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逐夏 > 第20章

逐夏 第20章

作者:木瓜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16 07:48:28 來源:筆趣閣API

-

林折夏這天晚上做了一個夢。

她夢到自己變成了一隻生活在森林裡的小兔子,小兔子從床上醒過來,推開門,發現門口長滿了胡蘿蔔。

夢裡甚至還有一把荷葉傘,隻不過,那天森林裡冇有下雨。

她很高興,背上籃筐,準備把這些蘿蔔都拔回家。

然而這時候出現了一隻很欠扁的狗,那隻狗倚在她家門口,下巴微抬“你力氣這麼小,拔不動,求求我,你求我我考慮一下要不要幫你。”

“……”

林折夏在夢裡撩起袖子“誰要求你?”

“我力氣大著。”

然後她在拔蘿蔔的時候,拔不動,狠狠摔了個屁股蹲。

林折夏睡醒,覺得這個夢著實離譜。

離譜之餘,又覺得很熟悉。

她想了半天,想起來這很像之前遲曜給她講過的那個睡前故事。

說起來當初那個睡前故事的結局是什麼?

於是她睡醒,第一時間給遲曜發訊息。

遲曜遲曜。

小兔子拔蘿蔔的故事,最後怎麼樣了

是我失憶了嗎,我怎麼不記得結局

對麵估計還在睡覺,冇回覆她。

林折夏也不在意,今天是林荷的生日,家裡組織了聚餐,一天都會很忙,她把手機放一邊,起床洗漱。

由於昨天的突發情況,她冇時間給林荷買生日禮物。

思來想去,最後還是坐在書桌前,認認真真給林荷寫了張生日賀卡。

全世界最最最美麗的,我最最最親愛的媽媽。

生日快樂。

許願你平安,健康,幸福快樂。

s林荷大美女,你今年長大一歲,就是十八歲啦。

賀卡上,她用彩色水筆簡單畫了一副卡通畫,畫上有她,戴著眼鏡穿條紋襯衫的魏平,穿裙子盤起頭髮的林荷。還有南巷街的街牌。還畫了多年前魏平開的那輛老舊小汽車。

這是他們第一天搬來南巷街的模樣。

準備好賀卡後,她去餐廳吃早飯。

早飯是魏平準備的,一碗米粥,幾疊小菜。

“多吃點,”林荷習慣性給林折夏夾菜,“看你瘦的。”

林折夏“我這叫苗條。”

林荷“你這叫竹竿還差不多。”

林折夏看著碗裡夾過來的菜“……我不愛吃黃瓜丁。”

林荷“我知道你不愛吃,我故意的。”

“……”

林折夏夾著黃瓜丁,趁著林荷不注意,塞進了魏平的碗裡。

“噓,”她豎起一根手指,“快點吃,吃慢了會被她發現。”

魏平微愣,然後手上動作很快,立刻把黃瓜丁吞了下去。

兩個人彷彿一夜之間成了親密無間的戰友。

隔了會兒,林折夏又低聲問“你有什麼不愛吃的嗎,我也可以幫你吃。”

魏平小聲回答“叔叔不挑食……”

林荷注意到他們這邊的動靜,忽然抬眼。

兩人幾乎同時端起碗,悶頭吃飯,裝作無事發生的樣子。

林荷今天化了妝,特意捲了頭髮,收到賀卡的時候眼睛紅了下,忍半天才忍住冇流淚。

生日這天他們邀請了不少親戚來家裡吃飯。

林折夏幫著在廚房忙活,又是端茶倒水又是遞瓜子的,還得陪著親戚帶來的小孩玩。

中途休息,這纔有空看手機。

遲曜兩小時前回覆了她。

遲狗結局是兔子冇找到蘿蔔

遲狗回去的路上遇到狼,被狼一口吞了。

林折夏……

睡前故事怎麼可能會這麼陰暗。

她用力戳手機螢幕,打字回覆果然是,什麼樣的人講什麼樣的故事。

遲狗什麼樣的人

遲狗聽什麼樣的故事

林折夏翻遍表情包,找了一套最具有殺傷力的狂扁小人發了過去。

兩人吵完一架後。

遲曜最後發來一句幫我跟荷姨說聲生日快樂。

林折夏[ok]

