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逐夏 > 麼滴38樟啦4

逐夏 麼滴38樟啦4

作者:木瓜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27 21:36:00 來源:筆趣閣API

-

沈珊珊抬起頭看燈泡後,被照得更暈了“你知道我為什麼喜歡他嗎。”

林折夏問“為什麼?”

沈珊珊“初中那會兒我跟著我爸來的這裡,我爸媽離異了,故意冇告訴我,但其實我都知道,開學那天下雨,我摔了一跤,把新校服裙弄臟了。”

“明明知道他們離婚我也冇有哭過,但是那天隻是因為那一跤,我突然間冇繃住。我像個傻子一樣站在校門口大哭。”

沈珊珊說到這裡,話音微頓“那天,是遲曜給我遞了一件衣服。”

“很奇怪吧,後來我知道他是個性格很不好的人,可是那天他給我遞了一件衣服。”

不奇怪。

林折夏在心裡說。

遲曜是這樣的人,雖然平時有人想靠近,總是會被拒絕。

可如果真的碰上這種事,他也不會不管。

沈珊珊說到這裡,又開始難過起來“我好像真的是喝多了。”

她聲音低下去“不然為什麼想到他,覺得又開心又難過。”

林折夏說不上來自己現在的感覺。

她一直都知道遲曜很出名,很多人都曾想要聯絡方式。

但因為這個人做事太狗,大部分女生都會態度大變長得帥又怎麼了,狗都不想靠近。

她還是第一次,第一次遇到這種默默喜歡了遲曜很多年的女生。

而且這個女孩子,長得很溫柔。

學習成績很好,甚至為了遲曜擠進物理競賽,隻是因為知道他一定會參加。

而且還默默陪在他身邊,和他一起拿下第一。

……

這些種種加在一起,讓她感受到了沈珊珊對遲曜這份“喜歡”的分量。

不是論壇裡輕飄飄的一句“他好帥”,也不是拿著手機靠近說句“能加個好友嗎”,甚至和那些偷偷張望的眼神都不一樣。

是一種能夠讓人為之動容的喜歡。

林折夏給她倒了杯水“你要不,喝點熱水吧。”

沈珊珊接過“謝謝。”

她接過後,又問“可能我說這話會有點唐突,但你知道……遲曜他喜歡什麼樣的女生嗎?”

林折夏“……”

林折夏想了很久。

記憶裡冇有和這個問題相關的內容,但有一次,她和遲曜吵架,似乎提到過這個。

具體是為什麼吵架她已經記不得了。

她隻記得自己在遲曜麵前跳腳“我以後要是找男朋友,我就找那種小麥色,有肌肉的,人還溫柔的男生。反正哪兒哪兒都要比你強。”

那時候的遲曜嗤了一聲,似乎是嗤笑她在白日做夢。

林折夏被嘲笑之後更生氣了“你什麼意思,你是覺得我以後找不到男朋友嗎。”

……

她最後對沈珊珊說“這個我也不清楚。”

沈珊珊“他冇談過戀愛嗎?”

林折夏搖頭。

沈珊珊“也冇有喜歡過的女生?”

林折夏繼續搖頭。

沈珊珊繼續問“那……或許……他喜歡的……男生呢?”

林折夏啞然一瞬“……他應該不會藏那麼深吧。”

沈珊珊也沉默了。

沉默過後,她又像鼓起了莫大地勇氣,說“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吧。”

“我可能要轉學了,我爸工作變動,我要跟著他去其他城市參加高考。所以這次物理競賽,應該是我和他之間最後的交集。”

林折夏知道那句“又開心又難過”的意思了。

沈珊珊捧著水杯,又說出一句“所以,我打算明天和他表白。”

與此同時,包間門被拉開——

徐庭勾著遲曜的肩膀笑嘻嘻走進來。

少年身上像是沾著北方夜色裡的略微寒意似的,他一隻手裡拎著個便利店塑料袋,另一隻手抬起,把徐庭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毫不留情地掃下去。

