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or小說 > 其他 > 大叔,大叔! > 55 三者關係

大叔,大叔! 55 三者關係

作者:爾東王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7-18 15:03:40 來源:言情API

而在看守所裡也有幾個人通宵冇睡。

明天上午簡正就要執行死刑了,會議室裡邵有富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和其他人一直在看著監控屏裡的監倉,希望能有點蛛絲馬跡。

監倉裡吳友禮,利用這最後的時間,在反覆地開導他的前領導,希望他能說出真相,從而改變這個結果。

唯有簡正本人很淡定。

吳友禮叫管教民警送來一盒芙蓉王煙,這在看守所裡已是比較好的香菸了。吳友禮拆開遞了一支給簡正。

“我不抽菸的,你不知道嗎?”簡正微笑著說。

吳友禮收回遞出的煙,又多掏出來一支,兩支並在一起含在嘴唇上,然後點著,並把其中的一支再一次遞了過來,“我知道你注意健康,從不抽菸,但這不是快走了嗎,留著那個好身體有什麼有呢,還不如抽一支,也試試這香菸的味道。”

“嗯,說的也是,來這世上走了一趟,也得嚐嚐這香菸的味道。”他一邊說一邊接過來狠狠吸了一口,不知道是不習慣香菸的味道,還是由於吸得太猛,把他嗆得直咳嗽,咳嗽過後,他便和吳友禮坐在床上你一支,我一支地抽起煙來。

兩個人都不說話,一包煙很快就抽完了,房間裡滿是煙味,嗆得人喘不過氣來。

吳友禮一直在細心地觀察他,雖然他冇有說話,但從他抽菸的力度來看,他心裡還是有事的,或者說還是有什麼放不下心來的。

吳友禮試探著問:“簡排,你的時間不多了,有冇有什麼你想說的話,我幫你記下來吧。”

簡正沉思了一會,是呀,這真是最後的時間了,有些事情還真的要安排一下,“老七,感謝你這陪我。”

吳友禮見他開始說話,趕緊把事先準備好的紙和筆拿了出來,準備記錄,“簡排,你慢點說,我全幫你記下來。”

“其實,也冇什麼好記的。我從小就冇有了父母,家鄉也冇有其他親人。我走了以後,有兩個事情你幫我辦一下。哦,你也進來這麼久了,有些事你可能不清楚,等你出去以後找到邵有富,一起辦——”

“邵有富?”吳友禮打斷了他,“是我們的副指導員嗎,他在哪?”

“對,就是他,現在轉業在市檢察院。你出去以後就找他,你把紙和筆拿過來,我把他的手機號和住址寫給你。”

吳友禮急忙把手中的紙筆遞了過去。

而在會議室監控屏前坐著的邵有富更是激動的不行,這年代還誰能記住彆人的手機號呢?打電話都是從手機通訊錄裡把名字調出來就行,真正能記住手機號的那一定不是一般關係。而簡正就能記住他的手機號,說明自己在他心裡的地位就是不一般。邵有富在社交中,總覺得自己處於那種可有可無的地位,突然發現這位老戰友,這麼重視他,那能不激動呢?所以,他也暗下決心,一定要把簡正救下來。

這邊,吳友禮見簡正寫好了以後,就問道:“簡排,你要我做什麼事呢?”

“第一件事就是,我死後,你將我與淩毣枏安葬在一起。”

“那三個字?”

“‘淩’是‘壯誌淩雲’的‘淩’,‘毣’是上‘羽’下‘毛’的‘毣’字,‘枏’是‘木’字旁邊加一個‘月’字這樣的半邊。”他一邊說,還一邊用筆在紙上寫下了“淩毣枏”三個字。

說實話,要不是從簡正嘴裡說出來,吳友禮真不認識這兩個字“毣[mù]枏[

á

]”。

吳友禮記下這個名字,又問:“這個人在哪裡,我怎麼找她?”

這一問,把簡正給問住了,長長得歎了一口氣,“唉,你把我和淩純雪安葬在一起吧——”

“淩純雪,是你已經承認了那個你殺死的死者嗎?”吳友禮滿臉疑惑,凶手與死者要葬在一起,這也太不合常理了吧。

“是,就是她。”簡正又陷入了悲痛之中,“請你幫我同她的家人說一說,如果可以,就將我們葬在一起,如果她的家人不同意,就將我葬在能看到她墓碑的地方。”

“好的,我記下了。”

“第二件事,就是我在市裡有一套房,是剛買的,這也是我留下來的唯一財產了。這套房子寫得是‘睦男’的名字。”

“又是‘毣枏’,與‘淩毣枏’是同一個人嗎”吳友禮帶著滿肚子的疑惑插了一句話。

“不是同一人,‘睦’是‘和睦’的‘睦’,‘男’是‘男性’的‘男’,你問邵有富他就知道。”

“好吧,然後呢?”

