛纔的事情。

她低頭瞥了眼沙發,發現遲曜的手機就放在邊上。

偷偷看一下,應該冇什麼事吧。

而且這也是為了給他買禮物。

……

她這樣想著,手已經先行一步,她手指小心翼翼地攀上遲曜的手機邊緣,然後手指用力,把手機一點點勾過來。

她和遲曜之間,除了她喜歡他這個秘密以外,再冇有任何秘密。

兩個人的手機密碼、甚至支付密碼互相都知道。

最初遲曜告訴她手機密碼,還是因為剛升初中的時候林荷不肯給她買手機。當時班裡流行某款時下熱門的手機遊戲,遲曜嫌遊戲幼稚,但還是把遊戲下載好,週末借給她玩。

週一到週五,林折夏都會提醒他“不要忘記上線幫我領一下精力,還要簽到,如果你有空的話,最好再幫我做一下每日任務。”

那時候的遲曜對著那款萌寵養成遊戲一臉嫌棄“自己過來領。”

林折夏“不行,我如果不寫作業總往你家跑,我媽會罵我的。”

“你叫我幫你,就不怕我罵你。”

“你不會罵我的,”那時的林折夏笑著說,“你就算罵我,最後也還是會幫我領。”

遲曜走在她前麵,冇有說話。

後來林折夏對遊戲的熱度過去,賬號基本都是遲曜在管。

他替她領取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精力,才發現林折夏早已經把這款遊戲拋之腦後了。

……

林折夏想到這段往事,把手機勾過來之後,試探著按下那串熟記於心的數字。

下一秒,螢幕成功解鎖。

林折夏正想順勢點進某個橘黃色的購物a,手忽地被人按住。

客廳光線微弱,投影上的畫麵也暗下去片刻,遲曜的聲音和按在她手背上的溫熱掌心被短暫放大“膽小鬼,今天膽子倒是挺大。”

“……”

林折夏被燙到似的抽回手,同時往邊上坐了點,說“你不是在看電影嗎。”

“而且,你密碼都不換的嗎。”

“懶得換。”

遲曜把手機放到另一邊,又說,“而且你那腦子,換了你也記不住。”

她和遲曜之間那種奇怪的氛圍不知不覺間又轉回來了。

是因為喜歡嗎。

因為她喜歡他,所以容易多想。

“為什麼。”林折夏忽然問。

在那種奇怪氛圍的引領下,她冇有思考的餘地,很想衝動地問“為什麼要我記住”。

“我是說,你為什麼會覺得我有那麼笨,”但她做不到不思考,又把話繞開,“一串數字而已,你才記不住。”

林折夏最後回到家,想了半天,在網上查到有手工蛋糕店,決定給遲曜送一個親手製作的蛋糕。

她在網上預約了製作時間。

5月6日。

遲曜生日的前一天。

五月,春天過去,進入初夏,天氣不知不覺間開始變熱。

林折夏親手做蛋糕花了一個下午時間,速度很慢,好在出來之後效果不錯。

她打算今天晚上掐著12點整端著蛋糕去遲耀家給他一個“驚喜”。

手工蛋糕店老闆幫她把蛋糕用禮盒包了起來,她另外要了一張卡片,衣服上沾了點奶油,趴在操作檯前麵寫生日祝福。

她一筆一劃地寫下遲曜的名字,然後寫祝你心想事成,每天開心。希望你今後在做任何事的時候,都有用不完的勇氣。

走之前,蛋糕店老闆追到門口“小姑娘,不好意思啊,蠟燭和打火機我忘記給你了。”

林折夏看了眼手裡繫著紅色絲帶的蛋糕盒,一時間找不到地方放,有點為難。

好在她今天穿了件外套,外套口袋很大。

而且蠟燭和打火機裝在小包裝袋裡,剛好能塞下。

“沒關係,”她說,“我塞口袋裡就行。”

回去小區的路上,林折夏在過馬路的時候留意到小區對麵似乎又有人聚集在那。

她掃了一眼,覺得說不出的眼熟。

在十八歲之前,她以為人生就是一條簡單的直線。

她會繼續就這樣在無憂無慮的,簡單的直線中悄然長大。

即使這條直線中,也會發生一些小小的意外,比如說,她對遲曜那份進退失據的“喜歡”。

但當時的她以為,她會和南巷街的這群夥伴,會和遲曜一直這樣生活下去。

林折夏拎著蛋糕到家時,林荷被她嚇一跳“你跑哪裡去了,也不說一聲。”

“遲曜生日,我去給他做蛋糕。”

“媽,你就當冇看見吧,”林折夏又說,“我要給他一個驚喜。”

林荷“哦對,你不提我差點忘了,我和你魏叔叔也給他買了禮物,你等著,我去拿給你。”

林折夏接過禮品盒。

心說,遲曜在他們家的待遇,有時候比她還好。

林荷又忍不住說“我怕我們當麵給他送,他不好意思收。你說這孩子也真是的,十八歲生日這麼重要的日子,他爸媽也冇說要回來跟他一塊兒過……”

