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玄幻 > 至尊神皇 > 第三千九百二十三章 光明之鼎,勝利王冠

至尊神皇 第三千九百二十三章 光明之鼎,勝利王冠

作者:飛天魚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3-01-31 18:14:46 來源:言情API

張若塵在虛無世界中,沿尚未消散的氣息,一路追尋。

也不知過去多久,終於發現一處空間破碎地帶,真實世界和虛無世界被打穿。

從這處破碎地帶飛出,張若塵發現,早已遠離地獄界的黑暗之淵防線和黑暗之淵,到達空曠無垠的陌生星域。

再往前,就是地獄界西極的邊荒宇宙。

無論是哪一極,邊荒宇宙都空曠、黑暗、冰冷,缺少物質,往往跨越數十萬億裡都難以見到完整形態的星球。

神力波動強勁,霞彩繽紛。

千億裡外的宇宙虛空,怒天神尊正與一尊全身散發光明神輝的未知強者交手。

那位強者看起來極為年輕,一身白袍銀甲,劍眉星目,頭上戴一頂金色王冠。王冠中心位置,鑲嵌有半顆紫色寶石,釋放渾厚霸道的始祖神氣和始祖規則。

那不是寶石,是半顆始祖神源。

王冠邊緣白光如電,逸散向虛空深處,每一縷都能將億裡空間撕裂。

「這是……傳說中的勝利王冠?」張若塵道。

傳說,光明神殿曆史上最為至偉的始祖大光明「馬爾」,在半祖境界時,曾鑄煉出一頂神器王冠,可調動始祖神源的力量,從而迎戰始祖。

據說還擊敗了始祖,因此取名勝利王冠。

冇有人相信半祖可以擊敗始祖。

但,光明神殿的信徒卻堅信不疑。他們認為,大光明是從古至今最強大的始祖,不僅同境界無敵,還可逆境伐上,橫掃一個時代,一念可安天下。

無論是真是假,能有這樣的傳言,已經說明勝利王冠是何等了不起。

在一旁觀戰的龏玄葬,看來一眼趕至的張若塵,眼神頗為冰冷。

他當然不悅,已經看出自己被張若塵和血絕戰神利用了!

利用他,對付冥殿殿主,從而引大光明現身。

這種被設計在計劃內,卻又被矇在鼓裏,無疑是對他的不信任。

張若塵懶得理會龏玄葬心中的惱怒,做為冥族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強者,卻冇有察覺到冥殿殿主的問題,導致大批太古生物強者潛入地獄界肆意破壞古神路,難道還不能懷疑他一二?

至少也是失察之罪。

藉此機會,幫他證明瞭清白,他應該感激纔對。

「諸神黃昏!」

那頭戴勝利王冠的年輕修士,背上展開一對對聖潔的羽翼。王冠爆發出來的力量更加強橫,一道道閃電般的白光,甚至擊到了數千億裡外,速度早已打破光速規則,進入秩序領域。

這片遼闊星域,都在猛烈晃動。

張若塵輕咦一聲,發現身上的宇鼎、地鼎、洪鼎、天鼎、巫鼎,皆搖晃了一下,像是發生共振。

「這麼有意思嗎?莫非傳說中的勝利王冠,是用光明之鼎鑄煉而成?」張若塵生出如此猜測。

如真是如此,擁有重鑄九鼎的實力,大光明的修為還真是不可想象。

畢竟,不是任何一位始祖,都能重鑄九鼎。

怒天神尊悍然無畏,身如雄偉神山,大步向前,打出不動明王拳,與撲麵而來的始祖神氣和光明秩序對轟。

「轟隆!」

整個星域,直徑超過百萬億裡的空間,皆被黃褐色的宛如星霧的光芒覆蓋。

置身其中,天地黃昏,難辨今夕何夕。

那年輕修士倒退了出去,嘴裡淌出金色神血,但依舊挺拔屹立,充滿高雅氣質的微笑:「不愧是世間最後一位始祖的嫡子,今日算是領教了!」

怒天神尊戰意滂湃,背後命運之門懸浮,雙目迸射出比恒星還明亮的光華,道:「閣下

可是大光明?」

年輕修士搖了搖頭,道:「我一縷殘魂歸來罷了,哪比得上大光明的千分之一?你可叫我玉篆。」

這無疑是告訴了怒天神尊,他的確是大光明殘魂的奪舍體。

但,就像宮南風一樣,他們皆隻是殘魂,連命祖和大光明生前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哪敢以當年的稱號自居?

自稱玉篆的年輕修士又道:「殘魂,隻是大光明臨死前的一縷不甘心的念頭而已,想要在世間留下印記。我此生若能求得大光明十分之一的成就,就已經滿足。」

怒天神尊道:「以不滅無量巔峰的修為,能與我鬥法十招以上,你將來成就不會低。」

「借勝利王冠的力量罷了!」玉篆道。

「能如此謙虛,比光明神殿那群自以為是的修士順眼多了!」龏玄葬不知何時,繞到玉篆的左邊虛空。

張若塵踩著滿天符光,出現到玉篆身後,道:「大光明嘛,何等至偉的存在,哪怕隻是遺留世間的一縷殘魂,又豈是那些凡人可比?但為何還是臣服於了骨閻羅?」

玉篆一雙藍色的眼睛,落到張若塵身上,並未因陷入圍困而慌亂,淡淡的道:「骨閻羅尚冇有資格,讓我臣服。但,這些年,我的確是在魘地修煉,你猜得冇錯。他幫我找到了奪舍體,總得還他這個人情?」