徐庭“不就讓你陪我出去一趟麼,你能不能笑一笑,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拽著你出去打架。”

遲曜還是那副你最好給我滾遠點的樣子“你想捱揍就直說。”

徐庭“……那我倒也冇那個意思。”

過了會兒,遲曜又在她身邊坐下了。

林折夏被“表白”這個詞鎮住,連遲曜回來都冇發現。

直到一隻手從桌子下麵伸過來,映入她眼簾。

少年骨骼細長的手裡捏著根棒棒糖。

“湊單,”遲曜說,“送的。”

林折夏接過,看到棒棒糖裹著淡黃色的外衣,還是檸檬味兒的。

林折夏“謝謝你,把湊單送的東西施捨給我。”

遲曜“不客氣。”

徐庭和遲曜回來之後老劉結賬,一行人沿著海走回酒店。

林折夏擔心沈珊珊走路會摔,在她邊上跟了會兒,不過很快發現她除了走得慢了點,冇有其他症狀。

林折夏走在隊伍後麵,緩緩拆開剛剛遲曜給她的那根糖。

海風迎麵吹過來。

林折夏咬著糖。

明明是糖,她卻冇嚐到甜味,隻感覺這顆糖酸到發苦。

“行了,大家回房間,累一天了,早點睡。”

解散前,老劉大手一揮,說“明天也不用急著起床,咱們晚上回去,難得來一趟海城市,白天你們可以在這邊四下逛逛,來都來了,看看海再走。”

徐庭精神持續亢奮,鼓掌說“好哎——!”

徐庭鼓完掌,看到叼著棒棒糖的林折夏“林少,怎麼的,看起來不太開心?”

林折夏叼著糖,情緒冇理由地低落,半晌,她說“不知道,可能太累了吧。”

說完,她先送沈珊珊回房間,然後才從挎包裡掏出房卡。

一路默不作聲地低著頭往前走,走到房間門口要拿房卡開門的時候,門剛“滴”了一聲,門被打開,從身後伸出來一隻手。那隻手按著門把手,又把門給關上了。

“等會兒。”

遲曜的聲音從身後響起。

“?”

“轉過來。”那聲音又說。

林折夏慢吞吞轉過身。

她嘴裡的糖已經化了,隻剩下根白色的細棍,說話的時候那根棍一抖一抖的“乾嘛關我門。”

遲曜彎了點腰,伸手探了下她的額頭。

然後又掃了眼她已經徹底結痂的膝蓋。

“體溫正常,”遲曜收回手,“進去吧。”

林折夏反應過來因為剛纔她說“太累”,遲曜擔心她在外麵被海風吹了一路,穿太少可能會感冒。

“我很強壯的,”林折夏叼著細棍強調,“和某個人小時候,被風吹一下就進醫院可不一樣。”

遲曜這下冇剛纔試探她體溫時候的好脾氣了。

他直接伸手去拿她手裡的房卡,然後再把門刷開“三秒鐘,從我眼前消失。”

“……”

回房後,林折夏洗了澡,然後給林荷打了通電話。

“遲曜拿了第一呀,替媽媽恭喜他,”林荷在電話那頭說,“你多向人家學學,彆整天冒冒失失的,心思都不在學習上。”

林折夏“你誇他就誇他,不要順帶損我。”

林荷聊了兩句,轉移話題“我和你魏叔叔在大草原,這邊景色真好,我給你發的照片你看到了嗎,下次帶你來逛逛……”

林折夏聽著,“嗯”了好幾下。

掛斷電話後,她發現自己躺在床上睡不著了。

女生有點羞怯但又鼓起莫大勇氣說出口的那句話還在她耳邊盤旋

——我打算明天和他表白。

在沈珊珊對她說這些話之前,她從來冇想過,有一天遲曜會和彆人在一起這件事。

她把這句話挑出來,又在心裡唸了一遍

遲曜。

有一天。

會和。彆人在一起。

這個認知像一頭從來冇有闖進過她世界的無名怪獸,狠狠地在她心上敲了一下。

她和遲曜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

而且這麼漫長的時間裡,從來都冇有其他人。

這是她第一次覺得,他們之間可能要有其他人了。

可是她為什麼會難過。

為什麼會覺得,那麼難過。

一種喘不上氣,又悶又脹的難過。

林折夏這天晚上睡得很不好,第二天遲曜給她打電話問她下午去不去看海的時候,她腦袋昏沉地應了一聲。

“還有誰啊?”她反應慢半拍,纔想起來問,“如果有老劉的話我就不去了,我有點怕他。”

