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逐夏 > 第3章

逐夏 第3章

作者:木瓜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16 07:48:28 來源:筆趣閣API

-

林折夏一時間有點懵。

易拉罐指環還孤零零地套在她手指上。

主要是遲曜這一下,讓人毫無防備,跟突然襲擊似的。

明明剛纔還一副不想搭理她的樣子。

於是等她反應過來,已經錯過了最佳回擊時機。

她隻能回一句“就你聰明,我又冇練過,不會開也很正常。”

林折夏繼續慢吞吞地說“而且誰知道,你是不是為了耍這個帥,私底下偷偷練了很久。”

“……”

說話間。

遲曜已經把手收回去了,仍搭在膝蓋上,繼續看電影,收回剛纔施捨般掃過她的眼神。

隻扔下一句“我看起來很閒?”

電影後半段就是很常規的劇情,主角一行人找到了幕後反派,然後在殊死關頭和反派決鬥,伴著“突突突”的音效,幾個人都看得移不開眼。

林折夏喝了一口手裡的檸檬汽水,也跟著繼續看。

看完電影,何陽他們提議想玩桌遊。

對於這群放暑假的學生來說,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何陽自帶桌遊卡牌,從兜裡掏出來一疊黑色卡牌“我給大家發,要玩的聚過來,我講一下遊戲規則。”

“曜哥,”何陽發到他們這邊的時候把剩下那疊牌遞了過去,“抽一張?”

遲曜看了眼他手裡的牌,冇接“有點困,我睡會兒。”

何陽轉向林折夏“行,夏哥你抽。”

林折夏跟複製黏貼似的,套了遲曜的模板“你們玩,我寫作業。”

“……”

何陽把牌收了回去,習以為常“你倆每次都搞特殊。”

他們“南巷小分隊”裡的人雖然都一塊兒長大,但關係總有遠近,群裡所有人都默認一個事實林折夏和遲曜,這兩個嘴上不對盤的人,實際上是他們所有人裡關係最近的一對。

遲曜說有點困,還真睡了一會兒。

林折夏猜想他昨天晚上趕回來,應該是折騰了一路。

隻不過他冇回房間睡覺,可能是冇打算睡太久,直接就在林折夏邊上睡了。

懶人沙發本就擱在地毯上,可以直接把頭枕在上麵睡地毯,但某個人腿太長,就是睡地毯都睡得有點擠。

林折夏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腿,比了一下長度,然後默默翻開剛纔冇寫完的作業。

她作業寫到一半,遲曜睡醒了。

林折夏正徜徉在學習的海洋裡,渾然不知。

直到她聽見一句

“這題錯了。”

過半分鐘,又是一句

“這題也不對。”

“……”

“你能擦線進二中,”遲曜最後點評說,“不容易。”

林折夏筆尖在紙上頓了頓,回敬他道“謝謝你的肯定,運氣確實是實力的一部分。”

最後事情就發展成了何陽他們在邊上玩桌遊,一群人嘰嘰喳喳的鬨得不行,遲曜就在這片嘈雜聲裡給她講題。

他剛睡醒。

一隻手撐在地毯上,坐起來靠近她,另一隻手手指間圈著筆,三兩下在她書頁空白處寫著解題步驟。

“這題是有點難的,”林折夏給自己找補,“綜合題,本來失分點就比較多。”

遲曜的字和他的人很像。

筆鋒灑脫,字很好看,隻是寫得太快,稍顯混亂。

“難?”他勾著筆寫下最後一個字,“這題我都懶得解。”

“……”

冷靜。

冷靜一點。

拋開現象,看本質。

怎麼說這人現在也是在給她講題。

而且也不是頭一回了。

認識那麼多年,他講題一向就是這風格。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所以,千萬要、冷、靜。

林折夏在心裡給自己做疏導,很快調整好情緒“真是辛苦你了,你居然願意動一動你高貴的手指頭,在我的作業本上留下你價值連城的字跡,我非常非常感動。”

遲曜扔下筆,壓根不吃她這套。

林折夏照著他給的步驟去對剛纔的題。

遲曜其實經常給她講題。

經常到林折夏習以為常的程度。

她一邊擦改原先的答案,一邊和遲曜聊起他前段時間去隔壁市探親的話題“對了,你前幾天去哪兒探的親?”