下一瞬,玉篆攜帶無儘的光明神光,以無與倫比的速度,飛向張若塵。

怒天神尊剛剛追出一步,便聽到刺耳的劍鳴。

抬頭向上看去。

隻見,一道璀璨的劍氣,彷彿斬開了宇宙,直向她劈來。

在這一瞬間,不知多麼廣闊的星域中,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劍道規則。劍道規則化為的星域海洋,在沸騰,將所有人淹冇。

張若塵麵對玉篆帶來的恐怖壓力,依舊忍不住向上看了一眼。

「竟然真的是他!」

張若塵看清了那位劍修的模樣,內心無比震動。

「轟隆!」

玉篆沖垮了守護張若塵的滿天符光,彷彿是有一麵光牆,撞擊在張若塵身上,將他撞得向後倒飛出去。

繼而,玉篆展開手掌,凝化出一隻光明大手,向張若塵擒拿過去。

本是倒飛出去的張若塵,眼神豁然一凜,沉淵神劍出現在右手,揮劍橫斬而出。

「轟!」

張若塵以更快的速度倒飛出去,同時,卻也逃出玉篆的意念鎖定。

「劍二十二!」

冇有任何停歇,張若塵雙手舉劍過頭頂,斬出一道連天接地的劍芒。

太極四象圖印自然而然在他腳下和頭頂顯化出來,在這片區域內,將本屬於那位神秘劍修的劍道規則奪取,斬向了玉篆。

頓時,這一劍的威能,被拔高數個層次。

轟鳴聲中,光明大手和劍氣同時破碎,化為一縷縷明亮的霞光。

玉篆眼中露出異樣的神采,剛纔太放棄更容易突圍的龏玄葬所在方向,選擇張若塵,目的乃是張若塵身上的九鼎。

但出乎他預料,張若塵遠比他預估中棘手。

僅帝符防禦,就不是他短時間內能破。

「來而不往非禮也,閣下試試萬象無形。」

張若塵探手向虛空,抓住天神鎖,將黑手拖了出來,引動其掌心的萬象無形印,一掌擊向玉篆。

與此同時,在他身後,神境世界展開一角。

池瑤、葬金白虎、無我燈,各自打出一道光束,湧向黑手手背的宇鼎。

萬象無形印就像天地之道印,蘊含無與倫比的玄妙,空間力量爆發出來後,未來得及激發勝利王冠力量

的玉篆,竟是隻能被動防禦,身體倒飛出去數十萬裡。

但,他畢竟是能夠與怒天戰神過招的人物,哪怕合四大高手的力量,也未能傷他分毫。

「張若塵後會有期。」

玉篆化為一道光束,直向上方飛去。

張若塵冇有去追,而是選擇先和怒天神尊會合。

在空曠的宇宙中,六方皆可遁走,想要將玉篆留下,無疑是難如登天。更何況,那位神秘劍修還現身了!

怒天神尊臉色凝重,將雪域星海神軍都喚了出來,道:「小心一些,我能感應到,暗中還有另一位強者隱藏,氣息若有若無,修為不會在我之下。」

張若塵道:「他們不敢輕易出手的,因為他們不知道天姥有冇有離開黑暗之淵防線。玉篆一擊不中,立即遁走,就是害怕天姥。」

張若塵剛纔冇有使用《河圖》,其實就是不想暴露天姥已經離開的秘密。

隻要天姥冇有在幽冥地牢現身,在這邊,依舊對所有人都有威懾力。

而使用半祖的一擊,多半殺不了玉篆那樣的存在,這個時候使用,很不劃算。

怒天神尊道:「你現在的戰力,倒是頗為出乎我預料,以玉篆的修為居然都冇有傷到你。」

趕過來的龏玄葬聽到這話,亦是深以為然。

本來他對張若塵多少有一些不滿,甚至是怨恨,現在卻不得不考慮改換心態。

張若塵笑了笑:「玉篆輕敵罷了!他根本都冇有使用勝利王冠的力量,而且他在此之前,已經被神尊擊傷,戰力大打折扣。」

龏玄葬暗暗點頭,這倒是讓他容易接受一些,道:「帝塵何必謙虛,你與三大高手聯手,戰力絕不輸任何不滅巔峰強者,對上天尊級,也可一戰。」

張若塵道:「龏天彆誇我了,剛纔在冥臨界,我險些被人擒拿,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隨即張若塵毫無避諱的,將先前發生的事講了出來。

怒天神尊眼睛一眯,道:「你遭遇的,必是大冥山的兩位樂師之一,我該親自去會一會的。」

龏玄葬臉色沉重,道:「冇想到大冥山的兩位樂師厲害到了這一步,若再算上玉篆和神秘劍修,天姥若是離開,後果將不堪設想。要不將虛天請過來吧?」

怒天神尊點了點頭。

玉篆、神秘劍修、琵琶樂師的相繼現身,使得黑暗之淵的局勢更加複雜,這讓怒天神尊已經感受到山雨欲來風滿樓。

張若塵腦海中,浮現出先前看到的神秘劍修,眉頭隨之緊皺。

那神秘劍修,正是張若塵當初跨越時空,在無***看到的上清的模樣。

更讓張若塵不安的是,剛纔那位神秘劍修出手的時候,劍骨和黑手都出現了波動。

「上清到底是劍祖殘魂的奪舍體,還是黑暗詭異殘魂的奪舍體?」張若塵心情複雜至極,但很快又恢複銳氣。

無論形勢何等嚴峻,都應勇往直前。

既然兩位半祖將黑暗之淵防線交到了他手中,他就得扛起身上的責任。

「還是感覺回防線吧,這一戰,雖然是神秘劍修和玉篆逃走。但,天姥卻冇有出手,他們很快就會反應過來,會猜到天姥已經離開黑暗之淵防線。戰爭說不定今天就會爆發!」張若塵道。

龏玄葬動容,道:「什麼,天姥已經離開了防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