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武俠 > 斬儘人世妖 > 第2章

斬儘人世妖 第2章

作者:許柳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2-09-29 07:54:45 來源:番茄

夜巡府,廳堂內。

見到兩人無恙李燕懸在心中的一顆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看著二哥心有餘悸的神情,忍不住開口問到底發生了什麼。

許柳也看向二哥,想要弄清楚小豐到底什麼人,為何讓二哥如此緊張。

二哥整理心情,緩緩開口道“今夜吹來一股大霧,我與許柳兄弟深陷迷霧中隻能看到彼此,就連街道兩邊的店鋪都看不見。於是我心想著走快點,快些完成任務,突然我察覺到旁邊冇有了動靜,連忙察看卻發現許柳兄弟不見了。”

說到這裡,二哥露出慚愧之色,他繼續說道“我回去尋找,一直來到城門處也冇見到許柳,我怕出什麼意外,在附近搜尋,終於在南街看到了他,身旁還有一個小孩。”

當二哥嘴中說出現一個小孩的時候,耐心聽講的李燕不由麵色微變,但是冇有打斷,等待二哥講完。

“看到許柳兄弟和小孩在一起的時候,我很是震驚,但顧不上那麼多衝上去把許柳拉了回來,小孩看了眼我們進入了房子內,我跟許柳兄弟才平安回到了這裡。”

許柳點頭,但是心中有疑惑,小豐明明是一個看著約莫**歲的小孩,可二哥看到他如看到了什麼危險生物一樣。

二哥看破了許柳的想法,開口道“那個小男孩就是城中所傳鬨鬼事件之一的主角。”

許柳聞言震驚,試探道“那個嚇死自己爺爺的孫子?”

二哥點頭肯定,“此子太過詭異,麵相古怪,一雙眼睛是純黑色的,是大凶之物。”

二哥拿起隨身攜帶的菸鬥點燃抽了一口,白煙縈繞使他的臉龐若隱若現,他緩緩開口吐出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

“此子的爺爺是我的三叔,一個多月前三叔找到我,他麵色慌張氣色很差,他拉著我說他孫子要殺死他,當時我覺得荒誕,哪有孫子殺自己爺爺的。但是他卻一臉篤定,說每夜一覺醒來都看到他孫子趴在臉上直直的盯著他,那雙漆黑不帶感情的瞳孔讓他不寒而栗。”

剛剛還被小豐樣貌嚇了一跳的許柳,能夠想象到當時的畫麵有多滲人。

“三叔越說越激動,說什麼小豐要帶他下地獄和小豐爸媽團聚,讓三叔上吊自儘。我去了看過幾次,但那時候的小豐除了長得有些嚇人性格還是很乖的,我便覺得是三叔年紀大了腦子胡思亂想,於是很少去了,直到三叔死了我才後悔冇聽信他的話。”

大家都沉默了,其中一個隊員問道“隻是這麼簡單的話,二哥不至於這麼害怕吧?”

二哥緩了緩,道“可是小豐他半個月前...........”

“可能是二弟見到小豐就想起了自己已故的三叔吧。”李燕的聲音打斷了二哥。

李燕突然插話,讓二哥不由看向他,李燕神色坦然與他對視,很是沉穩,讓人有種在他身邊就會安心的感覺。

二哥神情一滯,抽了口煙道“大哥說的對,現在我還能夢到三叔指著我鼻子罵,看到小豐便不由自主想到他了。”

一個隊友打了個哈哈,道“冇想到二哥的膽子這麼小。”

幾人起鬨讓氣氛不再沉重,不過卻有些微妙。

鬨了一番之後,李燕揮手,道“今天迷霧太大,寅時不再夜巡了,你們好生休息吧。”

幾人聞言後懶洋洋的躺坐在椅子上扯起了犢子。

李燕看了一會兒書又合上,散步到院子中,眺望天空發現霧更加濃了,彷彿讓人身處一個白色的世界。

後方傳來響動,二哥拿著菸鬥走來與李燕並肩站著,他頓了頓開口道“大哥為什麼不讓我說,其實小豐他半月前已經.....已經死了。”

李燕眉頭緊皺,道“小豐半月前死了,那你和許柳今天見得就是鬼,你說出去,他們不信。”

二哥想要開口反駁,李燕接著說“如今城中人心惶惶,任何風吹草動的動靜都會驚起一群人。而我們的存在就是安撫這些猶如驚弓之鳥的人,倘若我們自己都怕了,那城中就亂成一團糟了,城主大怒,我們全都會被砍了頭。”

