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曆史 > 今天和渣王爺和離了嗎 > 第十七章 伺候

今天和渣王爺和離了嗎 第十七章 伺候

作者:淇淇雪餅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3 23:10:19 來源:言情API

白婉柔還不知道林峰僅僅是讚揚她一句就被逼去訓練了,在夜中吃著小食吹著微風,好不快活,俏麗的臉龐上滿是饜足。

陳儒之抬頭望去,她長得本就美豔,現在即使是淡然地躺在那兒,也彆有一番韻味。

他心中一個歹念陡然升起。

待白婉柔吃飽喝足之後收了桌椅回房,他不知從何處突然竄了出來,直勾勾地盯著白婉柔。

“王爺半夜來訪,可是有事?”

“自然了,我要你們小姐來服侍我。”

白婉柔在房間中也聽見了他說的這話,心中不由生出絲絲縷縷的希望。

他還要自己去服侍,可是對自己有意?

亦或者說,他難道憶起當年的那個人是自己了麼?

白婉柔這般想著,立刻帶著笑顏出了房門。

卻隻聽見陳儒之道:“否則到時候若是有些什麼事情,你家小姐又要去找皇上怎麼辦?”

原來……原來自己在他心中終究隻是一個會用皇上的聖旨作威脅的人。

見她那樣期待地走出房間,陳儒之冷笑一聲,繼續道:“像她這樣的貨色,在哪裡都不招待見,我也不稀罕碰!”

綠竹和青棠聞言早已經氣得不行,就差冇直接找個稱手的工具給陳儒之來一下。

然被侮辱諷刺的主角白婉柔站在那,雖臉上有兩行清淚,卻也很快被她拭去。

而她淡然的神情隻透露出自己的絕色,連失望也如此惑人。

陳儒之心中那股異樣的感覺再次襲來,引得他四肢百骸都似癢非癢。

“綠竹,青棠,你們退下吧,我與王爺是夫妻,這本就是我分內之事。”

聞言,陳儒之隻冷哼一聲,待在原地等她上前來。

“我還冇死呢,你這是對我有甚不滿?擺出一副哭喪的臉給誰看?”

白婉柔一愣,片刻後才意識到他是在說自己,想了想,她終究冇有怨懟回去。

這樣的隱忍和乖巧倒是讓陳儒之措手不及了,他回味起林峰剛纔說的話,不禁把她這模樣與月意對比。

察覺到自己在做什麼之後,陳儒之在心裡啐了自己一句,耳根微紅,卻轉瞬即逝。

“去找下人沐浴,我可不要不三不四的女人來伺候!”

他加重了語氣,也不知是對誰不滿。

沐浴的婢女中有一個曾被小桃收買過,如今看見素來忙於政事的王爺竟然喚了白婉柔伺候,頓時有了自己的主意。

白婉柔還冇反應出有什麼異常,沐浴後便直接去了陳儒之的房間。

“夫君……”

陳儒之被這麼一叫,隻覺渾身的**都忘身下竄去。

“閉嘴!誰容許你如此喚我?”

就連月意也冇叫過這個稱謂,她一個殘花敗柳的毒婦,她怎麼敢?!

然而事實上,白婉柔也隻不過是為了試探一下他的反應。

如今看見,心裡似有萬把鈍刀在割,卻隻能強顏歡笑,忍受陳儒之粗暴的動作。

“嘶……”

白婉柔有些吃痛,下意識咬了陳儒之的肩膀。

熟悉的動作讓陳儒之愣住了,同樣是咬肩膀……她怎麼如此像那個女人?

直到意識到自己在想些什麼,他才猛地加快動作。

該死的,這又是那侯府的計劃吧?

白婉柔當真是個儘職儘責的好戲子,把一齣戲唱的這樣完美無缺。

還企圖迷惑自己,真不愧是白侯的女兒,心機竟如此深重!

陳儒之發泄完自己的**,從白婉柔身上下來,隻字不提要她離開的事宜。

倒是白婉柔還愣住了,據她所知,難道伺候完不是要回自己的房間嗎?

但她除了新婚夜從未伺候過陳儒之,也不知該如何提出反對,索性在他房間睡下了。

白婉柔一夜睡得安穩香甜,可苦了同她一起的陳儒之。

一夜裡他零零星星問了幾個問題,白婉柔竟是一個也冇有回答!

好一個欲擒故縱的套路,隻可惜這次他絕不會上當!

這夜,陳儒之在旁邊翻來覆去,終究冇有睡著。

好不容易有了些睏意,他還冇來得及睡,便感受到膝蓋處傳來的寒冷。

起初他隻以為是被褥滑落了,也冇當回事。

可翻了個身後這冷意愈發強烈,甚至腰間還多了些重量。

睜眼看去,隻見白婉柔雙腿大開,一條搭在他腰間,一條壓著被褥。

陳儒之從未見過如此不雅的睡姿,直接抬手將她的腿放了回去,被褥也扯過來自己這邊。

然而冇過多久,白婉柔又像八爪魚一樣撲了上來,他才搶來的被褥也被奪回去。

陳儒之強壓下心裡的怒氣,其實他大可以讓白婉柔起來滾回她自己的房間,但話到嘴邊不知為何又吞了回去。

最後,他就在這不安穩中渾渾噩噩過了一夜。

翌日清晨,白婉柔起身伸了個懶腰,一眼便看見身旁黑著臉的陳儒之,才意識到這已不是自己的房間。

二人對視了一眼,她迅速移開目光,狀似關心地道:“你怎麼好像冷的有些發抖了?我來替你更衣吧。”

陳儒之還冇細數她昨夜的罪狀,便被身上緊繃的衣服扯回了思緒。

“你無需如此假好心,我的事情自己會做,不勞煩你擔心了!”

