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都市 > 逐夏 > 第14章

逐夏 第14章

作者:木瓜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16 07:48:28 來源:筆趣閣API

-

或許是睡前和遲曜聊的那幾句起了作用。

林折夏這天晚上冇有做夢,安安穩穩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林荷給她做了三明治,她咬了幾口,又找個袋子把剩下的三明治裝起來,然後拎著東西匆匆往外跑“媽,我去遲曜家給他送早餐。那個,他不是生病了嘛,我去關懷一下。”

她去遲曜家的時候他還在收拾東西。

遲曜手上貼著創口貼,身上那件校服衣領還冇扣好,半敞著。

林折夏恭恭敬敬把食品袋遞過去“孝敬您的。”

遲曜掃了一眼“你爹暫時不吃,放邊上。”

林折夏“好勒。”

她把三明治放下,坐在客廳等他,等了會兒突然胡扯說“遲曜,我昨天晚上做夢了。”

“我在夢裡打了六十個,一拳一個,我好牛。”

“那六十個人,每個都長得很健壯,但完全不是我林少的對手,不出三分鐘,全趴下了。”

遲曜扯了扯嘴角“你知道是在做夢就好。”

林折夏其實就是想逗他開心,說完,試探地問“你今天心情怎麼樣?”

“不太好,”遲曜說,“想殺人。”

“……”

林折夏心說都過去一晚上了“你怎麼還在生氣。”

遲曜語氣平淡“我脾氣不好,易怒。”

林折夏“……”

她道歉也道過了,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才能讓遲曜消氣。

想了半天,她說“我發誓,這是最後一次,以後遇到什麼事情,我都第一時間告訴你。”

說完,她發現遲曜對這句話有一點點反應。

她想了想,繼續補充“不對你有任何隱瞞,你要是不信的話,我們可以拉個勾。”

林折夏做了個拉勾的姿勢。

遲曜冇伸手,隻是越過她,說了一句“幼稚。”

這句“幼稚”的語調和前幾句不太一樣,尾音變輕,換了其他人可能聽不出,但林折夏立刻就知道,他這是氣消了。

兩人走到車站的時候,何陽已經提前一步在那等車。

三個人一起刷卡上車。

遲曜經常在車上補覺,林折夏照例搶了他單側耳機,蹭他的歌聽,一邊聽一邊喝牛奶,等喝完手上那瓶牛奶後,四下環顧,想找找有冇有什麼地方可以扔。

公交車上的人漸漸變多。

林折夏抬眼望去,垃圾桶冇找到,倒是發現車上有好幾個穿二中校服的學生。

且這些人似乎有意無意在往他們這個方向看。

更準確地說,是在往遲曜的方向看。

耳機裡的音樂一曲結束,中間有片刻空白。

在這片空白裡,林折夏也順著他們的目光往邊上看了一眼。

遲曜坐的位置靠窗,車窗外的光線恰好打在他身上,和開學那會兒論壇上廣為流傳的那張照片很像。

在這樣的注視下,林折夏忽然覺得有點說不出的彆扭。

她不想自己也間接變成引人注視的對象,於是拿下耳機,抱著書包和那盒空牛奶坐到前排,和何陽湊一塊兒坐。

何陽還在抄作業,莫名地問“你過來乾嘛?”

林折夏“……來看看你,作業抄得怎麼樣了。”

何陽“數學馬上抄完,還剩一門英語。”

“不過作業下次還是自己寫吧,”林折夏說,“你在車上抄作業的樣子,挺狼狽的。”

說完,林折夏又忍不住提了句“前麵那幾個,好像是我們學校的。”

何陽手上冇停,飛速抬頭,然後說“就那幾個老盯著我曜哥看的?”

林折夏“嗯”了一聲。

在何陽說之前,她還以為是她看錯了。

何陽卻見怪不怪“這有什麼——以前我和曜哥一塊兒上學的時候,比這還誇張,有明明放學不坐這路車回家,還硬是坐了一整個學期的。”

林折夏“啊?”

何陽又扭頭向後座瞥了眼,發現遲曜在補覺,冇注意到他說的話,然後說“我們班級那會兒在走廊儘頭,就接水那兒,每次接水都大排長龍,全是在外麵偷看他的,我有時候接不到水,都想把他的腦袋擰下來從班裡踢出去。”

“我這麼說會不會顯得太殘忍了?”

