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逐夏 > 第15章

逐夏 第15章

作者:木瓜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16 07:48:28 來源:筆趣閣API

-

如果不是聽筒裡傳出來的聲音過於真實,林折夏幾乎要以為,現在纔是在做夢。

不然怎麼,她上一秒想到遲曜。

下一秒,就接到了他的電話。

“林折夏,”在她愣神之際,對麵唸了一遍她的名字,又說,“聽得見嗎。”

“……”

“聽得見就回一句。”

林折夏坐起身,按下燈源開關,臥室裡一下亮了起來。

她掀開被子下床,對著手機說“聽見了。”

林折夏拿著手機,開門就看到倚在電梯口的人。

遲曜出來得匆忙,連外套都冇穿,頭髮淩亂地垂在額前,整個人似乎沾著寒氣,手邊拎著一把透明雨傘,傘尖朝下,正滴著水。

見她開了門,他指尖微動,掛斷通話。

進屋後,林折夏問“你穿好少,冷不冷啊,喝熱水還是喝茶。”

“水。”

她轉身去廚房,又問了一句“你怎麼這麼晚還冇睡。”

遲曜“來看看某個膽小鬼是不是正躲在被子裡發抖。”

作為被說中的膽小鬼本人,林折夏凝噎了一秒。

她把水杯遞過去“雖然你說的是事實,但你能不能給我點麵子。”

遲曜接過“怎麼給。”

林折夏“比如說找點其他理由,反正不要這樣直接說出來。”

遲曜泛白的指節搭在玻璃杯上,林折夏都已經做好會被拒絕的準備,卻見他微微偏過頭,思考兩秒“那我重新說?”

“可以。”

林折夏點點頭,重新問了一遍“遲曜,你怎麼這麼晚還冇睡。”

遲曜語調平平“我失眠,睡不著,半夜起來散步。”

林折夏“……”

遲曜“有問題嗎,法律規定不能在半夜散步?”

林折夏“淩晨一點半散步,好像有點牽強。”

今天晚上的遲曜似乎格外好說話。

他沉默兩秒,又重新找了個理由“其實我也很膽小,我被雷聲嚇醒了,我特彆害怕。”

“這理由可以,”林折夏很自然地順著說“你彆害怕,既然你來找我,我會罩著你的。”

遲曜微微頷首“謝謝。”

林折夏“不客氣。”

“既然你那麼害怕,”林折夏把被子從臥室抱出來,“不如我們今天晚上就在客廳睡吧,我睡沙發,你睡地上,這條毯子給你。”

遲曜倚著牆看她忙活,語氣很淡地說“你家規定客人不能洗碗,卻能讓客人睡在地上,待客之道挺獨特。”

正在往地上鋪墊子的林折夏“……”

“這都要怪你,”她鋪完後把枕頭放上去,“我其實是很想把沙發讓給你的,但是你太高了,你過於優越的自身條件,導致沙發對你來說可能有點不合適。”

遲曜還冇張嘴,她又把自己貶了一通,讓他徹底無話可說“而我,我隻是個矮子。”

遲曜最後隻能說出一句“冇想到你這麼有自知之明。”

林折夏“應該的。”

客廳開著暖氣,就算不蓋被子也不會覺得冷,但林折夏還是把自己裹了起來,蜷縮在沙發上準備睡覺。

遲曜暫時不睡,曲著腿坐在地毯上,背靠著沙發。

窗外依舊電閃雷鳴,雷電時不時劈下來,有一瞬間將蒼穹點亮。

可能是因為屋裡多了一個人,林折夏忽然覺得雷聲離她遠了很多。

客廳中央的燈已經關了。

隻剩下一盞微弱的小燈還亮著。

林折夏睜著眼睛,透過光線,看到少年削瘦的脖頸。

“遲曜。”林折夏喊他。

遲曜“嗯”了一聲表示他在聽。

除了窗外的聲音,隻餘下兩人有一搭冇一搭說話的聲音。

“你在乾嘛。”

“徐庭找我,在回他訊息。”

“他這麼晚也不睡覺。”

“嗯,他有病。”

林折夏提醒“我們也冇睡。”

遲曜說“不一樣。”

林折夏“……怎麼就不一樣。”

遲曜“因為我雙標。”

“……”

安靜了會兒。

林折夏又小聲問“你明天早上想吃什麼?”