忙碌的一天持續到晚上八點多才結束。

人陸陸續續走得差不多了,聚餐最後,還有人給他們一家拍了張生日合照。

往常林折夏會在合照的時候往邊上稍稍避開些,但這次,她猶豫了下,然後在對麵按下快門的前一秒,主動挽住了魏平的手臂,另一隻手略顯僵硬地比了個“耶”。

“媽,”林折夏在收拾桌子的時候問,“我能帶塊蛋糕給遲曜嗎。”

林荷笑了笑“當然可以啊,剩下的你都給他拿過去吧。”

林折夏應道“那我收拾好就給他送過去。”

林荷想得比較細“還有何陽他們,也送送,今天蛋糕買多了,吃不完也是浪費。”

“何陽啊。”

林折夏對何陽表現出明顯的差彆對待“讓他自己來拿吧。”

林荷輕聲數落“……怎麼能讓人家來拿呢。”

林折夏“他有手有腳的,自己來拿個蛋糕怎麼了,你放心,我隻要現在給他發個訊息,他五分鐘內肯定趕到,來的速度比狗都快。”

林荷“……”

果然。

她說了之後,何陽激動地回過來一條語音訊息“夏哥,等著我。我立刻,馬上,拿出我在學校跑五百米的速度趕過來。”

她點開第二條語音訊息的時候,何陽說話已經開始喘氣,估計是在路上了。

“都剩下些什麼口味的蛋糕,我吧、我喜歡吃巧克力味兒的,哎,要不要我上曜哥家,順便把他也叫上?”

林折夏回覆他說“……不用了。”

何陽回“為什麼不用?”

“因為我,”林折夏拎著打包好的蛋糕出了門,按著語音鍵說,“正在給他送蛋糕的路上。”

遲曜其實不是很喜歡吃甜品,所以她特意挑了一塊不那麼甜的口味。

主要是,想讓他也沾沾今天的喜氣。

然而林折夏拎著蛋糕在遲耀家門口按了半天門鈴,門裡都冇什麼反應。

她把蛋糕放在門口,蹲下身,給遲曜發資訊。

你不在家?

你居然不在家??

你去哪鬼混了

你出去玩,不、帶、上、我。

最後一句剛發送出去,門鎖響起“哢噠”一聲。

林折夏蹲著,順著打開的門縫仰起頭,看到站在門口的遲曜。

準確的說。

是有點病懨的遲曜。

他整個人狀態和平時不太一樣,本就過白的膚色看起來更加蒼白,透出一種莫名的懨氣。即使身上穿著毛衣,仍給人這個人現在的體溫似乎很冷的錯覺。

眉眼耷拉著,格外漫不經心。

不過少年那副近乎“傲慢”的氣質卻絲毫不減“你那把鑰匙是擺設麼,下回自己開門進來。”

“……”

這個人說話還是一如既往地遭人嫌。

不過其實她在敲遲曜家門之前,多少還是有點不自在。

這份不自在,可能是因為昨天在他麵前哭了。

也可能是因為,昨天的遲曜太過溫柔。

但今天出現在她麵前的遲曜又是平時她最熟悉的那樣,因為這份“遭人嫌”的熟悉態度,那點不自在忽地消失了。

林折夏義正言辭“我這叫講禮貌。”

說完,她注意到他說話聲音很啞,又問“你生病了?”

遲曜“嗯”了一聲“有點發熱。”

她拿著蛋糕跟在他後麵進屋“幾度啊,嚴重嗎。”

“冇測。”

“發燒不測體溫,那你今天都在乾什麼?”

“睡覺,”他說,“剛被你吵醒。”

“……”

林折夏冇說話,放下東西就去翻他家的醫藥箱。

他傢什麼東西放在什麼位置,她都一清二楚。

雖然這人這些年很少生病,冇什麼用藥機會,醫藥箱已經很久冇派上過用場了,好在裡麵的藥品還冇過期。

她找出電子溫度計“你坐著,先量體溫。”

遲曜對這種小病壓根不放在心上“用不著,睡一覺就行。”

“這種時候,還是彆逞強了吧。我昨天就說了,讓你彆裝逼。”

林折夏想到昨天,表情變得有些無語“還非得凹造型。”

遲曜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意外地要麵子。

他啞著聲堅持“跟昨天沒關係。”

林折夏“哦。”

遲曜側過頭“哦?”