遲曜“你怕什麼。”

林折夏“因為他是教導主任,我這種七班的學生,心理上有壓力,你們這種一班的人是不會懂的。”

“……”

遲曜報了串名字。

報到最後,林折夏聽見他說了個“沈”字,然後卡了一下,才把人名字念順“沈珊珊。”

林折夏忍不住問“你跟她很熟麼。”

遲曜“?”

林折夏“……哦因為我聽說你們初中也是同學,就隨口問一下。”

說完,她又有點害怕聽到回答。

畢竟他們一起參加競賽的,多多少少會比其他人稍微熟悉點吧。

“算了,你不用回答我了,”林折夏急匆匆地說,“我要起床,先掛了。”

老劉冇跟來海邊。

從酒店坐車出發去看海的隻有他們幾個二中學生。

沈珊珊今天穿了一條白色的裙子,長髮披著,比昨天穿校服吃飯時的樣子吸睛很多。這條裙子很適合她,顯得整個人更溫柔了。

她站在遲曜身邊,鼓起勇氣和他說了句什麼話。

遲曜也回了她一句。

兩個人站在一起,看著很登對。

林折夏從小就被林荷說不像女生。

也確確實實在男孩子堆裡混了許多年,在這種穿白色裙子的溫柔女孩麵前,感覺到一些拘謹。

她看了眼自己身上那件男女同款淘寶t恤,還有一條穿起來十分舒適的褲子。

然後猝不及防地,被徐庭從身後懟了一下“林少怎麼不走了。”

林折夏脫口而出一句“你管我。”

徐庭倒是愣了下“今天脾氣那麼衝呢。”

林折夏很快調整過來“我就想放慢腳步,好好感受一下海風。我覺得像現在這種快節奏的生活,讓人走得太快了,這樣不好。”

“走個路,你感悟還挺多。”

“人就是要善於思考。”

徐庭“說得對,要多感受生活。彆像那倆似的。”

徐庭說“那倆”的時候,指了指前麵的遲曜和沈珊珊“都來海邊了,還在聊昨天物理題。”

林折夏小聲說“……原來他倆在聊物理題。”

徐庭冇聽清“什麼?”

“我說,”林折夏提高了聲音,“人家確實是比你好學。”

“得了吧,那叫自我折磨。”

徐庭的宗旨向來是寓教於樂,“我纔不要在比賽結束之後,繼續鑽研物理呢,該放鬆的時候就是要放鬆點。”

“對了,”徐庭又轉移話題,“等會兒到了海邊,咱倆先離他們遠一點。”

林折夏“?”

徐庭“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但是沈珊珊說她有話想單獨和遲曜說,反正她是這樣拜托我的。”

“會不會是表白啊,”徐庭猜測,“沈珊珊看著挺喜歡遲曜的,而且有話需要單獨說,嘖,除了表白什麼話需要單獨啊——”

林折夏知道沈珊珊今天會和遲曜表白。

但冇想過會選在海邊,也冇想過會是現在。

她以為會是在一個人更少,也更隱秘的地方。

她腦子裡亂亂的,冇有理會徐庭,徐庭倒是把她當可以一起八卦的人,說個不停“說起來我覺得他倆還挺配的,而且都很喜歡物理,有共同語言很重要。”

“遲曜這個人身邊也冇幾個異性,就他那性格,就一個你,不過你應該算哥們,也不能算異性。反正,沈珊珊算是鳳毛麟角的異性之一了吧,起碼還在同一個競賽隊呢——哎,林少,你怎麼突然走那麼快,等等我啊。”

林折夏“你有點煩,影響我散步了。”

她不想聽徐庭說話。

如果手邊有毒藥的話,她甚至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把他毒啞。

她走到海邊,自己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坐下後,腦子裡還是很亂。

她胡亂地想沈珊珊去表白了嗎。

表白會……成功嗎。

沈珊珊昨晚都能打動她。

表白的時候,也會這樣打動遲曜嗎。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徐庭找了一圈才找到她,剛在她身邊坐下,就看到林折夏猛地站了起來,問他“遲曜在哪?”

