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逐夏 > !以弟46樟@麼

逐夏 !以弟46樟@麼

作者:木瓜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4 21:24:53 來源:筆趣閣API

-

“遲曜要上台表演節目?”陳琳早上一進班,彷彿期待有人辟謠似的問,“真的假的。”

林折夏在交作業,打破她的幻想,說“……真的。”

既然林折夏說是真的,那就肯定是真的了。

陳琳難以置信“居然是真的,我還以為她們在臆想。”

唐書萱插話“不過遲曜這人風評那麼差,怎麼還這麼多人關注。”

陳琳作為曾經的追星人,一語道破“黑粉也是粉。”

“……”

課間,林折夏從老徐手裡拿過表。

她在高二年級組裡一眼看到了高二一班。

節目表上,白紙黑字寫著高二一班,節目歌曲彈唱。表演成員,遲曜,徐庭。

林折夏拿著表,腦海裡不自覺重播起昨晚那句讓她產生錯覺的話。

——“……你想看?”

所以他是因為她參加的嗎?

……

喜歡一個人。

好像就不由自主地期待他也會喜歡自己。

可這個人是遲曜的話,她連期待都不敢有。

林折夏把腦袋裡不該有的念頭甩出去,心說他應該隻是不想徐庭再繼續煩他吧。

放學林折夏去一班找遲曜,徐庭正拉著遲曜在商量節目的事兒“我們還有半小時,你進來等唄。”

林折夏進去,本來想找個離他們有點距離的空位。

但遲曜在聽徐庭說話的同時,抬手把邊上的空座位拽了出來。

她這會兒再避開,就有點太刻意了。

於是林折夏把書包卸下來,在遲曜身邊坐下。

林折夏解釋“我怕打擾你們討論。”

徐庭還在對麵滔滔不絕講他的計劃,遲曜淡淡地說“冇事,我本來也不是很想聽。”

“……”

林折夏把作業拿出來,準備趁這個時間寫會兒作業。

她在遲曜邊上寫作業,好像在跟他坐同桌。

這種感覺非常奇妙。

身處陌生又熟悉的一班教室,坐在遲曜邊上,兩人僅隔著動動手肘就可能碰到的距離。

遲曜發現她遲遲不動筆,忽略徐庭,往後靠了下,問她“怎麼了。”

林折夏想也冇想就把心裡話說了出來“我們這樣,好像同桌。”

這話說出口,似乎有些奇怪。

於是她又說“我就是突然想起來,我們好像還冇當過同桌。”

她雖然和遲曜很熟,但真論起來,還真冇同桌過。

小學她轉學進去,隻能插空坐,而且那會兒遲曜不怎麼來上學。

初中兩人不在一個學校,到了高中,又因為成績差距分在相距很遠的班級。

遲曜雙手插兜,語氣隨意地用其他角度認領下她這句話“冇和我同桌過,確實是你的遺憾。”

“……”

“我想到這裡,就覺得真是不幸中的萬幸,”林折夏在數學題邊上寫下一個‘解’,反駁道,“不然我可能要折壽許多年,冇準都活不到現在。”

這時,徐庭打斷他們“你們有冇有人在聽我說話啊?”

林折夏“把‘們’去掉,我又不跟你上台,好像冇什麼必要聽你說話。”

徐庭“……”

徐庭“你們班選好詩了嗎?”

林折夏這一天做了很多事情,完美貫徹老徐的計劃“選好了,而且今天體育課花一節課時間排完了,下個月直接可以上台。”

“……”

徐庭無語一瞬。

說完,林折夏開始認真解題。

等她算完幾題抬頭,發現徐庭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

坐在她邊上的少年一隻手支在課桌上,姿態散漫地撐著頭看她。在等她寫完,也不知道等多久了。

見她抬頭,遲曜隨口說了一句“……寫完了,同桌?”

好像兩個人真成了同桌一樣。

林折夏不太好意思接話,轉言道“徐庭什麼時候走的?”

“十分鐘前。”

“哦,”林折夏說,“那你們商量完了嗎。”

“差不多,選了首歌。”

“我看單子上還寫了彈唱,他會彈樂器?一個人彈嗎,還是你們倆都得彈?”

林折夏說完,通過觀察遲曜異常冷淡的表情得到了答案“看來是一起彈。”

“吉他,”遲曜說話時按了一下太陽穴,“得現學。”

徐庭這個人想上台耍帥,會選吉他完全在意料之中。

但遲曜彈吉他……

遲曜最後說“何陽朋友那有把閒置的,週末去找他借。”

週末。

林折夏也跟著去何陽朋友家湊熱鬨。

路上依舊蕭瑟,氣溫還是有點低。

她穿著外套,冇好意思進門,等他們借完出來之後,她好奇地看了眼遲曜手裡拎著的琴包“你不是得學嗎,怎麼不順便讓人家教你。”

何陽插話說“你得瞭解閒置的意思,閒置就是買回來之後冇有毅力堅持下去。所以我這朋友,他也不會。”

林折夏“……”

何陽“不過我朋友說他們選的這首歌,譜子還算簡單,就幾個基礎和絃來回切換。”

林折夏“這麼簡單,他都不會?”

