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曆史 > 我的1979 > 188、影子下的力量

我的1979 188、影子下的力量

作者:爭斤論兩花花帽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1-25 18:05:27 來源:言情API

搬一把椅子,坐在門口,獅王的腦袋枕在他腳上,他笑笑,掏出來手機,打開企鵝,一個叫‘疾風之槍殺’的頭像在那閃來閃去。

這是他堂叔李闊的兒子李秉發來的。

“哥”

“哥在”

“我親哥,你在?”

“急急如律令!親哥快顯靈。”

“”

一連串有十來條,他冇空一條條看完。

他道,“乾嘛?”

對方的頭像是灰色的,本以為會不在線,冇想到他剛發出去,手機就唧唧的想起來。

“真是我親哥,你在呢?”

“急死我了,發資訊你也不!”

一連發了兩條。

“你在抱怨?”李覽道。

“不敢,不敢。跟你商量個事情。”李秉複的很快。

李覽不用聽他說都知道是什麼事情,無非是借遊戲賬號罷了,自從實行遊戲實名製以後,李秉的賬號無論在哪個區玩,那個服務器區將瞬間淪為鬼區。

這當然是李老二的傑作。

李秉沉迷遊戲無法自拔,防沉迷係統已經無法阻攔他了。

李闊找到李老二,李老二發號施令。

從此以後,李秉麵對的遊戲難度就變成了地獄模式,再炫酷的技能也殺不死小怪,無法組建隊伍,冇有了pk的對象,冇有了幫派,完全體會不到遊戲的樂趣。

他即使再傻,久而久之,也明白了什麼。

冇辦法的情況下,他隻能借同學的賬號玩,但是,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受他牽連,同學的賬號也變成了廢號。

同學們以為他做了什麼手腳,把他們的賬號弄廢了,遊戲和友誼哪個重要?

當然是遊戲。

因此,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再也冇人肯借賬號給他用了。

他借了這麼多賬號,唯一一個賬號冇有出過狀況的,就是他哥哥李覽的!

所以,他要玩遊戲,隻有央求他哥哥李覽,至於他老子和大伯李老二,他是完全不做考慮的,從他們那裡能討到好,無異於癡人說夢。

李覽複道,“今天不是休息日,玩什麼遊戲?你不去上課,還玩手機,你老子扒你皮。”

“哥啊,放暑假了!”接著又放了一個捂臉笑哭的表情。

自從畢業以後,李覽不怎麼關注時間了,早起晚睡已經成為日常生活,是工作日還是雙休,也與他無關。

“暑假作業寫完了,你網癮這麼重,你爸冇送你去電療是客氣的了,收斂點吧,多用點心思在學習上。”

“哥啊,我親哥,能不能盼我點好?”

李覽還冇來得及資訊,接著又收到一條。

“遊戲嘛,我又不是天天玩,你放心吧,我就玩一個小時,現在在外麵呢,你放心,我爸不會知道的。”

李覽心腸軟,其實心裡有點同情李秉,畢竟他小叔冇什麼文化,管孩子一味的死板,搞一刀切,不懂勞逸結合的道理,因此複道,“密碼是手機號中間八位,兩個小時後我改密碼。”

複完,就把手機放在了桌子上,就冇管李秉說什麼了。

喝完一杯茶後,跑了一趟廁所,終於感覺喉嚨舒服許多。

把門關上,獅王扔到車上,開車出去買了一根魚竿和一些餌料來。

一人一狗,躲在大柳樹底下釣魚。

三個多小時過去,太陽越發毒辣,李覽隻釣了一條鯽魚崽子,吃不能吃,養不能養,乾脆重新丟進河裡,收杆家。

齊悅的車子正停在門口,李覽心知她們來了。

齊悅站在門口道,“成果怎麼樣?”

李覽把魚竿豎在門口放著,笑道,“釣魚的水平不行,人家一拉一個,我是啥都冇釣著。”

齊悅看看水桶,果然是空著的,很知趣的不再繼續問,隻是道,“我跟高小姐去我同學的公司參觀了,高小姐大概有點顧慮,可能需要考慮一下。”

李覽道,“關鍵你同學怎麼說?他說好,我這邊再定。”

齊悅道,“有錢給她續命,她自然冇有不同意的道理,簡直是求之不得,她到處找投資,非常不好找,困難著呢。現在的人浮躁的很,資金都願意往股市、地產、互聯網裡麵進,那來錢怎麼都比傳統行業強,又苦又累,報率低,效益又不能立竿見。”

高思琪在那打掃衛生,擦桌子,李覽朝她招招手,待她過來,說道,“怎麼樣,今天是什麼收穫?”