“可是....我們自個兄弟的命也是命啊。”二哥忍不住說道。

“夜中出現大霧最為危險,其他時候不會有大恐怖,以後大霧天氣不再出巡,便可以保證我們自身的安全。”

二哥還想說什麼,被李燕打斷“你進屋吧,我們兩個都出來他們會多想的,寅時我自己去夜巡敲鑼。”

二哥看著神情堅定的李燕,轉身回屋不再多說,他瞭解大哥,下了決定以後彆人很難改變他的主意,這種人很自信,並且自律的可怕。

一夜過去,天邊泛起亮光,夜巡隊一天的任務就結束了,幾人卸下裝備各自打招呼離開了這裡。

“許柳,你過來。”許柳扭過頭,發現李燕在向他招手,於是走了過去。

李燕從腰間拿出一個鑰匙,看著許柳露出笑容說道“這是東街372號房子的鑰匙,以後你住著,我讓老二去牽了一個馬車來,把令母和家當都帶回來。”

許柳接過鑰匙,雙手抱拳,對李燕認真的表達了謝意。

李燕扶起他,哈哈笑道“以後都是兄弟,這麼客氣太生疏了。”

這時,二哥駕著一個馬車來到門口,吆喝一聲“小柳,出發了。”

許柳再次謝過,李燕揮手笑道“速去速回,晚上我請大家吃飯,彆趕不上飯了。”

許柳應聲,然後登上馬車,二哥揚起馬鞭,“駕!”馬車朝著城外出發。

有了馬車代步,省了一大半的時間,很快兩人到達了許家村。

兩人小心的把許母抬上馬車挑了一個柔軟的地方,然後將一些家當帶上。

二哥擦了一把汗說道“新房子裡麵有床和做飯的傢夥,帶些衣裳和重要的東西就行。”

最後馬車還是被塞得滿滿噹噹的,許柳將院門鎖死後也坐上了馬車。

門外站著一些許家村民觀望,看著許柳離開,紛紛開口。

“小柳出息了,搬到城裡住了。”

“是啊,他娘跟著他可享福了...”

“我家大牛跟小柳從小玩到大,人家都搬到城裡了,大牛卻還在種地呢........”

東街372號是許柳和二哥所巡邏的區域,不過位置在小衚衕裡,衚衕有些窄馬車又過不去,兩人隻好一趟一趟的搬。

推開大門,院中落滿了樹葉,不過牆麵還是比較整潔的,隻要好好打掃一下肯定要比許家村那個小破屋強得多了。

所有都安置好,已經正值中午了,二哥已經離開了,許柳原本挽留他在這吃飯,二哥執意要走,說讓他好好休息,晚上隊長請客一定要去。

簡單做了一頓飯餵過許母,許母讓許柳把他抱到院子中,許母也不困坐在躺椅上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坐在陽光下的許母笑道“柳兒,不用這麼盯著我,累了一夜了你去屋裡休息,我想進屋了就喊你。”

許柳隻好進屋,他確實有些困,其實夜晚除了出門巡邏的那幾個時辰,在府內也是可以休息的,不過這是許柳第一次上崗還有些不適應。

躺在床上頭有些沉重,隻一會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睡夢中,許柳感覺到臉上有些異樣,用手去抓好像有幾縷頭髮,忙睜開眼。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近在咫尺的人臉,一雙漆黑冇有絲毫感情的眼睛,還有嘴角詭異的微笑。

許柳呼吸急促,心臟砰砰的跳動,他猛地坐起身來,眨眼間卻發現身前什麼都冇有。

幸好是幻覺,許柳大口喘息,過了一會才平複,他忍不住自嘲“看來我是被嚇破膽了。”

他想要躺在床上再休息一會,扭頭看到身後的景象,頓時渾身雞皮疙瘩起立,一股寒意衝向腦門。

許柳身後赫然躺著一個自己!

我..我死了?

許柳心中驚天駭浪,他看著靜靜躺在床上猶如陷入沉睡的另一個自己,心情不能鎮定下來。

突然,他發現床上的自己居然發出微弱的綠光,許柳一怔,因為這發出的綠光跟那晚小豐送給他珠子所發出的光一樣!

不過那時候,珠子在他的手掌中憑空消失了,現在的許柳就好像個靈魂體一般,審視著自己,他有種直覺,那顆神秘的珠子就在自己的體內。

果然還是小豐害死了自己嗎?許柳有些惆悵,他放心不下孃親,他還有執念。

他走到房門處開門,手卻直接從房門裡穿了過去,許柳苦笑一聲,穿梭房門來到許母旁邊。

許母躺在暖陽下,舒服的眯著雙眼,嘴還中時不時含糊不清的嘟囔一句,許柳靜靜的站在旁邊,想要最後陪陪孃親。

許母似有所感,抬起頭,渾濁的眼睛看向許柳所在的位置,許柳落淚,伸手摸向孃親的臉卻什麼也摸不到。

“砰砰砰!”敲門聲響起,門外傳來二哥的聲音“小柳!大哥喊兄弟們聚餐!”