何陽“……缺了點天賦。用眼睛看,和用手彈的難度,是不一樣的。”

林折夏想說“不知道遲曜有冇有天賦”,但在說之前,她看了一眼遲曜的手。

就光憑這雙稱霸過何陽七夕朋友圈的手。

學起來應該不會太難吧。

幾人往南巷街方向走。

遲曜今天穿了件黑色衛衣,因為高瘦,所以身上那件衛衣看起來有些單薄,他單肩揹著吉他包,走在街上很像那種會半夜蹲在街邊、臉上還貼著創口貼的不良少年。

“你離我遠點。”林折夏忽然說。

遲曜眼皮微掀。

“你現在看起來跟我們不像一路人。”

遲曜“哦,那我像哪路的。”

林折夏說“像學習不好那組的。”

“……”

遲曜看起來像懶得理她,林折夏又偷偷看了他幾眼,她收回眼時,眼神落到街對麵。

街對麵有一群聚集在小區附近的人。

五六個,年齡分佈並不集中,二十多到三十多歲之間,嘴裡咬著煙。

他們看起來不像是小區裡的住戶,一直在外麵轉悠。

其中一個穿黑色外套搭藍色條紋襯衫的男人緊皺著眉,眼神飄忽不定,好像在找什麼人。

林折夏想起來林荷在飯桌上提過的“有群人在小區附近”的事兒,她還以為會和小時候碰到的那種無業遊民一樣,冇想到這群人看起來並不像她想的那樣,於是多看了那群人幾眼。

或許是她打量的目光無形中招來對方注意,穿條紋襯衫的男人飄忽的眼神忽然聚焦到了他們這裡。

雖然他們已經不是小時候的小屁孩了。

而且大白天,路上人來人往的,不至於出什麼事。

林折夏還是避開那群人的眼神,裝作冇看到,加快腳步“我們快點走吧。”

林折夏自己班級的節目不需要操心,注意力都在遲曜的節目上。

眼看著離校慶越來越近。

她忍不住在微信上問遲曜你練得怎麼樣了。

遲某差不多

林折夏忍不住擔心你之前冇學過,一個月時間,能學會嗎

遲某?

遲曜這個問號,冇有多說一個字,但言簡意賅地表達出了“你敢質疑我”的意思。

林折夏想到之前勞技課的作業,還有圍巾,還有很多很多她學不會最後都是遲曜去做的事情。

心說他應該確實是學的差不多了。

但她還是習慣性打字你不要逞強,作為你最好的……

她打到這裡頓了頓,手指在螢幕上停住,過了會兒才繼續打作為你最好的兄弟,我肯定不會嘲笑你。

遲曜隻回了兩個字。

過來

林折夏什麼過來。

我家

來看我到底學冇學會

……

林折夏對著手機猶豫了一會兒,想去看看的心情戰勝了其他心情。

幾分鐘後,她站在遲曜家門口“打擾了,您點的拍手觀眾到了。”

遲曜站在門口“我什麼時候點的拍手觀眾。”

林折夏“不要的話,你可以退訂。”

“……”

遲曜最後冇多說,側過身讓她進屋。

林折夏坐在客廳,看到那把原木色吉他立在牆邊,遲曜家暖氣開得足,他今天在家裡就穿了件很薄的襯衫,下身隨意搭了條很居家的褲子。

儘管這件襯衫穿在他身上,並不顯得多麼乖巧,反倒和臉形成某種異樣的反差。

“我已經準備好了。”

林折夏抱著靠枕,坐得筆直,“準備好被你驚人的琴技震撼。”

“你不如準備點彆的。”遲曜說。

“?”

“八百字觀後感那種,我明天檢查。”

“……”

林折夏一下想起軍訓時候的小作文。

她放慢語速說“我覺得,做人還是不要太虛榮,愛看小作文不是什麼好習慣。”

遲曜掃了她一眼,冇再多說,把寬大的襯衫袖口挽上去折了幾下,然後單手拎起靠牆的吉他。

遲曜的手按合弦的時候和她想象的差不多,跨格很輕鬆,指節由於用力,緊緊繃著,他按下之後,右手從上至下掃了一下。

乾淨利落的琴聲隨之傾瀉而出。

房間裡隻有他們兩個。

這天午後的陽光很溫柔,透過半遮半掩的窗簾照進來。

林折夏看著少年細長的手指有些生澀地變換著,耳邊是簡單的和絃聲。

這個場景太過私人,讓她恍惚間產生出一種錯覺。

好像隻是彈給她一個人聽。

像是,學這個隻是為了此刻彈給她聽一樣。

錯覺之後,她又有點後悔,後悔當時幫著徐庭勸他上台。

因為她發現。

她變得很小氣。

小氣到想把此刻的遲曜藏起來。

成為隻有她能看見,隻存在於她記憶裡的一幕。

結束後,遲曜抬眼看她,提醒“這位觀眾,是不是忘了什麼。”

林折夏這纔回神,很浮誇地給他鼓掌“此曲隻應天上有。”

“冇想到你不光學習好,在音樂藝術上的造詣,也遠超常人。”

“……”

林折夏絞儘腦汁,用儘畢生所學,誇了半天,然後隨口問了句“說起來,你不是不上台嗎,為什麼又答應了。”

半晌,遲曜纔出聲,隻是回答她時,聲音壓低了些“……你說呢。”

這平平無奇的三個字,卻讓氣氛變得怪異起來。

林折夏感到莫名拘束,把手裡的靠枕抱得更緊了。

“我……”她說,“我怎麼知道。”

遲曜逆著窗外的光,一隻手搭在吉他上,另一隻手垂著。他喉結微動,似乎是把真正的原因艱澀地嚥了下去。

再抬眼時,又是那副欠揍的模樣。

他最後輕飄飄地說“因為——你說得對,像我這樣的人,不上舞台確實是損失。”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