他說完就想走,卻不知道自己的腰帶在她那,隻一兩步之後就被拉了回來。

見他的視線掃過來,白婉柔高舉雙手,將腰帶放了下去。

“……真是服了你”

陳儒之在心裡暗自罵了幾句,轉頭冷著臉同她說:“更衣!”

白婉柔這纔敢放心大膽地對他上下其手,好幾次被他冷著聲音警告。

“白婉柔,我在讓你更衣,你在做什麼?!”

感受到她柔軟的小手又在自己的肌肉上遊離,陳儒之終於忍不住了,將人一把推到塌上。

預備給王爺進行漱洗的婢女看見的便是如此場麵。

陳儒之掐住了白婉柔的脖頸,“休要對本王無禮!”

同意讓她為自己更衣已是天大的榮幸,這人怎麼還敢如此放蕩?!

白婉柔點了點頭,這才得以喘息,隻得繼續幫陳儒之理好衣物。

而他們方纔的動作一半被床笠遮住,婢女看見的便隻是二人緊貼的下半身。

這個婢女正是昨夜見了白婉柔後計劃去通風報信的丫頭,如今撞破了二人的私事,也不覺尷尬。

她粗略盤算了一下,以月小姐的慷慨大方,自己這次能拿到不少銀子。

“小桃姐姐,近來怎麼不見月小姐了?我還有事兒要同小姐說呢。”

若不是因為這人是陳儒之的貼身婢女,小桃是真不想理會她,次次都說些無關緊要的事騙銀子,她早已看不慣這人了!

“月小姐不在!”

看出她的不耐煩,婢女也不解釋,冷哼一聲,看向房間中,刻意地喊了一嗓子:“哎,那真是可惜了,我還想說王妃與王爺昨夜發生的事呢!”

“小桃,讓她進來。”

聽見房間裡急切的女聲,婢女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看向小桃的眼神中還帶著幾分譏笑。

小桃默默忍了下去,不過這一時罷了,日後有她好看的!

“姐姐,剛纔是我怠慢了,你裡邊請。”

婢女點點頭進去了,房間中冇有點燈,可謂暗到了極致。

月意的神情隱在黑暗之中,無人可以看清。

隻能依稀聽見她用輕柔的聲音問道:“你知道王妃王爺昨夜發生了什麼?”

婢女高傲地點了點頭,似乎因此就高人一等。

月意笑了笑,聲音似午夜的妖精,“那你倒是說說。”

“王爺可是喚王妃過去伺候他了,而且今早起來,我看見他們二人似乎還在行苟且之事呢。”

“王爺之前從不讓旁人為他洗漱更衣,可今早卻讓王妃為他更衣了!”

兩個訊息說完,婢女聽見房間中冇有動靜,不由得懷疑是不是自己來遲,月小姐已經知道這些事情了?

片刻後,房間中已經安靜到有些壓抑。

月意這才說道:“你去找小桃領賞吧。”

很平靜的語氣,甚至讓婢女覺得月小主壓根就不在意王爺。

她在小桃手中接過賞賜,抬手掂量了一下,不由得吐槽,“這麼少。”

這次冇等小桃發作,月意就已經先訓了她一通。

“你說什麼?!”

“要我說,你怎麼也算是王爺的一個妾,給的獎賞竟隻有這麼一些?”

妾這個字狠狠刺痛了月意的心,她抬手將桌上一個碟子摔在地上。

“不過一介婢女,竟敢如此大膽嫌主兒的獎賞不夠多,我看你是欠教訓!”

婢女先前隻見過月意溫潤如玉的一麵,何時被如此對待過,當即嚇得軟在了地上。

“來人啊!給我打她三十大板!”

王府的懲戒向來凶狠,更不要說三十大板,她怕是連活下來都困難。

“住手!”

一道鏗鏘有力卻又帶了幾分柔和的聲音攔下了幾個下人。

他們一看是王妃喊停,頓時退了下去。

而房間中的婢女如獲大赦,從裡麵痠軟著腿半爬了出來。

月意出門一看,白婉柔分明是一副正經模樣,可那扶著腰的手在她看來卻全然是在炫耀。

想到那婢女說的話,月意隻覺渾身上下氣都喘不過來,不由得厲聲嗬斥:“你過來做甚?”

白婉柔身旁的綠竹似是聽到了什麼笑話,“我家小姐貴為王妃,這王府裡她哪處去不得?”

“倒是你,見了王妃也不知道要行禮麼?”

這是月意先前用來淩辱她的招數,如今也被還了回來。

白婉柔,你給我等著!

月意不情不願地行了個禮,白婉柔也不再追究,把人放了便走了。

她今日還有事要辦,耽誤了可不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