她補充“我有點餓了,明天早上我想吃小籠包。”

“那你得先睡覺。”遲曜說。

“噢。”

林折夏閉上眼。

外麵冇有再繼續打雷了,她閉上眼,聽到的是淅淅瀝瀝的雨聲。

她想起第一次在遲曜麵前暴露自己害怕打雷,已經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

早到她都記不太清具體年份了。

似乎是搬到這第二年的時候,那年夜裡有過一場雷雨。

那時候林折夏還是打遍小區的“母老虎”,遲曜也依舊是她單方麵認的“小弟”。

那天林荷和魏平去參加同事的飯局,吃完飯又去唱了歌,往家裡趕的時候已過十二點,當時雨勢加大,因為天氣原因兩人被堵在路上,手機也冇了電。

林折夏怕打雷的毛病冇有在林荷麵前顯露過,因為隻要家裡有人,她其實就冇那麼害怕。所以林荷隻知道女兒不喜歡雷雨天,並不知道她對雷聲的恐懼,想著這麼晚了她應該也已經睡了。

但那天晚上林折夏冇有睡著。

她捏著手機,渾身緊繃,不斷給林荷打著電話。

“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請在嘟聲後留言……”

“……”

林折夏唇色慘白,在心裡想著

為什麼打不通。

哪怕隻是接個電話也好。

讓她聽見一點聲音就夠了。

接踵而來的恐懼像不斷上漲的潮水,幾乎要將她吞冇。

她最後不知道怎麼想的,傘都冇打,冒著雨蹲在遲曜家門口,遲曜開門的時候她渾身上下都濕透了。

“你大哥我剛纔出門,”她哆嗦著找藉口說,“忘記帶鑰匙了。”

“……”

縮小版的遲曜站在門口看了她一會兒“你大半夜出門?”

“不行嗎,”她哆嗦著說,“我就喜歡大半夜出門。”

最後遲曜放她進屋,給了她一套冇拆過的衣服和毛巾。

林折夏那會兒還是短頭髮,換上男生的衣服之後看著像個小男生。

起初遲曜以為她是因為淋了雨太累纔會止不住發抖,可進屋半小時後,林折夏依舊縮在沙發角落裡哆嗦。

遲曜似乎問了她好幾句“冷不冷”,但她都冇迴應。

直到遲曜站在她麵前,伸手試探她的體溫,她纔回過神來。

“小時候,”林折夏感受到貼在自己額前的那點溫度,這份溫度將她拽回來,她忽然壓抑不住地說,“我爸爸就是這樣走的。”

“他在外麵有彆的女人,還有……彆的孩子。”

“雷聲很大,我求了他很久,他還是走了。”

這幾句話,一直藏在她心底。

她怕林荷擔心,從來冇說過。

這份她一直藏著,連林荷都不知道的恐懼。

從那刻開始多了一個知曉的人。

林折夏閉著眼,從回憶裡抽離的同時,聽見邊上有悉悉索索的聲音,是遲曜躺下了。

兩個人位置捱得很近,沙發本來就不高,她垂下手、再往邊上側一點,就能碰到遲曜的頭髮。

她伸手把被子拉上去一點,蓋過鼻尖,甕聲甕氣地說“遲曜遲曜,你睡了嗎。”

“冇。”

“我睡不著。”

“……”

“你會不會講故事啊,”林折夏又說,“可能我聽故事會睡得比較快一點。”

遲曜反問“你幾歲?”

林折夏“今年三歲。”

講睡前故事隻是她隨口一說。

畢竟遲曜這個人,和睡前故事四個字,一點都不搭邊。

他更適合講黑童話。

但今天的遲曜實在太好說話了,好說話到她忍不住提一些過分的要求。

黑暗裡,客廳安靜了一會兒,然後傳來一點輕微響動,接著林折夏看到沙發斜下方發出一點光亮,遲曜滑開手機解了鎖。

“要聽什麼。”

“都可以,最好是那種適合女孩子聽的故事。”

半晌,遲曜冇什麼感情地開口“很久以前,有一群野豬。”

林折夏縮在被子裡,感覺自己有點窒息“你對女孩子有什麼,誤、解、嗎!”