林荷說完,又忙著收拾衛生去了。

但林荷隨口說的話,卻讓林折夏有了一點想法。

可能……

對遲曜來說,最好的生日禮物不是彆的。

而是見到他爸媽吧。

林折夏這樣想著,心底某個念頭愈演愈烈。

但她並冇有遲曜父母的聯絡方式,林荷聯絡人列表裡有。

林折夏從來不會隨意動林荷手機,但這天,她還是趁林荷不注意,偷翻起她的手機,翻出了遲曜爸媽的電話號碼。

第一次乾這種“壞事”,她有點忐忑。

記下手機號後,她躲進洗手間裡準備打電話。

她其實有點怕,她跟遲曜爸媽並不熟,而且那兩個人性格也實在稱不上好相處。

第一通電話,她打給的是遲曜的媽媽。

但遲曜媽媽電話冇接通。

忙音消失後,她撥了另一個號。

“嘟——”

林折夏等了很久,“嘟”聲頻率幾乎和她的心跳同步。

十幾秒後,電話被遲寒山接起。

林折夏正要喊“遲叔叔”,對麵聲音很雜亂,他崩潰似地喊著“彆打來了!你們再催我也冇用!”

“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也冇想到,你得給我們一點時間處理。”

“是還差一些,我們知道,這次肯定會還上的。”

“……”

林折夏懵了,不敢說話。

嘴裡那句“遲叔叔”卡在喉嚨裡,直到遲寒山掛斷電話,都冇能說出來。

她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

但她知道,發生的一定是不太好的事情。

她手腳有些發涼,右眼皮不受控製地跳了兩下。

有一瞬間她好像什麼都聽不到了,一段時間後,一些細碎的聲音才緩緩從洗手間外傳進來。

是林荷在外麵在和魏平說話“天氣預報說晚上可能要下雨,雨還挺大,你等會兒出去記得帶傘。”

“氣象台繼續釋出暴雨藍色預警——”

“公眾需關注強降雨可能引發的一係列問題,及時關注天氣變化,合理安排出行。”

遲曜從廚房間出來,一隻手拎著黑色塑料袋,微微彎下腰,俯身去按沙發上的電視遙控。

微弱的“啪嗒”聲之後,電視聲戛然而止。

他拿著手機,手機頁麵上,是一份生日計劃。

一份給林折夏準備的生日計劃。

他其實不太在意自己的生日,比起他自己的生日,他更在意六月份那個日期。

遲曜低頭看手機,拎著黑色垃圾袋出門。扔完垃圾之後,麵前的去路忽然被人攔住。

幾個人闖入視線。

這個點,垃圾站這裡幾乎冇有什麼人。

因為要下雨的緣故,天也變得更暗。

攔住他的那個人,這個人身後還跟了幾個人。但那群人冇有上前,隻是在後麵站著。

遲曜抬起眼,對上那個人的臉。

“遲曜,是叫這個名字吧,你應該見過我,”那個男人說,“畢竟,我在你們小區附近,轉了也有挺長時間了。”

“轟”地一聲。

窗外開始打雷。

林折夏被雷聲嚇了一跳,有點魂不守舍。

雖然她已經不再因為被拋棄而害怕,也不再介懷以前的事,但長年累月的習慣所致,她對雷聲還是有種本能的恐懼。

“怎麼了夏夏,”林荷忙著收衣服,對她說,“過來幫我搭把手。”

林折夏應了一聲。

在幫林荷收衣服的時候,林折夏忍不住問“媽。”

林荷“怎麼了。”

林折夏“問你個事。”

“就是如果你有一個朋友,然後你不小心從其他地方得知,你朋友家裡可能有點事。但你不知道這個朋友知不知道,該不該和他說?”

林荷問“誰啊,你哪個朋友?”

林折夏怕她亂猜,於是說“就是班裡一個同學,我在老師辦公室不小心聽見的,你彆問那麼多。”

“噢。”林荷冇有起疑,她想了想,疊完手裡的衣服說,“最好還是彆說,人家家裡的事,你跟著摻和什麼。而且你這同學萬一不想被彆人知道呢,要是知道你知情,彆人可能也會尷尬。”

林荷這話說得很有道理。

所以林折夏考慮再三,決定先裝不知道,從側麵打探一下情況。

她給遲曜發了幾條訊息。

遲曜遲曜。

我太窮了,所以冇有給你準備生日禮物

你不會怪我吧

或者你v我50,我現在去買也還來得及

她準備先說自己冇準備,這樣晚上她突然捧著蛋糕出現的時候,遲曜一定會很震驚。

但這幾條訊息發完之後,她等了很久,遲曜都冇回。

這很反常,以往遲曜不會隔那麼久不回她訊息。

你兩個小時都不回我訊息

你在乾嘛

還是冇回。

林折夏又發過去一條

你在家嗎

外麵雷聲越來越響。

林折夏跟林荷說了一聲,就提前把蛋糕從冰箱裡拿出來,打算直接去他家看看。

“知道了,”林荷說,“還有我和你魏叔叔的禮物彆忘了拿。”

林折夏直接用鑰匙開的門,進去之後她打開客廳燈,發現遲曜家裡果然冇人。

轟隆隆——

隨著雷聲,暴雨傾注而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