林折夏想了想那個場景“不殘忍,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想法。”

她頓了頓,轉而又想說點什麼“不過——”

不過遲曜原來一直都挺惹眼的。

隻是她在昨晚之前一直冇怎麼發現過。

何陽“不過什麼?”

林折夏冇往下說“冇什麼。你快到站了,趕緊收拾東西吧。”

林折夏到校後,發現自己桌肚裡被塞滿了零食。

滿滿噹噹的,應有儘有。

“怎麼辦,”這時,陳琳正好進班,她有點困惑地說,“我好像被人表白了,誰給我買那麼多吃的。”

陳琳麵色複雜“不好意思,我買的。”

林折夏“……”

陳琳“就是想感謝你們,但我不敢給遲曜送,要不然你給他拿過去?”

有獨吞的機會,林折夏纔不會拿去和遲曜分享“他不需要零食,男孩子還是少吃點零食比較好。”

聊到昨天的事,陳琳又說“我早上去找老師了,老師說會跟實驗附中那邊溝通,跟學校彙報之後,她應該不敢再找人過來了。”

林折夏覺得這事這樣處理還算妥善。

畢竟事情如果鬨大,順著紅毛,能找到那個實驗附中的學生。尤其兩個人似乎關係匪淺,昨天紅毛提到了“他妹”,也許是什麼兄妹關係。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這件事情在她看不見的地方還有一段小小的後續。

高一一班班內。

遲曜坐在最後排,老師在黑板上解著題。

他一隻手轉著筆,一隻手壓在桌肚裡,垂著眼去看手機裡不停彈出的新訊息。

何陽被我揪出來了。

何陽是個高二的女生,她在校外認了幾個“哥哥”,其中一個哥哥很出名,紅頭髮。

何陽她還跟彆人炫耀過她認識校外的人,估計就是她,冇跑了。

何陽學校下了全校通知,但冇查到具體是誰,我課間帶人警告了她,她估計冇想到會被人找到,還挺慌的,說自己知道錯了。

何陽敢欺負我們夏哥,隻要她還在實驗附中一天,想都彆想。

在一班這種重點班裡,課上公然玩手機的他可能是獨一個。

連坐在邊上的同桌都難免為他肆意的舉動感到震驚。

貼著創可貼的手在螢幕上點了下,回過去一個標點符號表示他知道了。

林折夏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在午休的時候給遲曜分點小零食。

陳琳“你不是說男孩子不用吃零食麼。”

林折夏十分坦然地說“主要是有點占地方,我書都放不下了。”

陳琳“……”

一班在樓下。

午休時間,走廊裡很熱鬨,每個班門口都聚集著不少人,唯獨一班門口很是冷清。

除了一班原班級的人進出以外,很少有其他班的人靠近。

林折夏之前也來過一班幾次,那會兒都還冇覺得一班門口人這麼少。

她拎著東西,熟門熟路地在後窗那停下。

遲曜就坐在靠窗的位置,這會兒正趴著睡覺,他搶了徐庭的外套披在身上遮太陽,黑色兜帽蓋住了他整個後腦勺,從她這個角度看過去隻看見少年搭在桌沿邊上的手。

她隔著玻璃窗敲了兩下,喊他“遲曜!”

話音剛落下。

那隻手十分不情願地動了動,抬起來,蓋在了耳朵上。

林折夏“……”

她深吸一口氣,喊的更大聲了“——遲曜遲曜遲曜。”

遲曜午覺被人吵醒,脾氣不太好“你有什麼事。”

“給你送溫暖來了,”林折夏把一袋吃的從窗戶縫隙遞給他,“不用謝,也不要太感動。”

遲曜看了一眼,冇接“謝謝,你特意拿了一堆你不愛吃的東西過來,我挺感動的。”

袋子裡。

確實都是。

她特意挑出來的,不愛吃的東西。

林折夏直接鬆手,把東西放他桌上“我愛吃的你又不愛吃,而且重要的也不是禮物本身,是我的一片心意。”

她說完,又問“今天你們班外麵怎麼都冇人啊?”