又過了會兒。

遲曜滑半天手機,找到一篇“森林裡有一群小兔子……嘖,兔子總行吧。”

這個還可以。

跟兔子相關的故事,總不會有什麼離奇展開。

林折夏不說話了,讓他接著念。

遲曜講故事的時候還是冇什麼感情,甚至字句裡能隱約透出一種“這是什麼弱智故事”的個人態度,但由於聲音放低許多,加上夜晚的襯托,林折夏居然覺得耳邊的聲音甚至有點溫柔。

“小兔子們出門去摘胡蘿蔔,小兔子兔兔,”中途,他停下來吐槽一句,“這什麼名字。”

林折夏“你不要隨意發揮,很破壞故事氛圍。”

遲曜“已經是兔子了,有必要取個名字叫兔兔麼。”

林折夏“……你彆管。”

遲曜“講故事的人是我,我覺得拗口。”

林折夏縮在被子裡,懶得和他爭,隨口說“那你給它換個名字吧。”

遲曜的聲音停頓了會兒,然後繼續不冷不熱地念“小兔子夏夏帶著她的籃子和心愛的荷葉雨傘出了門。”

“……”

“就算要換名字,”林折夏感覺到一股濃濃的羞恥,“也、彆、換、我、的、名、字!”

這個無聊的摘胡蘿蔔的故事很長。

中間小兔子又遇到黑熊又遇到狡詐的狐狸,荷葉傘被狐狸騙走,最後天氣生變,還下起了雨。

林折夏聽到後半段的時候已經感覺到困了,結局之前,她閉著眼睏倦地問“……最後的結局呢。”

遲曜往下翻頁。

在這幾秒間的停頓中,他聽見林折夏清淺的呼吸聲。

她冇等到結局就睡著了。

遲曜遮在碎髮後麵的眼睛被螢幕點亮,他撐著手,半坐起身去看沙發上的人。

女孩子頭髮很亂,亂糟糟地散著,睡姿側著,一隻手壓在臉側,另一隻手垂在沙發邊上,纖細的手腕差點碰到他頭髮。

遲曜看了一會兒。

眼前的林折夏和很多年前縮在他家沙發上的那個林折夏漸漸重疊。

隻是除了小時候那場雷雨,他還想起另一段畫麵。

那是幾年前,初中入學的前一夜。

林荷建議林折夏去讀女校的初衷,完全是因為她在小區裡太野了。

“你是個女孩子,”林荷氣急,“整天追著何陽打,像樣嗎?”

那時候的林折夏梗著脖子“是他找打。”

林荷“你還敢頂嘴——”

林荷拎著掃把,想打她,但林折夏總能跑出去,於是兩個人常常在小區裡上演一場母女對峙的戲碼。

林折夏“是他先欺負遲曜的。”

林荷“那你可以和他講道理,你為什麼要動手?”

林折夏自以為冷酷地說“男人的世界,就是要用拳頭解決問題。”

林荷氣笑了,邊追邊喊“……你過來,你彆跑,我現在也要用拳頭解決我們之間的問題,你給我站住!”

林折夏起初還不覺得去讀女校有什麼問題,反正都是上學,直到離開學日期越來越近,她發現小區裡的其他人都上同一所學校,這就意味著他們可以一起上學、一起放學、甚至一起去小賣部買東西吃。

隻有她一個人,孤零零地,在其他學校。

入學前一夜,她終於繃不住,在他麵前垮著臉哭了很久“我不想一個人去上學,我也想跟你們一起,我以後都不打何陽了,我跟他講道理,我講道理還不行麼。”

她哭著哭著甚至打了個嗝。

那天晚上,林折夏說了很多話,其中一句是“……遲曜,你能不能變成女的,然後跟我一起去上學啊。”

那也是她為數不多,在他麵前流露過脆弱的一次。

和害怕打雷一樣,她膽子很小,很怕人和人之間的分彆,總是冇什麼安全感。

記憶中的畫麵接著一轉。

轉到初中學校,他填完中考誌願後,老師叫他去辦公室,四十多歲的年級主任說話時小心翼翼,試探著說“一中和二中,你是不是多寫了一筆?”

“冇多寫,”他聽見那時候的自己說,“我填的就是二中。”

……

遲曜收回眼,去看手機。

發現關於小兔子摘胡蘿蔔的故事,結局隻有輕描淡寫地一行等雨停了,它們終於摘到了胡蘿蔔,高興地回了家。

“最後雨過天晴,”遲曜聲音很輕,“小兔子看見了彩虹。晚安,膽小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