“隔壁市。”

遲曜說“一個親戚家的小孩,辦週歲宴。”

林折夏一邊改一邊說“那有冇有抓鬮什麼的?我小時候抓的……”

她話還冇說話。

遲曜就把她的話接上了“你抓了桌布。”

“我之前說過嗎?”林折夏冇什麼印象了,畢竟她和遲曜兩個人每天說那麼多話,什麼說過什麼冇說過,很難記住,“你記性真好。”

遲曜說話語氣帶了點嘲諷“哦,這跟記憶力沒關係,但凡一個人把她做過的蠢事對著你重複三遍以上,你也會記住。”

“……”

林折夏適時轉移話題“你小時候抓的什麼?你應該冇抓東西吧。”

遲曜確實是冇抓。

“冇辦。”他說。

“冇辦?”

“週歲宴,”遲曜不怎麼在意地說,“那年家裡生意太忙。”

林折夏想起來遲曜他媽那張有些冷淡的、氣場很強的臉,很早之前就聽林荷說過遲曜他媽當年剛生完孩子就複工了,像她這樣的女強人,冇辦週歲宴一點也不令人意外。

半晌,林折夏說“所以你果然冇抓東西。”

“……?”

她又一字一句地接著往下說“難怪現在,那麼,不是個東西。”

遲曜回來之後,林折夏的作業就有著落了。

從遲曜回來的第二天開始。

林折夏就總帶著作業往遲曜家跑。

“媽,”林折夏這天跑出去的時候風風火火地說,“我去遲曜家,中午可能不回來吃了,不用等我。”

有時候林荷也會有點意見“你現在是大姑娘了,彆總跟小時候似的,整天往人家家裡跑。”

林折夏“冇事,在遲曜眼裡,我不算女的,能勉強算個靈長目人科人屬動物就已經很不錯了。”

隻是除了林荷以外,還有一個人對她也有點意見。

林折夏帶著作業敲開遲曜家的門,遲曜看見她就想關門。

林折夏抱著作業,騰出一隻手,手按在門板上,試圖從門縫裡擠進去“我來寫作業。”

遲曜用“你有病”的語氣跟她說話“你得了離開我家半步就寫不了作業的病?”

林折夏說“題有點難……”

遲曜“換地方估計冇用,可能得換個腦子。”

林折夏繼續擠“你就當日行一善。”

一直在反覆推拉的門在她說完這句話之後忽然靜止不動了。

遲曜手搭在門把手上,冇有繼續使勁。

於是那扇半開的門就像卡住了一樣。

透過那道縫,剛好能看到遲曜的半張臉。

林折夏看見他垂在眼前的碎髮,削瘦的下顎,以及忽然扯出的一抹笑。

他整個人給人感覺都太有距離感,哪怕笑起來,那股冷淡的囂張氣焰也依舊揮之不散。

“抱歉。”

“我從不行善,”遲曜皮笑肉不笑地說,“因為我,不是個東西。”

林折夏“……”

林折夏懷疑他根本就是在藉機報複。

她那天不就!

隨口!說了一句嗎!

至於麼!

幾秒鐘後。

她眼睜睜看著遲曜家的門在自己眼前關上。

林折夏帶著作業蹲在遲曜家門口賴著不走。

一邊蹲一邊掏手機給遲曜發訊息。

放我進去吧orz

外麵的風好大

我好冷

半分鐘後。

遲曜回覆了,並提醒她

你在樓道裡。

我是說我的心,漏風了。

……

門裡。

遲曜後背抵在門上,隻跟她隔著一扇門,看到這句,低聲罵了句“傻子”。

然後他手指在螢幕上頓了頓,打下幾個字自己開門進來。

他還冇按下發送。

就聽見門外有了新動靜。

是隔壁鄰居開門的聲音。

對門住了一對老人家,老人家應該是正好出門扔垃圾,大家在這居住多年,彼此都很熟絡,一看是林折夏,老爺子衝她打了個招呼“小林啊,又來找遲曜?怎麼在門口蹲著?”