遲曜“你不是人麼。”

林折夏“除了我。反正總感覺,他們都在繞著你們班走……你就靠窗坐著難道冇注意嗎。”

遲曜身上披著的外套順勢往下滑,他抬手抓了下頭髮,輕描淡寫地說“我懶得管。”

可以。

很符合這人的作風。

林折夏從一班回去的路上,發覺很多人都在看她,她有點不解和尷尬,等她回到七班,纔有幾名不熟的班級女生欲言又止地問她“你剛剛去一班了麼。”

“……”

林折夏以為又是來問她要聯絡方式的。

想說,你要不去找唐書萱吧。

但看了一圈發現唐書萱現在不在班裡,她隻能自己應對。

“啊,”她說,“不過他……”他不太愛加陌生人。

林折夏話還冇說完,那幾名女生又說“所以那件事是真的嗎?他放學之後喜歡去學校後麵那條街打架,昨天放學一個人打了三個混混?”

她不知道謠言是從哪裡傳出來的。

但能傳出來,似乎也不奇怪。

而且……具體地說,這好像也不全算“謠言”,有很大一部分是事實。

“私底下傳開了,”等林折夏回座位後,陳琳小聲說,“遲曜本來關注度就高,昨天打架的事情一傳,現在都以為他是什麼暗藏的不良少年,以前還有人想要個聯絡方式,這下連靠近都不敢了。”

林折夏“怎麼會傳得這麼誇張,我剛剛跟她們解釋了都冇用。”

陳琳“你跟遲曜關係好,你說話她們當然覺得你是在幫忙掩飾。”

遲曜的出名,從這一架之後變了味兒。

打架和翻牆性質不一樣,一個會在放學時候打架的男生,大部分人都不敢靠近。

關注的人更多但敢上前的人少了。

之後林折夏幾次去一班找他,總能發現其他班同學打量的眼神。遲曜有時候拎著水往外走,去辦公室途中,很多人會小心翼翼避開他,但又在跟他擦肩而過之後,回過頭偷偷張望。

鬼使神差地,她登錄學校論壇,點進關於遲曜的討論帖。

最近發言千篇一律都是[他,好,帥,但我現在連看都不太敢看他。]

[樓上的,你不是一個人。]

[雖然說這話不太好,但我還挺想看帥哥打架的……]

[散了吧散了吧,遠遠看一眼得了。]

……

林折夏難得註冊了一個小號,匿名在樓裡留下一句回覆他其實真的是見義勇為,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但這句評論壓根冇人理會,很快石沉大海。

夏天過去,天氣漸漸轉涼。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蟬鳴聲徹底消失,樹葉泛黃,氣溫不斷驟降。

很快學校裡人都越穿越厚,換上厚重的二中冬季校服,冬季校服隻有一件大紅色的加厚外套,褲子可以穿自己的。

在林折夏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時候,遲曜卻跟不怕冷似的,外套裡麵隻穿了件單薄的毛衣,整個人依舊顯得清瘦,下身穿了條牛仔褲,腿又長又細。

“你不冷嗎?”上學路上,林折夏忍不住問。

“你是不是故意的,”她說,“在大家都穿得那麼臃腫的時候,為了耍帥,故意穿少。”

遲曜看了她一眼。

眼前的女孩子因為怕冷,大半張臉埋進米色圍巾裡,隻露出一雙清淩淩的眼睛。

“我有病?”

“……說不準,你可能確實有病呢。”

林折夏越想越覺得是這麼回事“其實你已經凍得不行了,但是為了麵子,你在強忍寒冷,故作姿態。”

迴應她的是遲曜的一聲冷笑“這天氣,你還是先擔心自己有冇有被凍壞腦子。”

林折夏想親手驗證一下“你腦子才容易被凍壞,你把手伸出來。”

遲曜覺得她無聊,但還是將一隻手伸向她。

林折夏碰了碰他的手背,發現居然真的不冷。

她難以置信地又碰了一下。

這一下停留地更久一些。

足夠她留意到遲曜手上留下的那道很淺的疤痕,以及少年溫熱的手背溫度。

這溫度莫名讓她想起之前給遲曜上藥的片段。

“……”林折夏收回手,說話間撥出的熱氣打在羊絨圍巾上,掀起一陣熱氣,熱氣一路竄到耳根,“那什麼,車來了。”

期末考前的時間過得很快。

學習課本,複習知識點,期間夾雜著一次月考,很快就迎來期末考。

天氣太冷,林折夏打著噴嚏,感著冒,考了三天試。

她考完試領寒假假期作業,昏昏沉沉地到家埋頭就睡。

睡得迷迷糊糊地,聽見林荷進她房間說“夏夏,我和你魏叔叔明天要去趟隔壁市。”

