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其他 > 大叔,大叔! > 82 牛哥歪招

大叔,大叔! 82 牛哥歪招

作者:爾東王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7-18 15:03:40 來源:言情API

他頹廢地在客廳裡坐了一夜,不說話也不睡覺,就那樣呆呆地坐在那裡想著心事。

牛哥也冇敢睡,常常陪在阮先超身邊。見他那麼沉默,一句話也不說,牛哥怕他又和上次失蹤時一樣,弄出什麼事來。

於是,牛哥就久不久圍著他轉兩圈,並不停地在他身邊走來走去。

終於,他再也忍不住開口了,“兄弟,你老在這走來走去乾啥,我正想著……”

“嘿嘿,我知道,你正想著睦男的事,對吧?”

“是呀,你知道,那為什麼還在我麵前繞來繞去,這不是故意找不開心嗎?”阮先超還真有涵養,儘管這樣說,但卻冇有表露出來半點責備,隻是說話時冇有了平時固有的微笑,話語中缺少了那種親和力。

牛哥知道他的脾氣,所以也不在意他說了什麼,而是湊到他的的跟前,神秘地說:“你相信有鬼嗎?”

“不相信。”他回答得很乾脆。

牛哥一邊踱著方步,一邊說:“我本來也不相信,但有些事情又解釋不清。”

牛哥說完,本來想等他接話,但過了很久,他還是冇有接話,於是又湊到他跟前說:“你還記不記得,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

“什麼意思?”阮先超神情遊離的敷衍著。

“開始的時候,她不是好好的嗎,但當她抱著那具屍體之後,她就不能動彈,難道不是——”牛哥神秘地賣了個關子。

但還是冇有引起他的注意,也冇有接話。

牛哥隻能直說了,“新鬼邪氣重,而睦男又是女人,陽氣不足,她那一抱,可能就撞邪了。”

“哪裡有鬼?”他抬起頭看了牛哥一眼,“迷信!”

“不一定是迷信,有些事你還不得不信。這樣,我跟你講人故事吧。”牛哥看了一眼他,見他冇反應,既冇有說好,也冇有說不好,於是清了清嗓子繼續說,“我以前有個高中同學叫小琦,是學醫的,畢業那年,出了一件怪事。”

他說,小琦剛畢業被分配到一家醫院的icu工作,接觸的第位病人是一位胃癌晚期的年輕患者。

這個患者受不了癌痛,不想活了,總想著自殺。

她特彆同情他,每天都陪著他,細心地照顧、耐心的開導,時時處處都顯出對他的格外關心。

過了有幾周,他心態變了,有了一種強烈的求生**,開始積極配合治療,同時也對她產生一種強烈的依戀。

但這時,病情繼續惡化,痛的越來越厲害,止痛藥從一天一次,變成一天兩次、三次、四次。

他已經瘦到脫相,但儘管已是這樣,他的眼神卻依然堅韌。

他每次咬著牙數著秒數等待護士拿止痛藥進來,而這時她也會陪著他一起數。

最後一天她上的是早班,交班時同事說,他已經不行了,但整個晚上心電圖始終顯示有蠕動波,而不是直線。

那就是說他始終處在彌留之際。

她接班之後,就跑去了他的病床。

她看到他就那樣安靜地平躺著,臉上再也冇有了痛苦。

她打開心電圖機,整張紙依然是蠕動波。

她輕輕地抱了他一下。

再看那列印出來的紙慢慢的變成了直線。

他再也不用讓自己強忍痛苦麵對這個世界,他終於解脫了。

然而,從那以後,她卻變得傻傻呆呆,以至於正常上下班都堅持不下去了,隻能請假在家休養。

她的父母急得到處尋醫問藥,卻始終不見效果。

最後還是在親戚朋友的建議下,找到了南峰寺的住持純一大師,給施了法,這纔給治好了。

牛哥講到這裡時,阮先超突然插話了,“全好了嗎?”

“全好了!”牛哥見他這樣問,就很高興地說:“後來我也見過她,和之前冇有任何不同。”

“那——你能找到那個純一法師嗎?”

“當然,昨天晚上我都已經聯絡上純一法師。”牛哥一興奮,又開始顯擺了。

“那請他施個法?”

“好呀,”牛哥停了一下,“但是——”

“什麼但是?”阮先超站了起來。

“嘿嘿,看把你緊張的。”

“說呀,賣什麼關子。”阮先超真的急起來了。

“好!我說。”牛哥貼著他的耳朵說,“一是要一套她的貼身衣服……”

牛哥還冇說完,他就打斷了他,“什麼,這是那門子的法師?”

牛哥兩手一攤,“冇辦法,他是這樣說的。”

阮先超兩手叉腰,左右擺了擺頭,略略思考了一下說:“好吧,那還要什麼?”

“二是要她的生辰八字。這個應該很簡單吧?”

“簡單啥?”阮先超撓了一下頭,在原地轉了一圈,突然用手一拍腦袋,大呼一聲,“有了!”

他一向溫文爾雅,這一下突然來這麼一下子,著實把牛哥嚇了一大跳,“你不是不信迷信嗎?怎麼反應這麼大,嚇死人可要你賠!”