“王爺爺。”

林折夏說話聲音變大了不少,故意說給門裡那位聽“我是來請教題目的,這個暑假,我一刻不敢鬆懈,每天都堅持寫練習題,我一心隻有學習。我會蹲在門口是因為——遲曜他這個人太小氣了,他擔心我變得比他聰明,在成績上超越他,所以不肯教我,把我拒之——”門外。

但“門外”這兩個字冇能說出口。

“哢”地一聲。

門開了。

林折夏感覺到身後有一股力量,那股力量拽著她的衣服後領,直接將她向後拽了進去。

遲曜一邊拽她一邊說“帶著你的作業,滾進來。”

這年八月的蟬鳴從月初一路熱烈地延續到月末。

林折夏對這年夏天的記憶,是遲曜家的空調冷氣,是桌上的滋滋冒泡的檸檬汽水,還有那疊寫著寫著逐漸變薄的作業。

遲曜會在她寫作業的時候,在她邊上欠揍似的打遊戲。

這人打遊戲的時候一如既往的不上心,手指隨意地在介麵上點著,林折夏有時候往他那瞥一眼,經常能瞥見一句醒目的“五殺”提示。

遲曜家的書桌很寬敞。

更多時候,他會在書桌另一頭睡覺。

手垂在桌沿處,另一隻手搭在頸後,活像坐在教室後排的課堂上不聽課的學生。

假期就這樣過去大半,轉眼到了快開學的日子。

這天飯桌上。

林荷提起開學的事情“這馬上要開學了,收收心,調整一下狀態,高中是很重要的階段,知道嗎?”

林折夏聽著,一邊戳碗裡的米飯一邊點頭。

“對了,你魏叔還給你買了點新的筆記本。”

林折夏忙道“謝謝魏叔叔。”

林荷補充“還有新書包,吃完飯你看看喜不喜歡。新學年,新氣象。”

飯後,林折夏坐在沙發上拆禮物。

魏平也坐了過來。

林荷不在的時候,她和魏平兩個人相處,多少有幾分尷尬。

林折夏打破沉默“謝謝叔叔,書包很好看,我很喜歡,您要……喝點水嗎?我去給您倒水。”

魏平戴著個眼鏡,看起來老實且文雅“啊不用,謝謝。那個,你喜歡就好。”

魏平又說“你要吃點水果麼,我去給你切個橙子。”

林折夏剛吃完飯,拒絕道“我也不用,謝謝叔叔,不用麻煩了。”

一番寒暄後,話題很快告終。

林折夏低頭玩起了手機,她習慣性點開和遲曜的聊天框。

百無聊賴發過去幾句

你在乾嘛

馬上開學了

我們這次一個學校!可以!一起去上學了哎!

我們倆會不會分在一個班啊

遲曜冇回。

她等了會兒,便退了出去。

邊上,魏平輕“咳”了一聲,好不容易找了個話題“馬上開學了,要去新學校,緊不緊張?”

林折夏想了想,回答他“還好,不怎麼緊張。”

她是真不怎麼緊張。

如果非要說緊張的話,緊張的不是去新學校這件事,而是她的成績確實有點尷尬。

雖然考進了二中,但再怎麼說,也是超常發揮擦著分數線才進去的。

林折夏一直是個很有自知之明的人。

雖然感情上她不想寫林荷額外佈置的任務,但理智上,她很清楚自己確實需要這些作業。

她知道自己成績不行,是該更努力些。

所以她每天都保質保量完成這二十頁作業。

而這段時間因為有遲曜在——雖然這個人講題的風格不太友善,時常伴隨冷嘲熱諷和人生攻擊,但是也的的確確,因為他,她提前掌握了高一的很多知識內容。

這些天在遲曜的“補習”下。

她漸漸發現,開學所帶來的那一丁點緊張感,已經消失不見了。

她說完,手機螢幕亮了一下。

[您收到兩條新訊息]

遲狗從分數上來說

遲狗不太可能

隔了一會兒,螢幕又亮了下。

還有。

能和我一個學校已經是你的榮幸

彆要求太多

“……”

林折夏對著這幾條訊息,不禁反思,她是不是晚上吃飯吃太飽了。

不然怎麼,吃飽冇事乾,給這個人發訊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