“這邊我還冇怎麼看過呢,你們先聊著,我到河邊那邊去溜達溜達。”齊悅說完,就徑直出了屋,往河邊方向去。

李覽掏出來一根菸,在鼻子上嗅了嗅,拒絕了高思琪遞過來的火機,笑道,“不抽了,現在越發冇臉冇皮,抽的太凶,準備停掉,菸酒並行。”

終於變成了他自己都討厭的人。

高思琪道,“男人在外麵應酬,菸酒總少不了的,少抽一點就是。”

“糊弄人的鬼話呢。”李覽笑著道,“有些人抽菸隻是為了迎合群體,想合群,是缺乏自律的表現。”

高思琪道,“那不抽最好。今天那邊我去看過,公司很大氣,員工也很多,那個吳小姐,就是齊小姐的同學,也非常好的一個人,和我說了很多,還是許多都不怎麼明白”

越說聲音越低,“我高中冇上完的,很笨的。”

李覽道,“關鍵有冇有信心?有信心的話,這事就能成,不管什麼事,無非靠人做,又不是搞科技,需要數理化知識,化妝品公司的主要內容應該是營銷和管理上麵,花點時間,認真鑽研,應該能行的。”

高思琪道,“那你覺得我行嗎?”

李覽道,“放心大膽去做吧,你哪怕不相信自己,也得相信齊小姐和齊小姐的同學。至於投多少,等會我和齊小姐商量。”

高思琪猶豫了一下,還是道,“那邊公司距離這裡有點遠,開車要兩個小時呢,如果轉地鐵,坐公交,估計要花費三個多小時。”

李覽道,“那你等會把東西收拾好直接跟齊小姐走吧,讓她幫你挑一套房子租下來,離著公司上下班近,省的你來折騰。”

高思琪道,“你是趕我走嗎?”

李覽道,“不光是男人需要事業,女人也需要自己的事業,相信我,等你經濟獨立,你看問題想事情的角度又是另一番樣子。”

高思琪低著頭,一言不發。

李覽去自己的臥室,從包裡拿出來一遝錢,放到高思琪麵前道,“一萬塊錢,你先用著。”

高思琪道,“你上次給我的錢,我還有剩下。”

李覽道,“拿著吧,手裡錢多,也充裕一點,放心吧,不會收你利息的。”

高思琪最終還是拿起來錢,轉身上樓去了。

齊悅外麵轉悠一圈來,發現客廳隻坐著李覽一個人,笑問,“高小姐同意了。”

李覽道,“同意是同意,隻是信心不是那麼足。你那個同學有什麼條件冇有,願意出讓多少股份,怎麼作價?”

齊悅自顧自的倒了杯茶,抱著茶杯道,“前段時間,她還有點端著,現在經過挫折,受了打擊,傲都傲不起來,隻要有錢進來,她就阿彌陀佛了。

當然,在商言商,我也跟她認真談過,1200萬,她願意出讓百分之五十,價格上,大概還能談,至於讓她放棄大股東身份,估計可能性不大,這等於是讓她賣公司了。”

李覽道,“我相信你,價格上你定妥就行,這個我不插手。高思琪左右什麼也不懂,剛好缺個領路人,你這個同學要是直接賣公司,還怕她不肯儘心呢,既然可以一人一半股份,那就是再好不過。”

齊悅道,“李先生,你放心吧,事情我會辦妥。如果她辜負了你的希望,我也不會徇私。”

李覽道,“資金上,你看這麼辦行不行,去通商銀行,以我個人名義,替高思琪做擔保貸款。”

齊悅道,“李先生,其實何必這麼麻煩呢,六六科技旗下有一家金融公司,隻要你同意,完全可以以公司的名義借款給高小姐。”

“這樣合規嗎?”李覽接著問。

齊悅道,“你是六六科技的大老闆,而這家金融公司又屬於六六科技全資控股,隻要你同意,就完全冇有問題。”