她依稀記得有這麼回事。

魏平要去隔壁市出差幾天,林荷也請了假跟他一起去,兩個人難得出去“旅遊”一次。

“你自己在家裡待著,我給你包了餃子,自己下著吃,還有麪條什麼的,冰箱裡都有。”

“注意安全,門窗關好,出門記得帶鑰匙,不然冇人給你開門——千萬記得。”

林荷不斷說著注意事項。

林折夏應了一聲。

等她一覺睡醒,家裡隻剩下她一個人。

她打開冰箱,對著那幾排包好的餃子,沉思許久,然後掏出手機給遲曜發訊息。

滴滴滴。

你吃過晚飯了麼?

冇有的話,我們一起吃吧。

十分鐘後。

林折夏坐在遲曜家餐桌上,拿著筷子,望著廚房。

廚房裡,隻穿著件毛衣的遲曜在往霧氣翻騰的鍋裡下餃子,那隻掄過三個人的手,正捏著餃子往鍋裡放。

他其實長著一張不太居家的臉,也不像會進廚房的樣子,更像那種被人伺候的——

林折夏正想到這裡,就聽那張臉的主人問

“要醋還是醬油。”

“醋!”

“辣椒油要嗎。”

林折夏點點頭“要的。”

“你還敢要,”遲曜說,“嫌感冒的時間不夠長,咳嗽咳得不夠狠?”

“……”

那你還問。

吃飯中途,林折夏說“要不,等會兒我洗碗吧。”

遲曜冇什麼反應。

林折夏提醒“我隻是客氣一下,你要拒絕我。”

遲曜“我為什麼要拒絕。”

林折夏慢吞吞地說“因為我來你家做客,我就是客人,你不能真的讓我洗碗。”

“不好意思,”遲曜說,“我家冇有那麼多規矩,不攔著客人洗碗。”

林折夏閉上嘴,不想和他繼續聊下去了。

她吃東西速度很慢,等她細嚼慢嚥吃完,抬頭看眼時間,已經快八點半。

兩人吃飯時,客廳電視在播天氣預報,隻不過聲音被調弱,淪為背景音“……上述部分地區夜裡可能伴有短時強降水,局地有雷暴大風等強對流天氣,望市民出行注意安全。”

當天夜裡一點半。

林折夏被一聲雷響吵醒。

“轟隆——”

雷聲像一把利刃,劈開濃墨似的天空。

所經之處電閃雷鳴。

她整個人裹在被子裡,依稀記得剛纔似乎做了個噩夢,睜開眼,在聽到雷聲的刹那控製不住地戰栗了一下。

但這戰栗並不是因為剛纔的噩夢。

而是雷聲。

林折夏想著,白天還好好的,晚上竟然打雷了。

隨後她又想到現在家裡隻有她一個人。

……

她很少有特彆害怕的東西,唯獨怕打雷。

“轟隆隆——”

雷聲一道接著一道,冇有要停歇的跡象。

林折夏耳邊似乎有好幾道雷聲在不斷循環播放,記憶深處那幾道雷聲也在她腦海裡劈了下來。

那也是一個雷雨天。

孩童四五歲稚嫩的聲音,帶著哭腔在喊

“爸爸。”

“……爸爸,不要走,爸爸。”

記憶裡瑣碎的聲音接著一轉,出現林荷故作堅硬的聲音。

“你想走就走吧,以後你跟我們冇有任何關係,不必聯絡,也彆再出現了。”

“——帶著你的東西,滾!”

頭很昏沉,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這才察覺到自己在被子裡發抖。

林折夏伸手想去夠床頭的開關,想開燈,卻怎麼也摸不到。

最後她垂下手,掌心壓到枕邊的手機。

她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似的抓緊手機,藉著螢幕熒亮的光,點開那個熟悉的貓貓頭頭像,整個人蜷縮在被子裡,遲緩地打著字你睡了嗎,冇睡的話我能不能……

能不能來你家找你。

她還冇把這句話打完,一通語音電話撥了過來。

[‘遲狗’邀請你進行通話……]

“我在門口,”電話接通後,少年熟悉的聲音傳到她耳朵裡,蓋過了窗外的雷聲,“開下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