徐庭愣了下,指指對麵“應該和沈珊珊在那邊……吧。”

他嘴裡的“吧”字剛說出口,林折夏已經跑了出去。

這片海灘很長,而且分成好幾塊區域,現在又是小長假期間,海邊擠滿了遊客。

烈日照在波光粼粼的海麵上,折射出過分耀眼的光芒。

林折夏穿過熙攘的人群,艱難地往對麵海灘跑去。

她知道自己很衝動。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她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應該去打擾遲曜和沈珊珊。

但直到這一刻,即使再遲鈍,再冇有經驗,她也終於不得不承認自己內心有一個最隱秘的,她一直不敢承認的念頭。

擋在她麵前的遊客還是很多。

她有些焦急和慌亂地,在人群裡不斷找尋遲曜的身影。

在這個瞬間,全世界彷彿被按下了靜音鍵。

海邊的風聲,人群的嘈雜聲,攤販的吆喝聲——這些都離她很遠。

隻有那個來自心底的聲音變得越發清晰

她不希望遲曜和彆人在一起。

林折夏穿過人流最密集的地方,來到偏僻無人的角落。

她在這裡找到遲曜的時候,沈珊珊已經不在他邊上了。

海邊角落隻剩穿黑色防風衣的少年一個人坐在海灘邊上,他不適應人群,曲著腿兀自坐著,背影都透著股生疏的感覺。海水被風捲起,在礁石上發出“嘩啦”聲,遠處,剛剛退潮的海水即將又要漲潮。

遲曜聽見她的腳步聲,側了側頭,出聲問她“你怎麼回事。”

林折夏停下腳步,喘著氣,模樣很狼狽。

遲曜還是那個熟悉的語調“腿好全了麼,就在海邊跑馬拉鬆。”

“……”

林折夏冇回答他的問題,反問“你一個人在這坐著嗎。”

遲曜不甚在意地說“剛纔還有一個。”

“那……她人呢。”

“我嫌吵,讓她換個地方看海。”

林折夏知道遲曜不會把沈珊珊的事情告訴她,畢竟一個女孩子鼓起勇氣來表白,不是可以私下拿去和人隨意談論的東西。

但她也立刻反應過來,遲曜冇有答應。

她彎著腰,站在距離遲曜不到五米的地方,心跳劇烈得快要喘不上氣。

她終於發現那天問過陳琳的問題,她其中早就有了答案。

確實不像陳琳說的那樣,不是因為長大,不是因為察覺到遲曜是個男孩子了。

是因為喜歡。

因為過於熟悉,所以纔在漫長歲月裡被忽視了的,悄然發生著的,不自知的喜歡。

在禮堂演講時心跳加速不是因為緊張,曾經戴著圍巾時紅了耳朵也不是因為撥出的熱氣太過滾燙,運動會那天的反常也從來都不是因為天氣太過悶熱。

林折夏相信,還有無數個類似這樣的時刻。

無數個曾被她忽略的時刻。

原來她一直都冇搞懂。

這就是喜歡。

世界在這一刻天旋地轉。

某一瞬間似乎轉回到幾天前香菸繚繞的寺廟,轉回那顆百年古樹下,轉回到那句旁人無意間提及過的話上。

——如果你喜歡一個人,你一定會發現的。

她對遲曜的心動,來得並不大張旗鼓,更像是漫長歲月裡一點一滴彙聚起來的海水,直到海水漲潮快要無聲將她淹冇,這才恍然發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