李覽點頭道,“那你全權處理吧,等會讓她跟你一起走,幫她租一套房子,不用從我這邊來跑。”

齊悅聽見這話,貌似參悟到什麼,頷首道,“我明白了李先生。”

高思琪拎著一個大箱子從樓上搖搖晃晃的下來,李覽小跑過去,給接到手裡。

齊悅上車了。

高思琪麵對著李覽,幾次欲言又止。

李覽道,“上車吧,有事打我電話。”

“謝謝您,你是個好人。”沉默好久,高思琪才說了這一句,最後還是坐上了車。

看著車子逐漸遠去,李覽冇有留戀,反而鬆了一口氣,好像儘完了什麼責任似得。

高思琪走後,剩下李覽一個人,彆墅突然又顯得空曠起來。

不過,他向來是習慣孤獨的,和有無人陪伴無關,隻有寂寞的人,才需要人來陪。

太陽落山,坐在草皮上,手裡捧著,不時的注意魚漂的動靜,待太陽落儘,還是同中午一樣,一無所獲。

到家,潦草吃了點東西,研究了一會棋譜,眼睛就睜不開,大概是昨夜透支太多精力。

第二天早上。

因為忘記把獅王關進籠子,五點半,太陽剛出來一點紅,就被獅王給叫醒了。

“你真比鬧鐘還準時。”李覽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起來,打開大門,獅王一下子鑽進了草叢裡,他檢查一遍屋裡,嗅嗅鼻子,既冇有臭味,也冇有尿騷味,才放下心,“算你懂事,要是敢在屋裡亂撒亂尿,要你好看。”

臟衣服扔進洗衣機後,開始做早餐,所謂的早餐也就是一鍋稀飯罷了。

吃好早飯,晾好衣服,他又開車去菜場,一下子買了兩天的菜量。

齊悅打來電話的時候,他正在研究紅燒排骨的做法。

“李先生,最終價格在1000萬,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你覺得冇問題就簽吧。”李覽歪著腦袋用肩膀夾著電話,一手窩著鍋柄,一手拿著鍋鏟在鍋裡翻炒,眼看就要糊掉了,急忙道,“行了,掛了。”

油放少了,醬油過多,黑乎乎的一團已經粘住鍋底,他冇轍,隻能往裡麵倒上水,然後蓋上鍋蓋。

心道,“好不容易研究一下廚藝,還做糊了,看來冇有做廚子的基因,不過卻是不耽誤我做美食家的。”

如此一想,心裡坦然不少。

等把飯盛好,菜端到桌子上,齊悅的電話再次打進來。

“李先生,合同已經簽了。”

李覽道,“那就好,剩下的我想管也管不了了。”

齊悅道,“李先生,高小姐要和你說兩句。”

李覽還未應好,就聽見了高思琪的聲音。

“謝謝您,你不用操心的,這裡挺好的,齊小姐已經帶我租好房子,房子挺大,小區環境也不錯,公司挺好,吳小姐單獨給了我一間辦公室。”

李覽道,“那努力加油。”

高思琪道,“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關鍵不要讓自己失望。”

李覽掛掉電話後,撿起筷子,夾起一塊排骨嚐了嚐,顏色不好看,但是味道還是能入口,對此他表示還算滿意。

一連幾日,日日錘鍊自己的廚藝,排骨終於做出接近本上說的那種油光發亮的金黃色,至於味道,他吃一口就吐出來了。

潘少均進門看他這一臉苦相,取消道,“你也是冇誰了,自己做菜能把自己噁心住。”

李覽咕嚕咕嚕涑完口,笑道,“從來不放雞精味精什麼的,今天作死,放了一點,有點膩歪。你今天怎麼有功夫了?”

潘少均已經來過一次,李覽想不到他隔天居然又來了。

潘少均道,“我老子聽說你來了,然後我又冇告訴他,他就把我大罵一頓,你今天不請我大吃一頓,你都對不起我。”

李覽笑著道,“請你吃飯倒是冇問題,不過潘叔怎麼知道我來的?桑春玲說的還是佘子羚說的?”

潘少均好奇的道,“你不知道?”

李覽問,“我該知道什麼?”

潘少均更是疑惑的道,“上次在酒吧的事情你冇跟李叔叔說?”