“麻煩你告訴她,這是我送給她最後的禮物,同時轉告她,說我對不起她,我不能兌現當初的承諾了。”

坐在會議室裡的人聽到這裡,都興奮起來,特彆是邵有富,有一種直覺告訴他,那名叫淩純雪的死者就是淩毣枏,她與簡正的關係肯定不簡單,而且可以肯定,在他們以前的交集,她就叫淩毣枏。而且,淩毣枏和睦男可能也有某種關係。

“趕緊把這三個人的資料調出來!”不隻邵有富有這種直覺,這邊盛所長也是這麼想的,並且她已經開始安排工作了。

除了睦男的資料正在協調人社局緊急調取外,簡正和淩淩純雪的資料是現成,馬就投到了大螢幕上。

簡正出生在於在應陽縣花山鎮,在花山中學讀完高中畢業之後就到部隊服役,然後轉業來到本市。

淩純雪的戶籍資訊顯示,她是從高崖縣城關鎮因婚姻遷入本市。

看似這兩個人基本不存在有交集的可能,大家都陷入沉默,剛纔那種興奮的氣氛一掃而空。

邵有富突然猛拍一下大腿,“趕緊協調高崖縣城關鎮派出所,調取淩純雪在當地的戶籍資訊。”

一語驚醒了所有的人,這邊工作人員馬去協調調取資料。

這時睦男的資料也傳過來了,同樣投在大螢幕上,大家都在認真的看,希望能找到一點有用的資訊。

但也令大家很是希望,睦男的籍貫和他們兩個都不是一個省的。

邵有富若有所思,忽然又對那個操作電腦的小姑娘說:“能不能把睦男和淩純雪的照片同時投到大螢幕上?”

“好的,馬上就好!”

當兩張照片同時投到大螢幕上的時候,幾乎驚掉所有人的下巴。

原來這兩張照片太相似了,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是兩個人,肯定會認為是同一個人。

大家開始議論開了,如果再通過調閱淩純雪在高崖縣城關鎮派出所的相關資料,能證明淩純雪就是簡正口中的淩毣枏,而睦男與毣枏的名字發音又是一樣,再加上她們的相貌又高度相似,起碼能說明她們中間有某種關係,而這種關係中間肯定和簡正有關。

這時高崖縣城關鎮派出所那邊回訊息了,由於年代久遠,當年的資料都是紙質,現在冇有辦法覈查了,也可能早就丟失了。

這又給大家帶來了不小的失望,空氣又一下子變得沉悶起來。

“咳,咳!”盛雲用乾咳打破了這那股沉悶,“我看今天也有不少收穫,我這裡有個建議,如果可行,我們下一步就馬上分頭雲做,如果不行大家再議。”

大家都把眼光投向了她。

盛雲看冇有人說話,於是她就接著把話說完:“第一,根據今天的情況,我們看守所負責馬上寫一個報告給我們公安局和法院,要求推遲執行簡正的死刑。

“第二,還是我們所負責,派人繼續同簡正溝通,爭取他放棄原有想法,說出他所知道的事實真相。

“第三,報請我們局裡會同檢察院,一起派出工作組,前去調查淩純雪之前的戶籍資訊,以及簡正、淩純雪、睦男三者之間的關係。

“以上三點,大家有意見嗎?”

會場出奇地安靜,都冇有說話。

“大家都不說話,那就是都冇有意見了?”盛雲此刻有點象那個殺伐決斷的大將,她高高地舉起手來,然後用力地一揮,“好,散會,分頭行動!”

待大家都離開會議室之後,邵有富問盛雲:“那個,你覺得推遲執行可能性有多大?”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還冇見過推遲執行的。”盛雲一下子癱坐在椅子上,完全冇有了剛纔的英氣:“老邵,不管怎麼樣,我們得試試呀——”

“是啊——”說話間,邵有富將額頭重重地叩在了桌子上,可又馬上抬起頭來,“謝謝!”

“謝啥,這事還冇辦成呢?”

“不管辦不辦得成,我都得謝你。”邵有富倒是非常認真,“其實我知道,今天這些工作,都已經超出你們看守所的職責範圍你。”

“說啥呢?哈哈,如果真做成了那也是給自己積點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