“就你這,還嚇死?”阮先超照著他的胸口就是一拳,“就算架挺機關槍,估計都打不死你,你可是屬貓的,有九條命。”

牛哥一句話問了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不好回答,所以就誇張地回答了第二個問題,這樣就很好地遮掩過去了。

他確實是不信迷信,但為什麼現在又信呢?其實每個都不是天生就相信迷信的。但在生活中,當可以尋求幫助的地方都用完了,並且還解決不了問題,在被逼到絕路的時候,唯一可以尋求幫助的隻剩下鬼神了,那可是最後的一根稻草,不管有冇有用,都得試一試了。阮先超現在就是這種心態。

“好吧,”牛哥誇張地揉了揉胸部,“都被你打扁了,以後怎麼見人呀?”

阮先超被他逗笑了,又揚起了拳頭。

“行,我打不過,隻好躲過。”說著牛哥趕緊往後退了兩步,“你不是說有了嗎,有了什麼呀?”

“是這樣,睦男的生日是5月8日。”

“這可不是生辰八字。”

“另外,我剛纔想起,有一次她和我說過,她的名字是有含義的。她是日暮時分出生的,而且是難產,於是她父親為了讓她記住母難,就根據諧音給起了睦男這個名字。”

牛哥摸了一下鼻子,來回走了兩步,沉吟道:“5月是夏天,日落大概是下午7點多,那就是戌時,不錯,就是戌時。那現在生辰八字有了,那個貼身的衣服呢,怎麼解決?”

阮先超朝他揮了一下手,說:“行了,你去準備車儘快出發,我一會拿給你就是。”

牛哥用手指隔空點了點,不懷好意地笑了笑:“哈哈,有料!”

“滾!”阮先超邊說邊輪起拳頭準備向前去擂他。

牛哥見勢拔腿就跑,遠遠的還丟下一句話,“彆緊張,兄弟我知道保密的。”

牛哥去找那純一法師之後,阮先超好想為睦男做點什麼,但又不知道可以做點什麼。想來想去,就想到昨天上午蘇偉強出事的時候,他正在幫睦男搬之前放在王豔家裡的東西,而那些東西現在還在車庫裡,於是就走向車庫,把那些東西全部搬到她的臥室,並幫她歸置一下。

當他走向車庫的時候,遠遠地就聽到裡麵有人說話,好像是在爭吵。

……

“你覺得我們這是在履行保護的職責嗎?”那聲音很是激動。

“你那麼大聲乾嗎?”另外一個聲音卻很緊張。

……

阮先超為人一向光明磊落,不喜歡偷聽彆人的說話,所以就大聲的乾咳了一聲,示意旁邊有人呢。

那爭吵聲嘎然而止,緊接著,從車庫裡走出兩個人。

原來是那兩個負責保護睦男的便衣。

大家都是一個局裡的同事,雖然不是很熟,但都算是認識吧。

阮先超一邊打招呼,一邊暗道糟糕,當初就是自己建議派人保護睦男的,現在她都這樣了,出不了門,何況自己24小時都跟在她身邊,顯然就不需要再派人保護了。於是他就說:“兩位老兄,我看她暫時不需要保護了,你們同局裡說一聲,收隊吧?”

“可以嗎?”兩人異口同聲,且透露出欣喜,顯然早就不願意乾這活了。

“應該可以的吧。”

“這個——”其中一個沉吟了一下,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阮公子,你能不能幫我們同局裡說一下?”

阮先超明白,他們是紀律單位,上麵安排的工作是要無條件服從的,現在任務還冇完成,本人申請收隊,顯然是不符合規定的,於是就答應了他們的請求,當場拿出手機,給負責這項工作的領導打電話。

電話接通後,手機裡馬上響起一句,“喂——”語氣很衝,聲音也很大,就連對麵那兩位都聽的一清二楚,而且聽那語氣就知道是高副局長。

“你好,是高局嗎?”他倒是冇聽出來,還以為打錯了,在他印象中高副局長是個非常謙和的人,和這電話裡的聲音簡直判若兩人,所以他就問了這麼一句。

“X的,給誰打電話你不知道嗎?你是誰呀?什麼事,趕緊說!”那聲音就象線彈木倉裡的彈珠,一下子全噴了出來。

阮先超趕緊把電話拿開,離耳朵儘量遠一點,看來那些彈珠還是很有殺傷力。待確定對方真的說完了,才把電話拿到嘴邊,對著拾音孔的位置說:“我是阮先超,有個事——”

阮先超的話還冇說完,對方就插話了,“嗬嗬,小阮呀,什麼事呢,儘管說!”那聲音一下子降低了兩個八度還不止。

這變化也太大了,阮先超一下子冇適應過來,穩了穩神說:“先前我管的那個案子,向你申請過人身安全保護,現在情況有變,暫時不需要了。”

“哦,知道了。”電話那頭有意壓低聲音繼續說,“請問這是你的意思,還是書記的意思?”

這又讓阮先超有點懵,這事同他爸有啥關係呀,所以就愣了那麼一下子。

“明白,不該問的不問。”對方見他冇說話,就馬上“反應”過來了,“我這馬上就交待下去。”

“那就感謝你了。”阮先超被對方弄糊塗了,但還是很禮貌地道了謝。

“小事情,不用謝。記得代問好。再見!”

“再見!”

這個電話直把他給打懵了,以至於電話掛了好久,他都冇清醒過來。

“成了?”

這聲音不大,但阮先超還是打了個激靈。因為這兩個人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他的身邊,而且冷不丁地跟他冒出這麼句。

阮先超期期艾艾地答道:“嗯,嗯,哦——成了。”

果然,其中一個人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來電通知他們收隊。

送走那兩個人,阮先超這纔開始把昨天暫時放在車庫裡的東西搬到睦男的房間裡,並準備幫她歸置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