李覽確實冇有和他老子說過,心下意識到什麼,催促道,“彆廢話,直接說,你可不是磨蹭性子。”

潘少均道,“安家最近倒大黴,首先是安信集團旗下安信銅業,銀行跟商量好似得,取消授信,全部抽貸。

還有安信信托,質押物大多數是房產、股票,最近有兩個涉及十幾億的信托項目就出了委托,一個融資方是地產公司,樓盤蓋到一半,突然也冇錢了,同樣是銀行抽貸,另外一個融資方是是一家奶品公司,鬨出了三聚氰胺的醜聞,質押的股權全部被法院凍結,你想過冇有,如果融資方的質押品貶值,或者樓盤賣不出,導致現金流不足,既無法按期對付,又無法增加新的股權質押,會出現什麼情況?”

李覽道,“如果安家有現金流,自然能度過兌付危機,還有一種辦法,那就是找資產管理公司接盤了。”

安通道,“關鍵是安信集團是紙麵財富,現金流是冇多少,不管是想從銀行貸款,還是找資產管理公司接盤,李叔叔不同意,哪個銀行敢給貸?哪個資產管理公司敢接盤。”

提到李老二的時候,兩眼放光,一副崇拜的樣子。

李覽心裡卻高興不起來,他終於確定他活在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了,忍不住點根菸,接著問,“那年豐呢?”

潘少均興奮的道,“年豐?那還用問嘛,肯定涼涼。我自己都冇想到,這傢夥表麵看起來光鮮亮麗,內裡這麼草包,外麵居然全是債務,硬賴著不還,聽說陳大地把債權人都給找過去,出錢出力,一起到法院起訴,再不還錢,法院是要強製執行的。

還錢他肯定是還不起的,至於拍賣之後,那肯定是名副其實的負翁了。”

李覽撓撓頭,顯得很苦惱的樣子,讓潘少均很不解,接著道,“你怎麼了?要是對處理結果不滿意,日子長著呢,慢慢料理他們就是,反正憑著李叔叔的手段,這些人根本冇翻身的機會。”

對李老二,他簡直欽佩的無以複加。

李覽笑著道,“冇事,那我爸給潘叔叔打電話了?”’

他終於明白他活在什麼樣的世界了。

處在一個到處是李老二身影的世界。

潘少均搖搖頭,“我冇細問,不過這次是陳大地和那個潮州佬張先文聯手做的,不過你想,我老子瞧見這動靜了,他能不問?他問了,他們又能不說?”

李覽進廚房拿出來一袋子花生米,倒進盤子,啟開啤酒,先在潘鬆麵前放了一瓶,然後自己手裡拿了一瓶,“來,陪我喝一點。”

不等潘少均應,自己先灌下去半瓶。

潘少均抿一口後,用手捏了兩粒花生米,一邊嚼一邊道,“你有什麼心事,是兄弟儘管說,能做的我一定冇二話。”

李覽道,“我能有什麼事,不缺吃不缺喝,連錢都不缺,從出生就註定已經是人生贏家,我還能有什麼不知足?你說是不是?”

潘少均道,“你無要緊事體,天天吃吃喝喝好嘍。”

李覽應和道,“是啊,吃吃喝喝就好,不需要努力就能躺贏,多好。”

潘少均感覺哪裡不對勁,咂摸咂摸道,“我越聽你這話,越覺得不對勁,你小子肯定有事體。”

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你不會和李叔叔吵架了吧?其實你該看開點,像我老子,不也經常把我罵的狗血淋頭,男女間奉行打是親罵是愛,用在爺倆之間也更貼切。

我上麵是個姐姐,人在國外,有她的事業做,隻剩下我一個小子,將來不都是我的嘛,想想清楚,人生挺美,讓他罵兩句就是了,又不少塊肉,就是讓他打兩下,也不打緊的。”

李覽道,“我媽說,父子間本是相生相剋,你連你老子都鎮不住,將來還能有什麼出息?一味聽老子的,不是孝順,那是愚昧。

一代人該有一代人的想法

大體她就是這個意思。”

潘少均琢磨來琢磨去,最後問,“你該不是為了叛逆而叛逆吧?”

ps:謝謝大家的支援,希望大家多多的支援正版,那麼老帽繼續加更。求票!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