“嗡!”許柳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吸力,身體便如一張紙般被吸進了屋內,強烈的失重感讓他睜開眼,渾身冒出冷汗。

“我又活了?”許柳驚喜,他坐起身看著恢複正常的手臂,連忙走下床,猛地回頭也冇有看到另一個自己。

他快步走到房門,猶豫了一番閉著眼直接撞上去,砰一聲差點把他腦袋撞破了,許柳顧不上疼痛,心中欣喜萬分,他還活著!

許柳激動地來到院子,隻見二哥也走了進來,看到他的樣子,二哥忍不住調笑道“見到二哥這麼激動?腦門都磕著了。”

許柳有些臉紅,道“二哥稍等,我還得給娘做飯。”

二哥聞言,揚了揚手中的燒雞和包子,道“我買了些吃的,你讓伯母先吃。”

許柳忙擺手錶示不用,二哥強行塞到他手上,怒道“自家兄弟客氣什麼。”

許柳心中一暖,隻好接過,他扶起孃親,待孃親吃飽之後又將她抱到床上。

然後跟許母說一聲之後,跟著二哥離開了家門。

二哥帶路,許柳在後麵跟著,兩人走到一個氣派的酒樓前,上麵牌匾寫著神仙居。

一進門,就看見站著兩排侍女,雖是侍女但比外麵大多女子的姿色都要好。

一個麵容姣好的侍女移步,行了一禮道“兩位客人是夜巡隊的老爺吧,請隨我來。”

說完他領著二人上樓,許柳左看看右看看一副鄉巴佬進城的畫麵。

大堂內設有噴泉,噴泉裡有一座假山,上麵有奇鳥歇息,還有一些散養的孔雀在噴泉附近散步,一襲白衣的侍女行走在水霧中,猶如仙女般一塵不染。

他由心感歎,簡直壕無人性。

侍女帶著兩人進入一個雅間後便告退了,雅間內李燕眾人已經入座,每人旁邊還有青衣女子斟酒,這些青衣女子的容貌和氣質比白衣侍女更為出眾。

李燕揮手招呼兩人入座,又有兩個青衣女子陪在許柳和二哥的身旁,二哥哈哈一笑便摟住身旁青衣女子的腰肢。

李燕笑道“許柳兄弟,屬你來的最遲,理應罰一杯。”

“大哥說的是,不過我從未喝過酒...”許柳站起身來,身旁青衣女子也跟著站起,端起酒杯喂到許柳嘴邊,青衣女子雙眸中秋波流轉,許柳鬼使神差的一仰頭喝了下去。

這是他第一次喝酒,烈酒衝過喉嚨,辣的他劇烈咳了幾下。

眾人鼓掌起鬨,“許柳兄弟就是爽快!”

許柳坐下,青衣女子拿出手帕擦拭他嘴角咳出的酒,隻覺得一股清香撲鼻,忍不住多吸了幾口,許柳凜然,心中暗道怪不得書上說女人是小妖精,連忙推開她的手保持距離。

青衣女子看著他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忍不住捂嘴偷笑。

許柳餘光再次忍不住去看身旁的青衣女子,又連忙收回目光。

“妖精!”

李燕站起身舉杯,道“我們夜巡隊因為職務環境,很少有新人加入,如今新添一員,應該高興!”

眾人起身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李燕吩咐一聲,一個個侍女端著佳肴走來,眾人胡吃海喝,氣氛火熱起來。

又有青衣女子離開座位,有的拿著琴彈奏,有的跟隨旋律翩翩起舞,簡直是人間仙境。

酒喝的儘興,肚子也撐了,二哥嘿嘿笑道“兄弟們,我就先撤了。”

說完就摟著一個青衣女子走出門外,其他幾人見狀也紛紛說吃飽了,都摟著青衣女子上樓去,就連李燕也不例外跟著上樓。

這時,二哥去而複返,對喝的暈乎乎的許柳擠眉弄眼,“兄弟,你也該休息了。”

醉醺醺的許柳聞言一怔,含糊不清的嘟囔道“是該休息了。”

二哥哈哈大笑,拍了拍許柳的肩膀離去。

隨後,青衣女子將許柳帶上樓進入其中一所房間休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