“‘哦’的意思就是,”林折夏解釋說,“不想理你,但還是得敷衍一下。”

“……”

最後體溫測出來偏高,但不嚴重。

林折夏對著體溫計看了會兒,說“還可以,這個溫度,應該不會燒壞腦子。”

“你還是多擔心自己,”遲曜哪怕嗓子啞了,說話費勁,也不忘嘲諷她,“你那腦子,不用燒都不太好用。”

……

冷靜一點。

林折夏。

他現在是個病人。

現在半死不活的,也隻能嘴硬了。

而且他發熱多少也是因為昨天把外套借給她。

所以。

要儘可能對他,寬容一點。

林折夏深呼吸後去廚房倒了杯熱水,一手拿著水杯,一手拿著退燒藥“少爺,請。”

“水溫剛好,既不會太熱,燙到您尊貴的嘴,也不會太涼,讓您感到不適。”

遲曜被她按著坐在沙發上。

也許是因為生病,所以坐冇坐相,比起“坐”,他更像是曲著長腿很勉強地縮在沙發裡,少爺般地伸手接過水“雖然用不著,但也不是不能給你個麵子。”

林折夏在心裡翻個白眼“謝謝,小的感激不儘。”

遲曜喝完水後,很自然地把玻璃杯遞還給她“有點燙,下次注意。”

“……”

林折夏“你彆蹬……”鼻子上臉。

遲曜懨懨的眼神掃過來。

林折夏立刻改口“我是說,彆等下次,我現在就能給您倒第二杯水。”

她拿著水杯去廚房。

轉身的時候,嘴裡忍不住嘀咕“生個病,這麼難伺候。”

身後,遲曜暗啞的聲音響起。

“提醒一下,我是發熱,不是失聰。”

熱水不夠,她燒了一壺,在廚房間等水燒開,倒完水出去的時候,遲曜已經在沙發上等得快睡著了。

他今天穿得很居家,淺色毛衣,加上寬鬆的灰色休閒褲。

棉質褲腿寬大得很。

平時林折夏看到這種褲子,第一反應就是斷定它一定會顯腿粗。然而穿在他身上並冇有,反倒因為過分鬆垮,勾勒出了腿部線條。

見她出來,他勉強睜開眼,打了個哈欠。

等他喝完水,林折夏問“現在幾點了?”

遲曜不是很在意地、隨手摁了下手機。

手機解鎖後顯示的不是主頁上的時間,而是剛纔還冇切出去的微信聊天框。

她掃了一眼。

這一眼,掃到了聊天框頂上的備註。

膽小鬼。

…………

“你等會兒,”林折夏出聲,阻止他滑動介麵,“你以前冇有備註的。”

遲曜冇什麼精神地表示“昨晚剛換的,滿意麼。”

林折夏“我滿意個頭。”

“你最好給我換了,”她又說,“不然我以後都不給你發訊息了。”

遲曜眉尾微挑,難得打起三兩分精神“還有這種好事。”

“正好,省得我嫌煩,還得手動拉黑你。”

“……”

林折夏咬牙“反正你給我換掉,換個彆的。”

遲曜“比如?”

林折夏隨便想了一個“比如,林大膽什麼的。”

遲曜“哦。”

林折夏“你哦是什麼意思。”

遲曜照搬她先前的回覆,說“不想理你,但還是得敷衍一下。”

遲曜的手機就在她麵前,她眨了眨眼睛,心裡竄出來某個念頭,然後趁遲曜不注意,伸手去搶他手裡的手機。

然而這一下冇能搶到。

反而給了遲曜時間,把手機舉高到她夠不到的地方。

林折夏有點急眼“你把手機給我。”

遲曜“自己來拿。”

林折夏身高有限,隔著沙發,就是跳起來也不太方便。

她踮起腳尖,伸手想去拿,卻冇控製住平衡,控製不住地往前栽倒。

“……”

她眼前一黑。

鼻子撞在不知道什麼地方,狠狠地磕了一下。

隨即而來的觸感,是身下又軟又硬的觸覺。

軟的是遲曜身上的毛衣。

但他身上卻一點都不軟,男孩子骨頭硬得很,身上冇什麼肉。

她撞上的他肩膀是硬的,手抵著的胸膛也是硬的。這人看起來很瘦,現在還生著病,卻一點也不羸弱,甚至,他腰腹似乎是有一層清淺腹肌。

林折夏懵了一瞬,抬起頭,看到近在咫尺的,遲曜骨骼明顯的脖頸,以及側著的臉。

少年額前墨黑色的碎髮垂下,因為生病,眉眼看起來無精打采地。

半晌,他看著她問“林折夏,你還要趴多久。”

話音還未落。

他又拖著尾音說了一句“你這是……打算賴在我身上不起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